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游戏竞技 > 从零开始 >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大波鬼魂正在接近
    我的突然回头让跟着我的那帮人也是紧张的回头看向了身后,本来不看还没什么,这突然一回头所有人都感觉头皮突然一麻。原来我们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跟上来一大片的鬼魂,这些家伙全都低着头看不清面部特征,但是能看到的皮肤部分却充分说明了这些家伙的身份绝对是属于鬼魂一类的存在,因为人类的身体不可能是这种颜色。另外,这些家伙走路的姿势也没有丝毫的生气,感觉非常的僵硬,虽然没有僵尸那种感觉,但绝对不是活人的动作。

    我们这边一回头,那些家伙立刻就停了下来,没有攻击,也不动,就这么站在那里。他们不像活人那样会交头接耳,而是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好像木桩一样站在那里。刚开始我还奇怪自己为什么觉得这些人只要看一眼就会让人觉得不舒服,但是很快我就凭借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发现了那让我感觉不舒服的原因。

    活人,不管是再牛的人,哪怕国旗护卫队的那些大兵哥,站在那里也绝对不可能是完全一动不动的。即便是立正的时候,只要你是活人,就不可能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晃动,只不过军人经过长期的队列训练,在站军姿的时候会比正常人稳定一些,但些微的小幅度摆动却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人不呼吸的时候胸腹部肌肉群运动造成的必然结果,既便用主观意识加以限制也只能减小这种晃动的幅度,并不能完全杜绝。当然。如果你闭气就可以大幅度减少这种微小的晃动,狙击手在射击的时候往往就会选择呼吸交换的一瞬间,因为那个时候人体实际上刚好处于完全静止状态,类似于闭起,但是比有意识的闭气更舒服,也更稳定。

    总之,活人只要站在那里,就不可避免的会有极轻微的晃动,不会一直稳定在那里。但是,眼前的这些鬼魂却是彻底静止的。他们没有呼吸。只要不走路就完全不会晃动,虽然人的主观意识可能没有注意到这种细节,但本能其实已经发现了这种不正常,所以才会在看到这些家伙的第一眼的时候就表现出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相比之我的惊讶。后面那帮人就是彻底的惊恐了。这帮家伙都在看到那些亡魂的第一时间跑到了我的前面去了。显然是希望得到我的保护。不过那个带头的青年还有点良心,关键时刻不忘提醒我:“这种情况我们第一次遇到,看起来不太正常。可能和你之前的表现有关。”

    我其实知道这种情况多半是不正常的反应,因为《零》和一般的游戏不一样,它有一个智能核心,也就是主系统。这个主系统的智力水平已经超越了人类的范畴,和一般的计算机更不可相提并论。得益于这种超级智能核心的帮助,《零》的任何地图或者任务都不会是一成不变的。根据玩家的应对以及各种概率,每个人在任务中都会产生一种和任务本身的互动。你如果在任务中表现的太过出彩,任务难度就会有轻微提升,当然系统不会坑你,提升难度意味着奖励也会等比例提升。当然,你要是完成任务的时候磕磕盼盼每次都是险象环生的刚好完成,那任务的难度也就会相应的下调一点。当然,这都是微调,幅度不会太大。

    这些玩家以前攻略这个村子都是以偷偷摸摸的方式进行的,实在不行了才会发生战斗,但是我这一路过来几乎就是平推,这显然影响到了任务评价,所以任务难度正在提升,而且可能已经达到系统所能调整的极限范围了。毕竟任务系统也不可能因为你很强就把一个b级难度的任务给你提升成s级啊。

    “你们先往前走,我在后面看着。注意别太快,慢慢走。”我提醒了一声。

    那些家伙听到我的话之后立刻就开始缓慢的向前移动,然后我就看到后面的那些亡魂也跟着开始向前走,速度和我们的移动速度一样,始终吊在那里没有拉近距离也没有拉远。

    看到这些家伙的反应之后我倒是没有太大反应,因为我根本不担心这些亡魂。对方只是一般的亡魂而已,对普通玩家可能有点麻烦,但对我来说属于那种一个技能就能秒一片的那种。所以我一点都不在乎这些家伙的存在。

    虽然我说了不要太快,但前面那些家伙在提心吊胆之中不自觉的速度就开始越来越快,起先我还没在意,可很快我就发现他们已经有种带着小跑的感觉了,而且更要命的是我发现随着他们的速度加快,后面的那些亡魂的速度也在提升,而且提升的速度比我们更快,也就是说双方的距离正在不断缩短。

    本来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反正这条街不会太长,我们应该很快就能看到前面的开门的房子,然后就可以转入其他街道了。我想这些鬼魂应该都是有地盘的,可能不会到处乱窜,所以只要过去了就没事了。但是,因为我和前面那些家伙不一样,我完全不紧张,所以我可以悠闲的观察周围的情况。很快我就发现我们遇到大麻烦了,而且比后面那帮东西更麻烦。

    “停,都给我停下来。”我一声大吼让前面的那些家伙都停了下来,而后面的那些鬼魂则是在我们停下之后又往前冲了一小截才停住,此时最前排的那些鬼距离我的距离已经不到六米了,即便是队伍里视线范围最短的人也可以看清楚这些家伙的样子了。

    看到那些鬼魂逼近到这种程度,前面那些人都非常紧张的又往那边移动了两步,结果他们一动这些鬼魂立刻跟着动,而且是他们移动两步,人家移动三步。

    发现那些人有再跑起来的意思。我自能再次大吼了一声:“都给我停下,谁再动我把他扔进那些家伙中间去。”

    果然,这次效果很好,所有人都立刻定在了那里。

    “紫日会长,你为什么让我们不要动啊?”还是带队的青年出声问我情况。

    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说道:“看到侧面的那家店的招牌了吗?”

    青年扭头看了一下,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店铺,是专门卖布的,根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所以他完全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让他看那个店铺。

    看到他询问的目光我立刻接着道:“我们已经从这家布庄前面路过三次了。”

    “什么?”这一下不光是那个青年。其他人也是惊叫出声。因为如果我说的是真的话,那就说明我们已经被封在了一个封闭空间之中,而且这个空间很可能是那种循环空间,如果不找到破解的方法的话。你就算累死在里面也别指望能出去。

    “现在什么情况啊?”有个小妹子出声说道:“紫日哥哥你想想办法帮我们出去吧!”

    “想出去就先冷静。在你们刚刚的奔跑过程中那些鬼魂一直在靠近。但是之前我让你们不要跑慢慢走的时候他们却没有接近我们。也就是说你们速度越快,他们接近我们的速度就越快,反之你们慢慢走。他们反而是永远也追不上你们。”

    听到我的话那些人都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显然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行为相当丢人。

    “你们先不要着急,既然那些东西只要我们不跑就不会靠近,那就说明至少我们现在是安全的。现在需要想的事情是如何解决这个死循环的问题。”

    “咦。”我正说着那边就有人突然喊道:“不对啊!紫日会长你带出来的那两支犬灵呢?”

    “你们现在才发现吗?”我有些鄙视的说道:“他们之前就已经发现这里不正常,所以都跳到两边的房顶上去查看情况去了,你们居然到现在才发现,我说你们以前自己过来的时候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那时候也没有这么多奇怪的现象啊!”有个人抱怨道。

    不得不说这话还真是一针见血,我一下就被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从客观事实上来说,这个任务难度变高确实是我造成的,所以他们这样说也是正确的。也正因为人家说的有道理,所以我反而不知道如何反驳了。其实他们要是不和我一起,而是自己走,那根本不会遇到这么多麻烦,他们这次完全是被我连累了。当然,这种情况其实不怪我,因为进来之前我就和他们说过这个情况,是他们自己非要跟着我一起的,所以这也不能怪我。

    “你们都别动,我去看看情况。帮我保护好他。”我话音刚落那个青年就想要答应下来,谁知道国王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抢先一步答应了一声。那家伙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才反应过来我不是对他说的。不过想想也是,他们这帮人看到这些鬼魂腿都软了,要让他们保护沙皇那家伙简直就是让一群绵羊在狼群面前保护一只小白兔,这完全就是送菜的节奏啊!

    国王出现后就直接让沙皇身边一站,而几秒之后沙夜子也出现在了沙皇的另外一边。那家伙看到沙夜子之后立刻就是眼前一亮,不过我适时的提醒了一声:“喂,人两口子都在呢,不想死的别乱说话。”

    沙皇一听立刻反应过来,看了眼另外一边的国王立刻就老实了,不过国王那家伙反倒是扭捏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我们其实……”

    “行了,我懂。人家女孩子都没辩解什么,你急个什么劲啊?”

    国王被我一句话呛得彻底没声音了,本来这家伙身为英灵就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类型,加上我是他的主人,他也不好顶撞我,何况这种玩笑,多数人都是不知道怎么反驳的。

    开过玩笑之后我也没停,转身就朝着后面的那些亡魂走了过去。这些家伙距离我们只有五六米远了,我几步就走了过去。和之前那些见人就咬的饿鬼不一样,这些亡魂对我的靠近完全没有丝毫反应。就这样停在那里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我走到了最前面的一个亡魂面前。这是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短发,一身棉袄,看起来就是乡下农民的标准打扮。不过,靠近之后可以看的出来。这家伙的双手五指紧紧地并拢,并且笔直的垂在身体两侧,没有一丝晃动,这就是我之前发现的这些家伙不正常的地方。另外,这家伙的面色苍白无比,而且还带着青色。明显不是活人的颜色。

    大致看了一下之后我又上前一步。几乎是面对面的站在这个家伙面前了,然后我又开始展示我那超级壮实的胆囊。伸出一根手指按在面前这个亡魂的脑门上,然后将他的脑袋顶了起来,这下终于看到脸了。

    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满周正的。不过土里土气的并不显得多帅。当然按照古代的审美观。这种在乡下应该就算是很有竞争力的那种长相了。当然,现在这家伙的样子绝对能吓死一票妹子,因为这家伙不但面色苍白。而且眼圈乌黑,更重要的是他的眼睛没有眼白,完全就是一片漆黑。此外,这家伙的面部有很严重的青气,显然不是正常死亡的类型。

    顶着这家伙的脑门我很快就发现了这家伙身上另外一个吓人的地方,那就是他的脖子。

    “对不起了,借用一下。”我说着就直接改成双手按住这家伙的脑袋两边,然后微微用力向上一提,那个脑袋立刻和身体分家,被我直接拿了下来。我自己倒是没什么,后面那帮人却是一个个哆嗦着指着我这边差点没背过气去。

    因为背对着那边,我也没看到那些人的反应。反手将手里的脑袋转了一下,看了下这家伙的脖子断口,非常的整齐,横切面很平整,显然是锐器造成的切断伤。很明显,这家伙是被砍头而死的,他的脑袋和身体根本就是两段,只不过之前是摆在那里的,只要一用力就可以拽下来。不过我很奇怪,这家伙为什么没有攻击性。

    按说这种鬼如果不投胎的话多半就是很厉害的鬼魂了,毕竟是砍头而死的,不是正常死亡。但是奇怪的是这家伙却只是跟着我们,没有袭击我们,虽然之后追上我们的时候未必不会攻击,但至少现在没有丝毫反应。

    稍微想了想,我又将这个家伙的脑袋放了回去,脖子上的伤口在接触的瞬间就自动愈合了。当然,愈合的只是表面上,这家伙是亡魂不是尸体,脖子上的伤口是亡魂的记忆不是真的伤,毕竟亡魂本来就是能量体,就和水一样,跟本不存在切断什么的问题。

    放下这个家伙的脑袋之后我直接拨开他走到了他后面的一个女鬼面前。这个女鬼穿着一身白色的孝服,长发披散在面前,一副贞子姐姐的打扮。当然,我是不会害怕这种女鬼的,毕竟要是论到猛鬼,沙皇身边站着的那位才是真的猛鬼。沙夜子原本就是怨灵之中的顶级货色,杀伤力之大连我当时面对都要手忙脚乱,眼前这种冤魂一类的女鬼和沙夜子完全没有可比性。

    走到这个女鬼面前之后我依然是毫不犹豫的伸手拨开了对方的长发,然后看了下她的脸蛋。这位比之前那位水鬼可是漂亮多了,至少人家还有半张脸。对,就是半张脸。眼前这位女鬼的左边半张脸虽然很苍白,但其实还是美女来着,如果挡住右边那一半不看的话,这至少也是个平民级美女,但是,如果把另外一边加上,那就可以直接出去吓人了。

    这位的右边脸倒不是说不漂亮,关键是——右半边脸没有了。这位的脸就好像被人做了手术一样,顺着中间线一路向下,右边的半个脸蛋上的肉几乎都快烂掉了,只剩下一些红色的碎肉沾在骨头上,比完全没有肉还要恐怖,而且她右边的那枚眼珠子因为失去了肌肉群的控制而完全从眼窝之中掉了出来,就这样半挂在外面,看起来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我靠,你怎么死的啊?怎么弄成这样啦?难道遇上变.态医生了?”

    虽然不知道这位具体怎么死的,但是弄成这样绝对不是正常死亡,所以我可以肯定。只也是个怨灵,而且等级不太低,但是,这个女鬼和之前的一样,也是呆立着完全不动,只是站在那里而已。

    “这到底算是什么情况啊?”我离开这位女鬼,然后又陆续查看了周围的几个鬼魂,可以确定这些都不是正常死亡的人,因为多数都不是老人,基本上都是年轻人或者是中年人。还有不少孩子。这些年龄都不可能寿终正寝,所以只能是意外死亡,至少也是病死的才对。

    除了年龄不对之外,这些鬼魂身上几乎都有外伤。这一点也是我确认他们都不是正常死亡的原因。而且这种**如果是正常死亡的鬼就不应该在这里出现。这种地方显然是那些没有去投胎的冤魂之类的才能呆的地方。一般的鬼魂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检查了一下这些鬼魂的死因,又大致计算了一下数量。这边的鬼魂的数量远超我的预计,本来我以为只有前面能看到的这一部分。但是很快我就发现其实不是这样的。这些鬼魂的数量至少在两千以上,密密麻麻的数量非常多,远远超出我的预期。

    检查完数量之后,我正打算往回走,冷不丁的突然看到前面有个鬼魂似乎是晃了一下。如果是一般人估计就忽略过去了,但我不是一般人。龙族的大脑有一部分是电子脑,所有幻觉这种东西不可能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游戏中我能看到幻象,那是因为数据化得视觉信号输入,不是我自己出现幻觉,龙族是绝对不存在幻觉这种东西的。所以,我确定刚刚真的有某个家伙动了一下,但是因为我的关注点不在那边,只是余光看到了一点点,所以我只能确定大概位置,不能确认是哪个家伙动了。

    尽管不能完全确定是怎么回事,但我还是挤了过去。这里的鬼魂太密集,就跟春运期间的火车站一样,在这些家伙之中穿梭就要用力挤过去。好容易移动到那几个鬼魂的面前,我大致看了一下。可疑范围之中有大约七八个鬼魂,但是有可能是目标的只有三个,因为其他的不是性别不对就是孩子,只有三个目标符合我的直观印象。

    确认了这几个家伙之后我立刻就朝着三个家伙之中距离我最近的那个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身高比较高的鬼魂,反正比我高不少。靠近之后我很快就检查了一下这个家伙,确认和其他的鬼魂没有啥区别,而且这家伙的伤口在心脏部位,不,他其实整个心脏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洞,前面通后面,直接透亮了。

    感觉这个没有丝毫问题,我又走到第二个目标身边看了一下。这也是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鬼魂,没有啥特备的地方,只是味道有些怪。在这个家伙身上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伤口在哪,不过因为没有其他异常,所以我又向下一个目标走了过去。

    最后这个鬼魂的身高比我略微矮一点,伸长的服装很正常,鬼魂的感觉也很正常。在这个家伙的身上找了一圈,最终我在他的后脑位置发现了一个大洞,脑袋里面那完全是空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在他的后脑勺上开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窟窿,然后把里面的东西都给抽走了一样。

    检查完这个家伙之后我又开始疑惑了。三个目标看起来都很正常,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我又确定自己没有可能出现幻觉。那问题来了,为什么我找不到那个动了的鬼魂呢?

    盯着眼前的这些鬼魂重新打量了一遍,我甚至扩大了范围,将之前排除的女性鬼魂以及小孩子都算上了,但是看了半天也没有觉得哪有问题。最后我的目光在其中一个很漂亮的女鬼身上扫了一眼,这位生前应该很爱干净,而且是那种喜欢打扮的,居然死了都化了妆,估计生前一定是到哪都带着一阵香风。

    等等,香风?我脑子中突然灵光一闪。刚刚检查其中一个鬼魂的时候貌似闻到了一些奇怪的气味。

    气味?灵体有气味吗?(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