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古妖血裔 > 552 大胆的想法
    李羡鱼醒来时,正是凌晨三点,他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睁开眼,隔壁床铺亮着幽幽的荧光。尝试动了一下,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呻吟,每一根经脉都在战栗,李羡鱼疼的闷哼一声。

    “醒啦!”清脆好听的声音,是祖奶奶。

    隔壁床铺里睡的原来是祖奶奶,他本以为是刘空巢,李羡鱼猜测自己在长沙分部的医疗室里,都习惯了,每次做完任务都得在病床上趟几天才罢休。

    出任务必出事,做完任务必趟床,说他不是事逼体质,还真没人信。

    李羡鱼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这次醒来,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虚弱,尤其是脑壳,“突突突”的疼痛。

    “我们得救了吗?真是走运,我就知道自己是命运之子,死不掉。”李羡鱼嘀咕着,扭头,祖奶奶娇小的身子蜷缩着,肚皮上盖着一块薄毯,手机的荧光照亮她精致漂亮的小脸蛋,长长的睫毛牵住了光,眸子亮晶晶的。

    醒来有亲人在身边的感觉真好,长夜漫漫,唯奶相伴。

    “你还记得自己做过的事吗。”祖奶奶没抬头,随口问道。

    李羡鱼努力想,只记得自己和雷霆战姬赶去救祖奶奶,然后莫名其妙被人劫持再往后的记忆是破碎的,凌乱的。

    祖奶奶把之后的事情简单说了说,“你睡了两天,这两天里我帮你导出了体内驳杂的气机,除了抽精太猛,你现在还有点虚弱,应该没其他问题了,对了,气沉丹田,会有惊喜。”

    李羡鱼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依照祖奶奶所言,气沉丹田,愕然发现他的“炁”竟然浑厚了无数倍,以前他的气稀薄又纤弱,就像一根铁丝,而现在他丹田内的“炁”是一根粗壮的钢筋。

    凝练又精纯!

    “这”李羡鱼懵了。

    “梳理完你体内的气机,就发现它了,我试着把它导出,但它很快就又恢复,仿佛就是你自己凝练出来的一样。”祖奶奶解释道:“这份精纯的“炁”就算是资质上佳的血裔,也得一年半载才能凝聚。而以你原先的天赋,最少得五年。”

    怎么会这样怀着忐忑又惊喜的心情,

    他掀被子下床,打开房间的灯光,在床对面的衣柜里找到了自己的皮夹子,摸出激光剑柄,真气灌入,“嗤”,剑柄喷吐出半米多长的剑忍,灼热的气息扭曲了空气。

    “不是三厘米”李羡鱼的小脸肉眼可见的明媚起来。

    从今以后,再也不是三厘米的男人了,终于可以手持激光剑,和那个星际小矮子一样堂堂正正的对敌人拔剑了。

    感受到李羡鱼的喜悦,左臂里的怪物苏醒,漆黑的皮肤表层凸起密集的血管,整条手臂像是活了过来。

    史莱姆“啧”了一声:“小子命挺大,你知不知道自己差一步掉入深渊无法生还。”

    “所以,妖道忘尘当年投靠岛国人,前后性格相差巨大,就是你的锅咯。”李羡鱼沉声道。听完祖奶奶描述他发疯的过程,李羡鱼就猜到了这玩意是一把双刃剑,它能勾起人心中的各种邪念、负面情绪,并通过助长邪念的方式让宿主陷入疯狂,他就是最好的例子,踏入血裔界后,所有人都在他耳边咆哮:你是李无相的儿子,不想死就把宝贝交出来,把万神宫的位置说出来。

    所有人都不怀好意,全天下都要他死。就如同当年他们要李无相死,李无相就只能死。

    事实上,他也确实因此死过一次。

    李羡鱼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戾气,这点心里破绽立刻被史莱姆利用了。如果不是祖奶奶有反制他的手段,那晚就真的危险了。

    他尚且如此,妖道呢,妖道出生在战乱年代,山河破碎,炮火连天,祖国大地在日寇的铁蹄下发出痛苦的呻吟,目睹这一切的妖道,负面情绪肯定比他要强烈无数倍。

    史莱姆嘿嘿两声,不解释。

    “我体内的“炁”是怎么事,凭空暴涨一大截,完全不科学,说,是不是你的后手。”李羡鱼拍一巴掌左臂。

    “我们是一体的,打我你自己也疼。”史莱姆先冷笑一声,随后道:“这些“炁”是你的,我从那些被你摄入的驳杂气机中提炼出来的精纯之气,你可以当做是我的反哺。世人皆知忘尘在万神宫得了宝贝,从此崛起,却不知他是如何崛起。现在你知道了。”

    李羡鱼浑身一震。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资料记载,妖道忘尘原本是终南山一名道家弟子,在那场抗战的尾声中,与师门众师兄弟下山历练,协助国军抗日,长沙沦陷后便不知所踪,当他再次出现世人眼中,已是一方强者

    能不成为强者吗,只要不停的吞噬气机,就能通过史莱姆反哺自身,李羡鱼只吞了一次,就抵过练气天才一年多的苦修,抵过自身五年的苦修。

    简直开挂!

    难怪气之剑拥有如此磅礴的“炁”,仿佛无穷无尽,一切原因都在此。

    他默默走到窗边,用力拉开帘子,凌晨的城市依然绚丽,灯火永不熄灭。李羡鱼深吸一口气,大吼道:“我要崛起了!”

    非得吼一声才能平息激荡的情绪,就像某个老电影里,张无忌得火工头陀传授九阳豆浆机的正确使用方式,身负血海深仇的他心情激荡,仰天长啸。

    被吓了一跳的祖奶奶拍了拍饱满胸脯,对着窗边的曾孙翻起娇媚的小白眼。

    “这个时候,如果我不曾残缺,贪婪还在,就能顺利控制你一波。”史莱姆惋惜道。

    “不曾残缺?”李羡鱼目光一闪,低头看它。

    史莱姆自知失言,便保持沉默。

    “虽然是个烦人的东西,但使用得当,就是一大助力,不要怕旁门左道,你没时间走正路,旁门左道越多,实力精进越快,它除了吞噬气机还有什么作用吗?”祖奶奶问。

    还有色yu。

    李羡鱼低头看左手,抬头看祖奶奶玲珑曼妙的身体曲线,脑子一抽:“祖奶奶,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您可以亲自体验。”

    祖奶奶横了他一眼,冷冰冰道:“如果是色yu的话,我已经触碰过它了,对我无效。你想再试试,可以,但我会一巴掌拍死你。”

    李羡鱼退了一步,立刻改口:“我选择保留大胆的想法。”

    色yu对祖奶奶无效,他竟然丝毫不觉得意外,因为祖奶奶的逼格太高,极道中的极道,且身体与常人不同,她免疫摸一下就高潮的技能,完全可以理解。

    李羡鱼不会承认他心里有点失望。

    史莱姆:“祖奶奶,拍死这个不肖子孙,我来做你的曾孙。”

    李羡鱼“呸”道:“你滚,你一个外挂也想篡位?”

    祖奶奶皱眉道:“但它终究是个隐患,这家伙鸡贼的很,你别掉以轻心,咱们也要做好随时剔除他的准备,李羡鱼,你还能再死一次吗。”

    李羡鱼想起妖道,懂了祖奶奶的意思,“你是说我死一次,没准就能摆脱它?”

    祖奶奶点头。

    “但是不行,我自己的异能,我自己清楚。虽然有强大的自愈能力,可我有预感,如果再死一次,就真的死了,没办法复活。”李羡鱼摇头。

    血裔们熟悉的自己异能,就像熟悉手和脚,没有人会认为自己可以用手挡核弹。李羡鱼既然这么说,那十有八九是不行了。

    祖奶奶沉思了一会儿,轻叹道:“也是,如果次次都能死而复生,那就不是异能了。那你爸当年就不会死。”

    李羡鱼看着她,哪怕过了这么多年,祖奶奶还在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吧。

    盯着她如花般的俏脸,李羡鱼恍惚了一下,这个女孩既重情又薄情,她可以为自己自碎灵珠,不顾一切,却又可以在李家有后的情况下,抛弃自己。

    也许在她心里,李羡鱼和以往的五任继承人一样,都只是她永不衰老漫漫时光中的过客。

    李羡鱼走过去,坐在床边,凝视着她,良久:“祖奶奶”

    “嗯?”祖奶奶似乎在,头也不抬。

    “如果,我是说如果,”李羡鱼说:“如果我被人杀了,你会为我报仇吗。”

    祖奶奶用力点头:“灭他满门。”

    说着,伸出小手,安慰般的摸了摸曾孙的脑袋。

    李羡鱼又道:“如果我有后了呢?”

    祖奶奶终于抬起头,祖孙俩无声对视,片刻后,她皱了皱眉:“你想娶媳妇了?”

    李羡鱼严肃的脸垮了一下,“算了算了。”

    他觉得自己心态有点不对,为什么突然问祖奶奶这个问题,和历代祖先们争风吃醋,立志要独得祖奶奶恩宠?

    “你是不是和那个长腿女人私相授受,暗通曲款?”祖奶奶盯着他的眼睛。

    长腿女人应该指雷霆战姬,李羡鱼认识的女人里当属雷霆战姬腿最长,“没有,你孙儿我也就勾搭一下欲求不满的残花败柳,有原则有底线的良家可看不上我,再说,女人都喜欢财大器粗的男人,而我只占了后面一个。”

    就算真有那么事,也是光明正大的恋爱,祖奶奶没文化,胡乱用像他和雷霆战姬是见不得光的金夫银妇似的。

    “没有最好咯,那女人是混血,非我中华子女,不能娶。”祖奶奶道。

    “混血才漂亮呢,身材又好,你看她腿又长,屁股又翘,肯定能生儿子那种。对了祖奶奶,万一我将来生个闺女,能继承你吗?”

    “混账东西,洋夷屠戮我们中华子民,财物掠夺一空,你敢娶那个混血,我打断你的腿。”祖奶奶在提到洋人时,性子就变的格外刺人。

    李羡鱼是理科生,历史渣的很,但就算这么渣的历史知识,他也多少了解清末那段不堪首的耻辱岁月,所以他理解祖奶奶,不和她争辩。

    对他来说,那只是一段需要铭记但不需真的去介怀的历史,而对祖奶奶来说,那可能是一段国破家亡的悲惨忆。

    半夜闲话,聊到这儿就没什么好聊了。

    祖奶奶便又把目光落在手机上,沉浸在里,淡淡道:“睡吧,你刚苏醒,需要休息,明天记得过去看看自己的同事,他们挺需要你的血救命。”

    “他们没抽我的血?”李羡鱼奇怪了。

    “你这次状态很不好,我没同意,他们就不敢抽你的血。”祖奶奶说:“但猿神情况似乎很不好,就吊着一口气,你的混血美人也重伤在床,今天刚刚结束抢救。其他人倒还好,伤的重,但没性命之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