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科幻小说 > 星际之宝妈威武 > 第449章 可怜又可恨
    有了怀疑自然要去验证,秦瑞杰当即黑着脸拉女儿去验了dna,得出的结果却是有直系血缘关系,妥妥亲生的。

    然后就懵了,既然是他亲生的,怎么会是b型血?

    只要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o型血和a型血根本不可能生出b型的孩子,既然孩子爹是亲生的,那就只能是当妈的不对劲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秦瑞杰索性又找借口给老婆和女儿验了dna,结果就用不着说了。

    知道真相的秦瑞杰整个人都不好了,忙派心腹去查是什么情况。

    讲真,娇妈做的事其实不经查,曾经的往事很快就被查出来了,然后事情就闹大了。

    秦瑞杰爱惜名声,自然不会把事情闹出去,奈何,他做了件蠢事,竟然忘了他曾吃过窝边草,把心腹的媳妇睡了,还不止一次。

    知道真相的齐军眼泪都掉下来,差点提到把顶头上司给砍了。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睡了我老婆,还搞出了人命。’

    宠着的女儿忽然成了自己戴了绿帽子的证据,那是多么悲催的事吖~

    简直是闻者伤心,见着落泪。

    秦瑞杰心情也很复杂,既然秦娇不是他与夫人的孩子,那娇妈养着的那个孩子应该就是当年被换掉的孩子了。

    偷摸验了dna后,猜测再一次成真。

    然后问题来了,他应该把真相说出来,让婚生女和私生女各归其位吗?

    还有不停甩他眼刀子的心腹下属该怎么封口?

    给人家戴绿帽子,还想着杀人灭口的话,是不是太过狠毒了。

    秦瑞杰不是好人,否则也干不出强上下属妻子的事,可要是沾上人命,被家里的老爷子知道肯定要完。

    还在纠结呢,秦太太也听到风声了,悄摸摸的派人详查,紧接着事情就闹得不可收拾了。

    养了二十年的宝贝闺女竟然是丈夫的私生女,让人情何以堪?

    即便亲闺女并没受虐待,可秦家与齐家的家境天差地别,本该享福的却过着平凡的生活,本该受苦的倒是被捧成了小公举,当妈的哪里会不心疼。

    秦太太当即爆发了,跑回娘家找靠山,带着一群青壮年去齐家把亲闺女接了回来。

    至于假的那个,就连同她亲妈一起打包送进警察局好了。

    前者秦瑞杰是赞同的,亲闺女怎么能不接回来,后者就不乐意了。

    秦娇也是他女儿,哪里能送警察局?

    然后事情就僵持下来了。

    而娇娘养大的齐思姑娘也是被宠坏的,听说自己原本该是大家千金小姐,却被野种抢了位置,哪里能依。

    不能送进警察局没关系,必须把人赶出秦家。

    刘思瑶震惊了,“所以,她是想让你帮忙,让她继续留在秦家吗?”

    要是这样的话,这趟浑水可不能淌。

    “放心,我又不傻,”白子月叹了口气,“她也没有让我帮她回秦家,只是要我帮忙救人。”

    救谁呢?

    当然是恶毒的娇妈,被愤怒的秦太太抽了一顿,工作也丢了,还要面临被起诉蹲监狱的黑暗生活。

    在娇妈辞职离开前,秦娇没少受照顾,也很感动于管家婶子对她的好,直到现在,一朝从天堂跌入地狱,哪怕心里不得劲,也没冷血到连亲妈都不顾的地步。

    而秦娇回头寻找失落的友谊,为的就是白子月的身份。

    白家的女儿,顾家的媳妇,有这么个朋友撑腰,秦太太多少要顾忌些,不至于赶尽杀绝。

    “嗯,”白子月沉吟道,“她这样是不好,不过,到底曾是朋友,有能力不拉一把也说不过去,我得找顾迦南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帮。”

    “不行,”刘思瑶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十大家族早有约定在先,如果没被波及到,不能插手别家的家务事。”

    白子月,“呃,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算了,如果有约定在先,哪有她这翻了船的朋友插手的余地。

    如果帮忙的后果是把白、顾两家拖进浑水里,还是不占理的一方,白子月宁愿被人骂冷血无情。

    刘思瑶亦赞同,“你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

    其实吧,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

    再怎么说秦娇也是秦家的女儿,哪怕是私生女,只要没犯大错就不会有事。

    而秦娇的亲妈,可怜又可恨,她犯了错,却是被秦家逼迫的,看在她女儿的份上,估摸着会私下解决,而不是送警局。

    别看秦太太蹦跶得厉害,要是秦瑞杰坚持,她也不敢多说半个不字。

    “最差的结果不过是被赶出秦家,然后离婚,净身被赶出齐家,”白子月觉得这样也没哪里不好。

    做错事就要受处罚,总不能还获得原谅,继续过安定美满的生活吧。

    “那个齐军好可怜,老婆孩子都没了,”刘思瑶还是挺同情他的。

    “嗯,”白子月沉吟道,“她这样是不好,不过,到底曾是朋友,有能力不拉一把也说不过去,我得找顾迦南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帮。”

    “不行,”刘思瑶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十大家族早有约定在先,如果没被波及到,不能插手别家的家务事。”

    白子月,“呃,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算了,如果有约定在先,哪有她这翻了船的朋友插手的余地。

    如果帮忙的后果是把白、顾两家拖进浑水里,还是不占理的一方,白子月宁愿被人骂冷血无情。

    刘思瑶亦赞同,“你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

    其实吧,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

    再怎么说秦娇也是秦家的女儿,哪怕是私生女,只要没犯大错就不会有事。

    而秦娇的亲妈,可怜又可恨,她犯了错,却是被秦家逼迫的,看在她女儿的份上,估摸着会私下解决,而不是送警局。

    别看秦太太蹦跶得厉害,要是秦瑞杰坚持,她也不敢多说半个不字。

    “最差的结果不过是被赶出秦家,然后离婚,净身被赶出齐家,”白子月觉得这样也没哪里不好。

    做错事就要受处罚,总不能还获得原谅,继续过安定美满的生活吧。

    “那个齐军好可怜,老婆孩子都没了,”刘思瑶还是挺同情他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