一起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只会三招 > 第三十六章 日月池畔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次日的中午,铁风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用手抹了一下嘴边的泥土,坐了起来。

    “哥哥,你醒了?”

    看到铁风醒来,红炎乐呵呵的凑了过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比她醒的还晚的铁风。

    “恩..”铁风晃了晃脑袋,还是有点发蒙,道:“对了,你为什么一直叫我哥哥?”

    红炎歪着头想了想,道:“你比我大,又是雄的,我叫你哥哥有什么不对的?”

    铁风听了只觉得这个解释很简单粗暴,但一时之间倒也说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反正莫名其妙的多了这么个妹子又没什么不好,索性也就不去深究。站起来点了点头,笑了笑,摸了摸红炎的小脑袋,说道:“今天我要告诉你个好消息!”

    “你先别说,让我猜猜!”红炎听到这话立马就开心了起来,蹦跶哒的围着铁风转了一圈,笑吟吟的说道:“你身上这么脏,一定是去哪里给我找到了什么好玩的宝贝,对不对!”

    “咳咳,不是,我..”

    “嘘..那我猜,你是寻得了什么好玩的去处,要和我一起去,是不是!”红炎再次一脸期待的问道。

    铁风闻言暗自惭愧:“我这么多天以来,当真没主动为她做过什么”答道:“也不是”

    “那是什么..?红红猜不到了...”虽然说是猜不到,但依然笑靥如花,显是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我以后就在这陪你和老黑他们,不走了!”铁风笑着说着,心里却不免微微伤感,暗道:“陆姑娘,对不住了,我铁风现在废人一个,实在没办法再陪你找爹娘了。”

    红炎闻言,笑容瞬间就僵住了,过不一会便嘟起嘴来,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铁风看她表情大奇,心想:这妮子不是很喜欢粘着我,怎的我说不走她反倒不高兴了?

    “这话..是有谁教你这么说的么?”红炎轻轻拉住了铁风的手,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没有啊?我本就这么想的,有什么不对么?”铁风疑惑的问道

    “为什么这样...我竟然输了...”红炎甩开铁风的手,转过身子自己嘟囔道

    这句话铁风却是听得一清二楚,惊奇不已,上前了几步,问道:“你说什么...?你什么输了?”

    “哥哥,你为什么突然说不走了那?”红炎突然转过了身子,这么一转身差点要和前行的铁风撞在一起,但她却毫不在意,却惊得铁风退了一步。

    铁风闻言心想:“我此刻内力尽失,所会的招式偏偏都是以强大内力为根基,这么一来几乎可谓是武功全无了,如此再到江湖上,怕是只有被欺负的份...但我铁风,真的甘心就这么一直躲在这儿?”一时之间,犹疑不决,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唉...竟然都被说中了,可恶!”红炎狠狠的跺了跺脚,又转过头去,一脸愤恨的自言自语道,看的铁风又是疑惑不已。过了一会,才转了回来,说道:“我跟龟爷爷打了赌的。”捋了捋因为反复扭头变得有些缭乱的头发,又说道:“他说你来到我这里第八日,必然要给我说类似‘你不准备走了’这种话来,并且我问你为什么,你定是答不上来,我当时想‘虽然我很希望这样,但哥哥更喜欢在城里呆着,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就算说,也未必是这个日子’,于是我和龟爷爷的赌约便这么定下来了。”

    铁风听了,只觉极为匪夷所思。

    几日相处下来,便知晓这红炎心思极为简单,从来不会说半句谎话,但自己留下来的决定完全是临时起意,怎么可能有人提前预料得到,而且还能精确到日子和自己的回答?

    “他...他是什么人?你们又打了什么赌?”铁风一脸诧异的问道

    “他不是人,是我龟爷爷,他跟我赌说如果我赢了,他便帮我劝你多留下些时日,如果他赢了,我便要把你带到他那里去...”红炎嘟着嘴说道,似乎她也没想到竟然会赌输。

    铁风心想:“‘劝我多留下些时日’的要求多半是她提出来的,这‘龟爷爷’竟然能预算到这一切?世上真有如此神奇的存在?那它会不会有办法帮我恢复功力?”铁风一时之间产生了种种念头,又燃起了希望,心情转好,笑着对红炎问道:“你管它叫‘龟爷爷’,那你是不是也是一只龟那?”

    “自然不是,龟爷爷不让我跟旁人说我是什么族,说是如果我说了,哥哥你就会有危险...之前哥哥性命有危险也是龟爷爷告诉我的,他什么都知道。”红炎说着,又拉起了铁风的手来:“我们现在去找龟爷爷好不好,我既然赌输了,就得带着你去了。”

    铁风想着:“你跟别人说是什么族,怎的我就会有危险了?这定是那‘龟爷爷’唬你的。”点了点头,便顺着红炎走了,此刻他也非常想见识一下这龟爷爷到底是何方神圣。

    两人向东走了一里,沿着溪水一路向北行,只见那溪流越来越宽,流速越来越缓,红炎却依然一路蹦蹦跳跳叽叽喳喳的,铁风屡屡怀疑这姑娘会不会是个鸟类,怎能每次醒来都能如此活跃,两人一直走了六七里路,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圆池子旁。

    那池子估计直径能有数里,池水极为清透,对着那水望去,近了能见底,远了能映天,正是“江天一色无纤尘”的景象,圆池周遭郁郁葱葱,草木鼎盛,池心有一椭圆形小岛,约有一里方圆,本来与岸边连着一小径,但近来雨多,小径便隐去不见了,岛上也是同一般的绿树成荫,生机勃勃。

    “这里好漂亮!”铁风平日里对花水之景并不感冒,但到了此处依然不免感叹道

    “嘻嘻,这里就是龟爷爷住的地方了”红炎笑了笑,指着前方说道。

    两人上前几步,铁风捧了一捧池中水,只觉入口清冽凉爽,还有一丝甘甜,再多的暑气也被冲散不见了。

    “‘龟爷爷’住在这个池子里?”铁风问道

    “是啊,这里叫做‘日月池’,你能不能猜到这个名字的由来?”红炎说罢,张开双臂,竟躺在了池边石滩上,饶是铁风知她行为不能以常理度之,但见其如此放飞自我,也不免一怔。

    “我猜定是左边一个日,右边一个月,合起来便是个‘明’字,乃是说这池子明亮,对不对?”铁风沉吟了一下答道。

    他本就肚子里没几点墨水,却不知怎地,见到如此有诗意的地方竟忍不住想卖弄一番,搭配着那一身脏兮兮的长袍,活像一个多年落榜的穷酸书生,不过这显然有些智商堪忧的回答,说是多年落榜倒是半点没冤了他,

    “咯咯咯咯,我识得字,难道这山里的鸟虫鱼兽也都识得字么,你去问问大蛇他们知不知道一个日一个月就念明了,多半它要回你句‘嘶,小子,你说清楚这是为什么’,哈哈哈哈”红炎学那大蛇的语气学的十分逼真,给自己都逗的哈哈大笑,浑身颤抖不已,虽说早已换了一身宽松的长衣,但躺在地上却掩不住那诱人的身材。

    铁风闻言,便知道自己猜的定是半点边都不占,但嘴上却丝毫不软,答道:“大蛇若如此问,我便说‘一个日一个月同时出现,那必然就是极为明亮的,只有智商级高的兽类才能理解其中道理,难道你不懂?’它肯定会点一点那大蛇头,说道:‘嘶,我懂,我当然懂!’”

    红炎听了铁风的回答笑的更欢了,过一会儿,突然蹦了起来,拉住铁风要一起躺在石滩上,铁风开始微微一挣,但见红炎那兴致颇高的表情,想到:“我平时泥土地里也躺得,怎么现在还变矫情了?”想到此,便也跟着躺了下去。

    “你看天上是什么?”红炎问道

    “太阳啊,怎么了?”铁风答道,此时已近黄昏,因其双眼已异于常人,直视那一轮红日竟半点刺眼的感觉也没有。

    “这池子的名字是禽鸟族给起的,它们每次飞过上方总有种迷失感,白天的时候,便觉得头顶有个太阳,身下也有个太阳,而到了晚上那,就成了头顶有一轮月亮,身下也有一轮月亮,好像这池子又是日,又是月,因此才起了个‘日月池’的名字,你不会飞,自然体验不了其中奇妙的感觉。”红炎的小脸被照的红扑扑的,更添一分明艳。

    铁风心里嘀咕道:“我不会飞,难道你就会飞了不成。”阵阵微风吹过,似乎心中的愁苦都被吹走了,在这红日映照下,铁风第一次觉得原来这世上除了武功与行侠仗义,还有许多美好的事情,只是自己以前都未发现罢了。闭上双眼,第一次主动拉住了红炎的小手,红炎转过头对他笑了笑,两人便这么静静的躺在石滩上,安享这难能的静谧。

    过了好一阵子,黄昏已近半,铁风方才缓缓睁开眼睛,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扯了扯红炎的小手,却见她半点反应也没有,坐起身来,看了看那安享的小脸,嘴角一抽。

    “她....她竟然又睡着了?!”

    铁风之前听了她与那龟爷爷的赌约后,便想着一定要见一见这神奇的家伙,却不想都到了池边了,红炎却睡去了,以她的睡法,基本上不到明天中午是不会醒来的,但这期间的时间,又如何熬得,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唉...这妮子真的是睡的越来越久了...看来只能小爷自己去找那‘龟爷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