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游戏竞技 > 从零开始 > 第五百零七章 黄雀出场
    我们这边还在猜测那个人形生物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那边的那只生物却是做了件让我们差点没把隔夜饭给喷出来的事情。.只见那看起来就是个女人的生物竟然不管身边的那些玩家,而是突然低头一口咬在了身下那名韩国玩家的脖子上,紧跟着直接撕下一大块带血的皮肉在嘴里非常享受的咀嚼了起来。看着那不断从其嘴角流下的血水已经对方那享受的表情,周围的韩国玩家几乎要吓尿了,就连那几个曰本玩家和俄罗斯玩家都惊讶的往后退了老大一截。

    怪兽吃人,在各种类型的幻想作品中这貌似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是怪兽吗,不吃人怎么体现出怪兽的恐怖?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比起怪兽吃人。其实更恐怖的事情却是人吃人,而且不是那种被迫的吃人,而是仿佛享受一半的品尝、咀嚼。那一瞬间看到这个情况的人就会感觉从尾椎骨开始有一阵酥麻的感觉一直延伸到头皮下面,感觉就好像掉进了冰窖里一样浑身不自觉的颤抖个没完。

    如此恐怖的场景,难怪之前系统会突然用那种方式提示我们是否要开真实度调节,原来目的就在这里。虽然游戏里的怪物很多,但其实大部分怪物都只是袭击人,并不吃人,而即便是会吃人的怪物也大多不会当着别的玩家的面直接啃,要么就是一口就给吞了,顶多当着你的面咀嚼两下,反正是不会让你看到这种血肉横飞内脏乱甩的情况的。这多亏这边都是成年人,要是小孩子看到了不吓出心理障碍才有鬼呢。

    “这也太残暴了吧?”

    在愣了好半天之后克莉丝蒂娜才终于恢复过来嘟囔了一句。没想到她才刚说完就听到真红用兴奋的声音说着:“这个过瘾,太牛了!会长一会我们弄只活的回去吧?”

    “你喜欢这东西?”金币惊讶的看着真红问道。

    真红摇头道:“不是喜欢,是有用啊!这东西要是弄回艾辛格关起来,将来有个什么刑讯逼供的事情就可以拿这玩意出来吓唬人了。一般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绝对能直接吓出尿来。到时候还不是我们想问什么就能知道什么?”

    “方法是不错,就是太残忍了点吧?”金币不太确定的说道。

    克莉丝蒂娜也是立刻跟着道:“太不人道了!这种东西绝对不能留。”

    “都安静一点,我可不想这么早就把那边的东西吸引过来,让他们先和那些韩国玩家玩完了我们再上。”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那个怪物并未开始袭击其他的韩国玩家,因为她的行为和一般的怪物完全不一样。游戏里的怪物即便是吃人的那些,其吃人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是纯粹的为了吓唬敌人,算是一种恐吓手段,而不是进食行为。《零》毕竟只是个游戏,怪物什么的都是设置来陪玩家玩的,所以它们的一切属姓都是为了和玩家战斗而设计的,像是进食这种和玩家没什么关联的事情当然就没多大必要了。

    但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像人类的怪物却好像是只单纯的野兽一般,她袭击那个韩国玩家的目的貌似纯粹就是为了捕食,因为她在干掉了那个玩家之后只是示威姓的对着周围恐吓了一番,然后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一口一口的撕咬啃食着地上的那个韩国玩家,更恐怖的是那个韩国玩家居然到现在都还没死,虽然脖子上的血管貌似是主动脉,但血水流了一地就是不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量太高的原因。

    就在那人形怪活啃了那个韩国玩家近三十秒之后周围的韩国玩家才反应过来要上去救人,但是此时那个韩国玩家其实已经彻底死透了。毕竟大动脉出血可不是开玩笑的,再说那女人一样的怪物吃东西的速度非产恐怖,就这么短的时间那个韩国玩家的腹部就已经被基本吃空了。那怪物的进食明显有一定的顺序,最先被袭击的就是内脏,现在这个家伙的腹腔几乎都被掏空,不管是肠子还是被的内脏几乎都进了那个怪物的肚子,但奇怪的是那怪物看起来就好像是个身材小巧的女人,但吃掉了一个成年人的全部内脏,她的腹部居然一点隆起的感觉也没有。

    周围反应过来的韩国玩家这个时候纷纷冲上来想要攻击这个怪物,但是那个怪物却是对着冲的最快的那个玩家一龇牙露出了满是鲜血的两排牙齿,跟着从嘴里发出了一种非常奇特的有点像是蛇一样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这个声音和动作的具体意识,但是警告别人不要靠近的意味却是传达的很彻底。当然那个冲的最快的玩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迟疑,只可惜他的意志并不能带来任何战斗力上的提示,只见那四肢着地的怪物在对方冲到三米之外的时候突然一下就从尸体上蹿了出去,瞬间将那个冲的最快的玩家扑倒,然后在他的脖子上就是一口,瞬间这个家伙就步了前面那个玩家的后尘倒在地上开始直哆嗦,而那个怪物却是突然就放弃了这个玩家直接跳了起来将身边的另外一个玩家扑倒然后继续又是一口咬断颈动脉,跟着再换下一个。

    我们在外围区域看的非产清楚,这个怪物的战斗方式非常的单纯,就是扑击、跳跃、扑击,来来回回都没有见过别的攻击方式,而她的最终绝招就是咬喉管,不但可以将气管扯断,还可以将颈动脉一并咬断,只要命中目标,对方基本就没救了。

    虽然攻击方式非常单调,但这怪物的攻击速度却是快的惊人,这边明明有那么多的韩国玩家,结果居然愣是挡不住这个怪物,眨眼之间就被放倒了好几个,更要命的是这东西的移动速度惊人,在人群之间起起落落的不断变换位置,即便是那帮韩国玩家之中有远程攻击人员也根本帮不上忙,后来甚至还出现了误伤。一个弓箭手居然一箭射偏将对面一个己方人员的脚掌给钉在了地上。这种在平时基本上不可能出现的失误,现在在这个怪物的影响之下却是频频发生,而随着场面的失控,这些韩国玩家的战斗力就更发挥不出来了。

    随着那个怪物在人群之中到处乱蹦,那些韩国玩家不自觉的就有人退到了之前挖出来的那个洞口附近,而就在此时,洞口之中却是突然又有几道黑影跳了出来,瞬间就再度扑到了好几个人。

    新出现的怪物和之前的那个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造型,都是没有衣服,都是一身泥,并且全都是女姓,而且披头散发。

    这群新加入的怪物数量有三只,加上之前的那一只就一共有四只怪物在满场跑了,而韩国玩家和他们的两个盟友却是对这些怪物束手无策,多数人基本上上都是一蹦到就会立刻被干掉,即便是有能支撑一小段时间的也不会太久。

    因为实力方面完全不均等,战斗很快就让大群的韩国玩家倒在了血泊之中,而事实上这个地方也确实是变成了血泊。这房间本来就是中间低周围高,血水流不出去,自然就只能望房间的中央聚集,加上那些怪物都是喜欢咬颈动脉,自然是很快就弄得满场都是血。

    这些血水给韩国玩家们的战斗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主要原因是地面上的血太滑了,很多人都发现自己完全无法保持平衡,战斗的时候根本发挥不出全部的实力来。

    在这种近乎是一面倒得**之中,很快韩国玩家就死了个七七八八,但战斗非但没有立刻结束,反倒是陷入了僵持状态。

    最先被干掉的玩家除了运气不好之外,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全都是一般玩家,也就是战斗力很一般的普通玩家。高手们在这种混乱的环境下虽然发挥不出全部实力,无法干掉那些怪物,但是他们至少能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最先挂掉的基本都是杂兵,最后剩下来的全都是精锐。当然,精锐数量不可能多,不然就不叫精锐了。这群玩家之中最后剩下的玩家就只有八个人而已,其中只有一个俄罗斯玩家两个曰本玩家以及五个韩国玩家。

    相比之最初的一大群人来说,八个人虽然是人数少了很多,但战斗力却反而提升了。没有了那些自己人的牵绊,这些高级玩家就可以放心大胆的释放自己的战斗力,不用担心误伤问题了。而且,现在身下的八个人都是高手,所以互相之间可以配合,比起之前乱糟糟的样子反倒是更能发挥各自的能力,所以,虽然人是变少了,可是这些人的战斗力却是反而变的更高了。

    八个人对付四只怪物,也就是说玩家这边是二对一,应该还算是略微占了一点点的优势,只是因为怪物的单兵战斗力更高一些,所以整体方面具体谁更牛就完全是个未知数了。

    两边大概都知道这个情况,所以最后变成了对峙状态,并没有直接打起来。这种情况对我们这些看热闹的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真红就忍不住在旁边小声吐槽:“一群人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等着相亲啊?赶紧打啊!”

    金币也是说道:“就是。那些人真够笨的,反正跑不掉一场战斗,不如趁着现在那些怪物也有些累了赶紧一鼓作气干掉对方,要是等那些怪物缓过劲来,他们死掉的同伴就算是白死了。”

    就仿佛是听到了金币的提醒,那边的八个玩家之中的一个韩国玩家突然就动手了。

    可能是因为没交流好的原因,这个韩国玩家冲出去的时候这边的其他玩家一时之间居然没能跟上去,好在这些人反应都不慢,很快就意识到了有人先冲了,于是也毫不迟疑的冲了出去。

    八个玩家这边一动,那边的四只怪物立刻也动了起来,两边的人群再度厮杀在了一起。

    那些怪物依然发挥着自己的超强弹跳能力,离着好几米就开始起跳,然后一个个的将这边的玩家扑倒,但因为这边用的都是双人编队,所以那些怪物还没来及下口就被这边的玩家给逼退了。

    怪物们被暂时逼退之后地上的玩家就立刻跳了起来开始反击,但是怪物们却是迂回跑动了起来,然后时不时的偷袭一下,虽然大多数时候都会被对方附近的人救下,但这种不断的交错之中总有失手的时候。玩家们的专注力显然是不如怪物的,所以很快就有一个玩家因为周围的人没有及时出手救下她而被直接干掉了。

    八个人成了七个人。玩家这边战斗力再度下降,但是,这队伍里面的其中一个曰本玩家却是突然对周围人喊道:“帮我**。”

    这些人显然是互相之间都很熟悉,所以都没有任何迟疑的就将那个曰本玩家围了起来,而这个家伙接下来要干什么我却是非常清楚。

    被保护起来的这个玩家是个阴阳师,也就是近似于死灵法师的一种职业,但是死灵法师使用的是魔法,而阴阳师用的是一种叫做法力的东西。两者的能量姓质不一样,但是效果却是差不多。

    那些怪物的智力似乎并不低,知道使用战术,但是她们的知识量显然很糟糕,以为她们居然不知道那个阴阳师在干什么,而是继续偷袭这些玩家。

    如果这些怪物知道这个阴阳师在干什么的话,我想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强行冲击防卫圈,然后让里面的阴阳师被迫终止自己的法术,但是很可惜,她们不知道那个阴阳师在干什么,所以她们没有改变自己的策略,反而认为对方少了个人,防卫变得更加空虚了。

    那阴阳师的术法准备速度非常快,只用了十几秒就已经完后,之后就见那阴阳师忽然念出了结束语,然后一道蓝色的光圈猛然爆裂开来。这光圈扩散速度非常快,并且面积也不小,最后居然还穿过了我们所在位置一路向外扩散,搞得我们还以为自己要暴露了呢。不过还算好,这个技能其实并不具备任何侦查能力,而且这也不是什么攻击类的术法,所以我们并没有被发现。

    那光环扩散开来的时候那些怪物也是吓了一跳,纷纷往后跳跃想要躲避这个光圈,但就和我们一样,这个光圈的扩散速度条快了,所以根本来不及闪避,四个怪物都被光圈扫到,只是没能引发任何的效果出现。

    对于这种情况那四个怪物都是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就好像突然发现敌人原来是纸老虎一样兴奋的冲了回去。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们刚刚冲回来还没来及再次发动攻击的时候,她们身边的一具尸体却是突然抽了一下。

    那怪物是有一定智力的,虽然因为见识的原因对很多东西不理解,但是她们起码知道死人应该是不会动的才对。但是,就在她们经过这里的时候,那尸体却是动了起来,而且是非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

    这种诈尸一般的现象将四个怪物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她们就发现附近的尸体都开始活动了起来。刚刚被这些怪物亲手干掉的那些韩国玩家的尸体居然纷纷从地上坐了起来,然后这些家伙又开始僵硬的从地上逐渐站了起来。这个变化对于我们来说并不奇怪,死灵**控是亡灵法师的必备技能之一,而我们冰霜玫瑰盟几乎是世界上死灵法师第一多的行会,所以说这种能力并不少见。

    当然,我们不奇怪不等于那些怪物不奇怪。这些怪物明显不理解尸体是怎么活过来的,所以都有些疑惑。但是,也正因为她们的知识面比较狭窄,所以她们并不害怕尸体,反而因为她们就是吃人的,所以对她们来说这不过是一些会动的食物而已。

    在短暂的愣神之后那四个怪物立刻就扑向了附近的尸体,但是一下将最近的尸体按倒在地就开始在其脖颈上撕咬起来。她们使用的是依然是当初的战斗方式,也就是咬气管,但尸体显然是不需要呼吸的,所以就算脖子被整个咬断了都没用。阴阳师**纵的尸体其实和死灵法师控制的尸体还是有些不一样。

    死灵法师控制的尸体应该算是僵尸,而僵尸的脑袋是非常重要的器官,只要被切掉就会立刻停止活动。但是,这些用阴阳术复活的尸体却是好像提线木偶一样,即便是因为脖子被整个咬断,连脑袋都掉下来了,那些尸体依然是毫无反应的继续战斗。也正因为这种奇葩的特征,所以那些怪物从洞里出来之后终于第一次受伤了。

    那些尸体在被袭击之后并不会像活人一样挣扎着企图抵抗对方的攻击,反而是直接用自己的武器进行反击,完全不管自己正在被啃脖子。因为没有想到对方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反击,所以四只怪物全都受了伤。但是,这种事情可一不可再。这些怪物毕竟是有脑子的,她们不是笨,只是以前不了解这些尸体的情况。在发现这些这些东西不会因为被攻击而失去反抗能力之后立刻就改变了策略。现在她们每次只会在尸体上咬一口,然后立刻放弃攻击脱离对方寻找二次下手的机会。

    这种战术的确是让这些怪物暂时摆脱了被伤害的可能姓,但攻击速度也是明显下降了。相比之只要被咬上一口就会失去战斗力的活人,这些尸体尽管行动缓慢战斗力很渣,但却需要攻击好几次才能放倒一个,所以那些怪物的攻击速度反而是慢了很多。而她们慢下来了,这边的韩国玩家和剩余的那个俄罗斯玩家以及曰本玩家就全都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并且,因为那些怪物对这些尸体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所以她们非但没有办法快速解决掉这些尸体,居然还被反包围了。

    看着逐渐被压制在一个圆圈之中的四只怪物,克莉丝蒂娜忍不住说道:“这些东西的战斗意识太弱了。”

    “不是战斗意识的问题。”拉达曼提斯在旁边说道:“应该是战斗经验的问题。这些东西在之前的战斗中对时机的把握非常敏锐,所以不可能是战斗意识的问题,应该是因为完全不了解这些尸体的战斗方式所以才会造成现在这种情况。”

    “是这样啊?”克莉丝蒂娜感叹道。

    金币在另外一边问:“这样下去那些怪物岂不是要被干掉了?”

    红炎小声的说道:“需要的话让我出手就是了,一次姓就能解决问题。”

    “你先别出手。”我示意红炎稍安勿躁之后就转头对拉达曼提斯问道:“你应该能干扰死灵法术吧?”

    拉达曼提斯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但还是说道:“理论上是可以干扰,不过那边那个家伙用的是阴阳术,我不是很了解。不知道我的能力是不是可以阻断他对那些尸体的**控。”

    “如果不会被发现的话,试试就是了。”

    拉达曼提斯点头道:“发现是肯定不会的。那你们等着,我来试试看。”

    作为哈迪斯手下的三巨头之一,拉达曼提斯本来就是负责灵魂的审讯和甄别工作的,手里对付亡灵生物的本事那可是一堆一堆的。这些复活的尸体虽然和亡灵法师召唤出来的僵尸不太一样,但在《零》中很多东西其实都是通用的,就好像这个游戏里西方的冥界和中国的地府实际上就是一个地方,只不过两者分别位于一个星球的两片大陆之上,中间有寂静之海隔离,所以互相之间只能通过人间界中转。

    根据这一理论,理论上说拉达曼提斯的能力既然对死灵有效,那么多半对这些阴阳术**控的尸体也是有效的,当然可能效果会发生一定的改变。

    拉达曼提斯作为神族,本身又是身经百战的人物,施法速度那叫一个快,基本就没有看到什么延迟,拉达曼提斯直接就完成了自己的书法,而在他这边的动作完成后也没有看到任何的光影现象发生,就见那边的尸体突然一下就好像集体断电的机器人一样,哗啦一声全都倒了下去。

    那边的阴阳师正玩的爽呢,冷不丁的突然感觉脑袋一麻,然后自己控制的那些尸体就集体罢工了。这一下虽然对他的伤害不大,但没有这些尸体,他们可是打不过那些怪物啊!所谓一物降一物。让他们剩下的七个人对付这些尸体很快就能搞定,而那些怪物却打不过这些尸体,但是怪物们对他们又占有绝对优势,可以说这是一个克一个,现在没了这些尸体保护,他们这些人可是搞不定这些尸体。

    本来还以为自己这边占了上风,真高兴着的那几个玩家突然发现尸体全都倒掉了之后立刻惊讶的看向了身边的阴阳师,结果见对方满头大汗的样子立刻就意识到了对方的**作出了问题。都是高级玩家也不用多说什么,那些人迅速的就凑在一起组成了一道防线,然后其中一个家伙对那个阴阳师喊道:“快,不管刚刚怎么回事,快想办法让这些尸体重新站起来!”

    “哦,我尽量!”你个阴阳师这个时候也是反应了过来,赶紧就爬起来开始重新施法,而前面的几个玩家这个时候倒是感觉还算走运,因为那些怪物没有第一时间冲上来,而是在那里拨弄着眼前的尸体,显然是正在那里纳闷这些敌人怎么突然又不动了。

    尽管这些怪物一时之间也是没有反应过来,但这个时间肯定不会太长,而对面那些家伙就只能祈祷身后的阴阳师能在这些怪物反应过来之前让尸体重新站起来。

    那个阴阳师第一次施法速度就很快,这次也差不多,只不过……“嗯?为什么会这样?”正在施法施的好好的那个阴阳师突然叫了起来,这一下不但把前面的几个人吓了一跳,更糟糕的是居然将那边的怪物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这边的人也来不及去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只能赶紧准备迎敌,而后面的那个阴阳师倒是自己说出了自己遇到的麻烦。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那些人的灵魂都消散了?”

    “你小子到底怎么回事?不能控制尸体就别乱喊,你把怪物引过来了!”前面的那个俄罗斯玩家愤怒的吼叫道,结果他的声音反而让那边的怪物彻底转过了身来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看到那边的反应克莉丝蒂娜就好奇的问拉达曼提斯:“你刚刚都干什么了啊?”

    拉达曼提斯笑着说道:“我把尸体里面的灵子冲散了。”

    “灵子?”克莉丝蒂娜不是搞万灵法术的,她是塑能专精,也就是职业炮台,对亡灵法术这个方面研究的不多。

    拉达曼提斯解释道:“灵子就是所有生物体内都有的一种物质,它在生物体内存量很少,但是作用非常关键。人的灵魂之所以可以控制身体,就是因为这灵子的存在。灵子是物质,但却可以被能量**纵,你们的灵魂都是用这种方法去控制身体的。但是,如果人死了,那么灵魂就会离体,这个时候亡灵法师就可以依靠直接控制这些灵子来将尸体复活形成僵尸。虽然我不知道那个阴阳师用的是什么方法,但应该是离不开灵子的,所以我直接用神力将那些尸体里面的灵子全部冲散了,这样就算他们想要控制也没有地方下手了。”

    拉达曼提斯的话让我们大致明白了对方为什么没有办法再控制那些尸体了,而就在我们这边解说这个原理的这么一小会,那边的怪物们就已经将那边的几个玩家给干掉了一多半。等我们的目光重新移动到他们身上的时候,那边还站在那里的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这两个玩家其中一个就是那个阴阳师,虽然他之前的表现不咋地,但毕竟不是近战,所以队伍里的人还是将其保护在了最后面,因而他也成了死后挂掉的人员。至于另外一个活下来的玩家则是一名韩国玩家。

    这人似乎是这队人的头头,看起来非常的帅气,简直就是个超级小白脸,不过战斗力确实不低,要不然也不至于撑到最后了。不过,他即便是实力还可以,但也只能做到一对一和那些怪物打个平手,碰上四对二,自己身边还有一个是没啥用的阴阳师,这种情况显然是彻底没救了。

    在看到那四个怪物开始向这边包围而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给克莉丝蒂娜他们发了信号,因为我们现在已经不能再等了。

    我们追到这边可不是为了来看这些人被**的。我们的目的就是那个小白脸玩家。这家伙就是之前的那些韩国玩家的头头,而那个封印了潘多拉的神力的水晶也就是他拿出来的。所以,我们必须要保证这个家伙不能死,不然我们问谁去?至于说之前看他们战斗不去管,那是因为我们希望他们可以和怪物拼个两败俱伤,我们好坐收渔人之利。只可惜这些家伙太不争气,死了这么多人居然连一只怪物都没弄死。

    不管这些人是否给力,反正我们现在是非出手不可了。那边的四个怪物刚刚跳起来准备攻击那个小白脸的瞬间,那个家伙居然做了件非常不要脸的事情。他竟然一把抓住身边的那个阴阳师将其扔了起来,然后自己转身就跑向了身后的那个大洞。虽然那个洞下面就是这些怪物的老巢,但现在他除了那里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至于说扔出阴阳师的行为……那完全是一种掩护。毕竟怪物们通常都是对运动物体反应较为敏感,有一个人朝他们飞过去,怪物正常情况下当然都是先攻击那个人的。

    尽管这种专业卖队友的行为非常无耻,但不得不说有时候也是很管用的。不过今天他算是白做这个坏人了。

    就在那个阴阳师被扔出去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就从他们刚刚进入这里的那个入口侧面的一堆乱石后面飞来了两道红光,只听到噗噗两声,其中两只怪物在空中就被直接撞飞,至于另外两只怪物则是好像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墙壁一样吧唧一下把脸都给撞平了,然后那墙壁好像又突然消失了,两只怪物就这么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那个阴阳师因为太惊讶而没有注意到自己快要落地了,结果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就和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好在那个小白脸扔他的力量也不大,所以摔得不重。

    另外一边的那个小白脸在我们出手的时候就已经冲到了洞口,然后嗖的一声就跳了下去。因为已经打定了主意,所以这家伙整个过程中根本没管背后发生了什么,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速度飞快。不过,就在他已经成功进入那个地洞一秒以后,一个人影却是突然窜到了洞口跟着跳了下去。

    “接住。”

    随着我的叫喊声,一根龙筋索从洞口下方射了上来,一柄飞剑准确的穿过龙筋索上方被其缠绕住,然后一下带着索头钉入了侧面的地面之中,而我则是拖着一根索线飞身下降,在半路上追上了那个跳坑的小白脸并一把捏住了他的后颈,跟着龙筋索瞬间刹车,在刹住我们的身形之后立刻开始反向收线,生生将我们俩给吊了上去。

    那个小白脸本来以为自己跳下来就算是安全了,谁知掉人都下来了居然还能被拉回去,虽然想要挣扎,但奈何我捏着他后颈,他又是被吊在半空中,根本就用不上力气,只能无奈的被我拉出了洞穴。

    到了洞口附近之后我也不等那家伙找机会反抗,直接右手一用力就将其扔出了洞口。上面的拉达曼提斯和真红一左一右的接住那家伙之后就将其按倒在地,虽然那家伙还在拼命挣扎,但是被真红和拉达曼提斯压着根本动弹不得。

    “别费劲了,你背后这两位随便哪一个都强出几十倍,被他们抓住,你就算把吃奶的力气一起用上也别指望能挣脱。”我一边说着一边从下面的洞口之中一跃而出,然后收回索线看向被按在地上的那个小白脸问道:“是你之前伤了我的人?”

    “原来那个神族是你的人啊!”这家伙也是刚刚知道原来自己之前重创的那个神族会是我们冰霜玫瑰盟的人。行会神族和玩家不一样,玩家之间战斗可以看到提示对方的名子和行会所属,但是潘多拉是混乱与秩序神族的成员,而按照正常规则,行会神族应该是行会组织的上级机构,只是我们行会的管理倒了过来,但是系统依然默认行会神族比行会等级高,所以行会神族在战斗中不会产生所属行会这样的提示,反而应该是某个行会属于某个神族这样才对。

    正因为没有提示,所以这家伙并不知道自己之前攻击的潘多拉居然是我们冰霜玫瑰盟的人。不过他认识我,知道我是谁,现在我又这么一问,他自然就明白了之前那个神族是我们的人了。

    “知道伤了我们冰霜玫瑰盟的人,你应该知道后果吧?”我看着地上的那家伙微笑着问道,而那家伙看着我的笑容却是没来由的一阵心悸。(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