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只会三招 > 第十七章 走了秀才来了兵
    铁风左手操起黑铁剑,在所有人惊异的目光下,毫无花哨的对着幺四“砸”了上去。之所以是说“砸”,因为这一剑不符合任何剑法招数的路子,甚至剑锋都有些歪了,好似手中拿着不是长剑,而是一杆闷棍一般,就这样沉沉的打了下去。

    这的确不是什么剑招,就是使出全身力道的一击,不刁钻,也不凌厉,唯有力量。

    这也是赌。

    这怪异的一招,却引起了幺四一分犹豫。

    眼前这一剑可以说是破绽极多,只需要摒弃自己大开大合的打法,稍稍斜侧半个身位,使出最简单的“挑”或“拨”,便能将眼前可恨的少年打的手足无措。但先前两剑本就打的他火气大起,若不以最震撼的方式正面击破这少年的一剑,实在泄不出他的满腹怒气,况且拼了两招之后这次却撤了,岂不是说自己在力量上便输了这少年。想到这里,再不想做丝毫退让,操起剑来“霍”的一声大吼,举剑上架,重重的迎了上去。

    铁风赌对了。

    两人相交这三剑,没有半点花哨,每一击都如流星坠地一般,充斥着一股暴力的美感。

    旁人看来,这第三剑的结果,恐怕和前两次没什么区别,只是换了个位置,换个个手。但旁人不知道的是,

    幺四挥剑的力道,主要是受了剑招的加持,左右手自然会有些区别。

    而铁风的力道,则主要来自于那深厚的内力,加上此时摒弃一切花哨纯粹的一剑,这一下的威力实则比前两剑更甚。

    此消彼长之下,当双剑相交之时,反而没有前两次那般势均力敌的争锋了。

    随着“当”的一声,幺四的脸色几乎要从铁青转做墨绿,壮硕的身躯也瞬时之间被重重压的坐倒地上。尽管如此,剑势却是未减几分,双剑一横一竖直逼幺四面门而来,直至鼻头一寸,方才因为铁风收手而停了下来。

    这般场面,倒是正合了幺四所想的“以最震撼的方式正面击破”,只是击破者和被击破者的角色,略微的对调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剑尖,幺四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他本以为,铁风也是和自己一般,靠着一套势大力沉,绝妙无比的剑法招数,才能挥出如此威力,却不想铁风练这几招剑法,虽说繁复无比,但就此刻的威力来看,着实不算什么极品剑招,能有此威力,纯粹是靠着内力的加持了。

    “三招?”面对喘着大气瘫倒在面前的幺四,铁风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对着他很“天真”的笑了笑。

    “你?!”看着铁风极为气人的笑容,幺四充满了愤怒与屈辱,在自己最得意的力量上败给了一个瘦弱的小子,若不是还有任务在身,他恨不得一头便装死在这剑尖上。

    麻裳看到这般景象暗暗寻思到:“据情报说,他前些日子在洛城和“那人”斗了二十多个回合,最后还重伤昏迷,因为陆家小姐出手才顺利的逃了出来,为何此时他却如此厉害,莫不是那几个吃白饭的又误报了什么?现在来看幺四恐怕也无法再战,我若出手对他们两人胜负之数也未知,况且当真伤了陆家小姐,回去也不好交待。”想到这里,麻裳便拱了拱手说到:“铁少侠,还请放过幺四,我们不在为难你便是。”

    铁风闻言,倒是也不跟幺四多做为难,收了剑回来拄在了地上,而幺四则略显狼狈的爬了起来,并肩与麻裳站在了一起,侧过了头不愿再看铁风一眼。

    “铁少侠,陆姑娘,既然你们不愿受我们保护,那我们便先去了,告辞。”麻裳说罢,对着铁风拱了拱手,转身便要离去。

    “等一下”铁风这时候却叫住了他们,问到:“你们可知道陆大侠被掠走去了哪里?”

    “陆大侠被掠到哪里,这个我们确实不知。”麻裳回过身来,客气的答道。

    铁风听了,露出了意味深长的一笑,说到:“听闻执法者见多识广,能不能帮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铁风上前两步,从身后将那个长长的物事掏了出来,丢到了两人的面前,正是那无常豹的牙齿。

    看到铁风这极为突兀的行为,一旁的少女十分不解,一脸疑惑的看着,只是隐隐感觉这事情好像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嘶...这是。”大多妖兽就算全身再黑,牙齿终究也是白的,似这般黑色的牙齿实在罕见。因此这豹牙刚刚落地,两人便直勾勾的盯住了,眼睛丝毫挪不动,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贝。

    “铁兄弟...啊!”“啊!”麻裳附身细细看了一眼这个乌黑的牙齿,刚抬头想和铁风说些什么,不想只见到了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随后就是两声大吼,再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一剑出,两首落,很突兀,也很干净利落。

    “你...你怎么...”看到这极为血腥突兀的一幕,陆星柳不可置信的看着铁风,有些颤抖的问到。

    “他们是冒牌的执法者。”铁风淡淡的说到,边说便走上前去,将地上的豹牙上血迹擦干,准备装回去。

    “你怎么知道的?”陆星柳胸口有些起伏的问到。

    “有三点原因,我们坐去那边些我给你说。”当豹牙被收起了之后,铁风还顺手的把那个带着“洛”字的银锻令牌也收了起来。

    “他们一开口,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后来他们提出要带你走,我才想清楚这不对劲到底是因为什么。”拉着陆星柳坐上了一块大石头,铁风缓缓的说到:“老头平时做生意,常讲的一句话便是‘若有人来买东西,你表现的越是在乎这笔订单,这笔订单你就越难以拿到。’”

    “那又如何?”陆星柳听了疑惑的问道,不知道这订单又于冒牌执法者有什么关系了。

    “刚刚那两人,显然便是没学得会这个理论,一开口先是自报家门,然后便问什么,答什么,给我们讲的这个细致呦...就好像是老早就准备好了一般,我若要是他们,必然铁面相向,装出一副高冷的样子来,反倒还更让人信服一些。”铁风自顾自讲着,说到“铁面相向”是还犹如关公亮相一般瞪了下眼睛,瞧的陆星柳眉笑眼开,觉得十分有趣,但也明白了铁风想说的意思,心中也是暗觉有理,拿出手帕,皱着眉擦了擦溅在铁风脸上的一丝血迹,点了点头,示意铁风继续说下去。。

    “第二点呢,那个名叫什么四的家伙,在和我动手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意。而作为执法者,哪能如此的玻璃心了,随随便便的就杀人,那想必执法堂老早就被推翻了”

    铁风嗅到了手帕上的香气,看了一眼如同小媳妇般的陆星柳,心下暖暖的。

    定了定心神,继续说到:“第三呢,便是我最后问的那个问题了。”

    陆星柳将沾了些血渍的手帕折了几折,认认真真的收了起来,见铁风说到一半停住了,便轻声问到:“那个问题有什么不对的么?”

    “我最后问的是‘你们可知道陆大侠被掠走去了哪里’,而那个叫麻...麻什么来着。”

    “麻裳”陆星柳提醒道

    “对,他们起这破名字实在难记,那个叫麻裳的答到‘陆大侠被掠到哪里,我们确实不知’,你可想到有什么不对?”铁风看着陆星柳,问到

    陆星柳拄着下巴认真的想了几秒,也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端倪,便说道:“我不知道,你快说吧。”

    铁风看着少女认真的样子微微一笑,说道:“他只关注到了‘哪里’这个问题,听到‘掠走’两字却毫不惊讶,好似早早便知道陆大侠是被‘掠走’而不是被害的了。他们若是真的执法者,这么大的事情必然会首先告知于你,也好让你安心,但他们却直至离开都丝毫不提,这就是最大的漏洞了。”

    经铁风这么一说,陆星柳觉得确实如此,暗想:这小子怎么有时聪明,有时傻愣的?

    其实铁风和陆星柳都算是聪明绝顶之人,只是铁风自小在江湖上混,更易察觉这阴谋之事,陆星柳身为女子,更擅观察旁人细腻的感情,尺寸各有所长罢了。

    “啪-啪-啪”

    铁风话音刚落,便传来三个响亮的掌声,不过听了这掌声铁风却升不起一丝的得意,因为掌声传来的方向,竟是在他们的身后。

    “哈哈哈,小子,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能看出这么多的端倪,颇有我年轻时的风范啊。”铁风两人刚从石头上站下来,便有一个中年男子闪到了两人眼前。

    来着身材很是魁梧,四十来岁的样子,身着灰色的旧布袍子,左侧腰间别着把几乎要触了地的细长弯刀,身后背着一枚半米多高,人头般粗细的大酒葫芦,剑眉虎目,高鼻阔口,颚旁挤满了零散错落的胡渣,颇有几分放浪不羁之感。

    “大叔,能不能别这么突然,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他们有同伙来了呢。”看到来人,铁风抚了抚自己的胸口说到

    “哎呦,那你又怎么知道我就不是他们的同伙了?”灰袍男子嗓子有些粗,说话还慢声慢气的,说到“我”字还长长的拉了个尾音,听上去有种被粘豆包沾了嗓子的感觉。

    “你刚才在我们后面出现,若是有什么图谋不轨的早就出手了,又何必非要出来亮个相。”铁风双手一摊,答道。

    “哈哈,你这小子有意思,不过这次却是猜的大错特错了。“

    言毕,灰袍男子仰天灌了一大口酒,气味随着微风缓缓的飘了过来,光凭味道都能给人带来丝丝醉意。

    老子是不是恶人还不好说,但是老子想图谋不轨却也是真的...我是来带走她的”

    抹了抹嘴,灰袍男子头也不抬眼也不睁的指了指陆星柳的方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