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游戏竞技 > 从零开始 > 第三百三十章 发现
    拉达曼提斯的速度可谓是快若闪电,几个起落就到了城门之前,第一组抬着箱子的人此时也不过是刚刚到达城门口而已。

    这种事情双方都知道没什么好说的,拉达曼提斯刚一落地那边的玩家们便立刻冲了上去,然后两边迅速的接近到了一起开始陷入混战。说是混战其实就是拉达曼提斯一个人在东一下西以下的阻挡那些人靠近城门。

    这些韩国玩家非常清楚自己的目的,他们就是要带着东西离开这里,而拉达曼提斯也非常清楚自己的任务就是阻止他们离开,因此两边都没有选择死战。拉达曼提斯一直在不断的破坏对方的运动能力,目的就是阻碍对方的行动,而对面的那帮人则是不与拉达曼提斯缠斗,只要看到任何一丝机会就想着逃跑。可惜,他们携带的东西貌似是非常沉重的,必须要两个人才能抬着跑,一个人即便拖着箱子移动也只能是勉强移动个几米而已,完全没什么意义。

    本来拉达曼提斯一个人应该是拦截不住这么多人的,不过拉达曼提斯毕竟是神族,战斗力和玩家还是有较大区别的,所以短时间内城门这边居然被他彻底封锁住了,对方的人员不管怎么费劲都冲不过去。

    其实拉达曼提斯在这边前后也就坚持了十几秒而已,就在附近的韩国玩家发现这边有人拦截纷纷过来帮忙的时候,晚一步启动的我们也先后到达了城门附近。

    几名韩国玩家看到拉达曼提斯只有一个人便一起冲了上去一通抢通,拉达曼提斯为了保存实力不得不放弃干掉这些家伙的机会暂避锋芒,然而就是这没一缓的机会,对面剩下的几个韩国玩家便已经准备好了一个联合魔法。

    这个联合魔法其实就是军团级魔法的简化版,同样威力巨大,但没有军团级法术那么夸张,而在威力下降的同时,相对的对使用需求方面的限制也就低了很多。通常这种法术都是魔法战斗小队常用的法术,其威力比单个玩家释放的大招也强不了多少,但优点是可以连续发射,而且准备时间很短,释放完之后团队中的法师所受影响也小,还能保持基本战斗力。当然,因为是团队法术,所以被打断的可能性也比单人法术要高了很多倍,毕竟有得必有失。不过不管怎么说,这种联合魔法依然不失为一种相当实用的法术。

    这帮韩国玩家在这种时候使用联合魔法,可以说时机掌握的是恰到好处。尽管拉达曼提斯是个神族,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不想受伤的他也只能选择暂时躲避或者全力防御。这次拉达曼提斯选择的战术是躲避,所以他向着侧面一个跨步,瞬间整个人就到了离刚才位置很远的另外一点。这近乎于空间跳跃一般的技能虽然让拉达曼提斯成功躲开了那个法术的攻击范围,但也让他让开了通往城门的道路。

    看到这个难得的空隙,对面的那帮韩国玩家自然不会站在那里傻等,而是立刻抓住这个机会朝着门口冲了过去。不过,就在他们即将冲到门口的时候,他们的头顶上却是突然飞下来一排密集的魔法飞弹,虽然这些人已经尽力的进行闪避了,但还是有不少人中招。

    一连串的爆炸之后现场的韩国玩家有个别被直接干掉了,但大部分只是受了些轻伤,毕竟我们这边也是仓促攻击,所以没有发挥最大威力。不过克利斯缔娜的战斗力毕竟是非常强的,即便是仓促之间的攻击行为也轻松打乱了对方的阵脚。

    就是这么一耽搁的时间,我和潘多拉他们便成功降落在了城门口的位置,拉达曼提斯也已经跑了回来和我们一起将大门给封堵了起来。

    眼看着我们这边全部到齐,那些玩家忽然互相使了个眼色,然后所有人就突然集体转身向着不同的方向跑了过去。

    看着分散开来的那群人,我忽然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太妙,连忙冲上前去一脚踢开了其中一个被丢弃的箱子,结果却是从里面滚出了一大堆的金属块。这些只是非常普通的粗炼铁,也就是经过了简单除杂的铁,要想作为武器或者防具的材料,这个东西至少还需要经过一次精炼并进行一系列的锻打处理才行。简单点讲,这就是比铁矿石稍微高级一点的原料,价格的话……这么一箱加一块可能能卖十几个金币。

    如此便宜的物资显然是不需要这么多人保护的,而对方最后放弃了这些东西转身就跑,其原因也很明显。这些东西根本就是个诱饵,它们的作用就在于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然后趁机掩护真正需要运走的东西离开这里。

    “该死,上当了!”看到一地的粗铁,克利斯缔娜也是立刻意识到我们上当了。

    拉达曼提斯有些生气的一挥手甩出一道剑气将旁边的一座小屋整个轰踏,然后他忽然转身跃上了城墙开始观察起了城市的外围试图找到丢失的目标。

    我看了看站在上面的拉达曼提斯,然后也纵身跳了上去。不过我不是去和拉达曼提斯一起寻找敌人的,而是劝说拉达曼提斯去的。

    “别找了。对方既然主动放弃继续骗我们,那就说明需要掩护的东西已经运走了,所以那些人才会逃跑以避免不必要的牺牲。”

    拉达曼提斯有些无奈的说道:“之前听你们说我还不觉得,现在自己遇到了才知道这帮人果然是滑的和泥鳅一样,照这样下去我们只要稍微发现点什么线索对方就来个一刀切,我们就算追上几个星期也不可能发现什么真正有用的东西吧?”

    “那倒也未必,毕竟我们正在一步步的接近真相,而这种隐蔽性的中间单位对方也不可能准备太多,所以我们只要是这样一直追下去,迟早是可以发现他们的狐狸尾巴的。只是这个时间上确实是如你所说,我们恐怕拖不起啊!”

    “现在这边的线索其实并没有断掉。”潘多拉忽然也跳到了城墙上站在我们身边说道:“对方虽然转移走了某种重要物资,但这两座城市都还在,我们总能发现点什么的。”

    “那不如我们分开搜索吧?”克利斯缔娜悬浮在我们身边这样说道。

    “分开也好,起码速度快一点。”阿芙洛狄忒虽然不是什么负责战斗的神祗,但出乎意料的她却是个急性子,而且还是相当火爆的那种。

    我稍微想了一下便点头道:“那好吧,大家分开,也别分配范围了,各自根据自己的理解去找寻线索就是了。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即便是搜索同一片区域,不同的人也会有不同的发现。一会谁有什么发现就发信号召集大家过去,当然遇到麻烦也可以发信号。”

    “明白。”大家说完之后立刻四散开来,不过除了潘多拉是往回走又回到了这个城市内部之外,我们剩下的人却是全都直接跳出了城墙冲着对面的那座城市跑了过去。

    这两座城市靠的这么近,中间肯定是有某种原因存在的,所以我们都不约而同的一起往这边跑,因为我们大致上已经确定了,这边的城市和我们刚刚所在的韩国城市肯定是一伙的。

    实际情况其实也和我们想的差不多,我们这边才刚刚冲到两座城市中间的位置,对面的城墙顶上立刻就是一排闪耀的光团飞了过来。

    “是魔晶大炮,散开!”克利斯缔娜一声喊,我们这边嗖的一下所有人就全都不见了。

    我在听到克利斯缔娜呼喊之前其实就已经注意到了那边的魔晶大炮,所以在那边的魔晶大炮启动的瞬间我就召唤出了夜影跳了上去,然后那边炮火一响我们就直接一个梦境跳跃到了城墙上面。

    拉达曼提斯用的方法和我不一样,他是再次使用了上次躲避对方攻击的方式,纵身向前一跃,然后整个人好像瞬移一样,唰的一下就到了城墙顶上,中间具体怎么过去的完全没看到。

    阿芙洛狄忒算是我们这边最中规中矩的了,听到提醒之后立刻就斜向跑了出去,结果却是招来了一片箭雨覆盖。好在阿芙洛狄忒一身的装备够牛,本人的战斗力也相当不俗,几下便挡开了身边的箭雨继续朝着城墙冲锋而去。

    克利斯缔娜虽然提醒我们闪开,但她自己却是唯一没动地方的人。不过她虽然没有动地方却是突然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大片彩色的光团,然后就见其中一枚魔晶大炮的炮弹直接就命中了那个光团,然后光团猛地闪耀了一下便又趋于平静状态,而在连续被击中了三四次之后这波攻击也就过去了,那个光团在这个时候又突然变回了之前的克利斯缔娜的样子,只是此时她背后的那彩色的翅膀上却好像着火了一般燃烧着动人心魄的七彩火焰,那是能量极度过剩的表现。

    事实上当克利斯缔娜进入元素精灵模式后,她就已经成为了元素生物,也就是能量生物,而魔晶大炮发射的炮弹实际上只是一团不稳定的能量。而能量生物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吸收能量。因此,当克利斯缔娜被魔晶大炮的炮弹命中的时候,她实际上不是受到了伤害,而是得到了魔力补充,至于现在的样子,这个完全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吃撑了。

    其实克利斯缔娜的这个能力听起来很牛,实际上却并不是真的多么无敌,虽然她能吃魔晶炮弹这个事情确实是挺牛的,但如果魔晶大炮的口径足够大,或者是在一定时间内有多门大炮同时开火,反正只要输出的能量超过克利斯缔娜单位时间内可转化能量的上限,这种攻击就会开始对克利斯缔娜生效。所以克利斯缔娜的这种无敌也不是真的无敌,只是能量不够强的时候不破防而已。

    克利斯缔娜和阿芙洛狄忒那边先不管,我们这边我和拉达曼提斯冲上城墙之后互相看了一眼就开始各自沿着城墙向一个方向冲了出去。我们的打算很简单,那就是破坏这个城市的防御系统。

    其实正常来说我们完全可以不用破坏城市防御系统的,因为正常情况下一旦敌人进城,防御系统也就等于是废掉了,毕竟也没什么人敢往自己城市内部开炮的。但是,对方之前连续两次对城市进行清理的事情让我们意识到了对方真的干出来开炮轰自己城市的事情,毕竟他们都能舍弃一座城市了,那么在舍弃前轰他几炮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虽然我们这边的不是高手就是神族,根本不怕对方的炮火,可问题是我们是来找线索的。我们自己不怕炮火可不代表我们的目标不怕,万一城市被炸成了废墟,我们岂不是又白忙活了?

    正因为想明白了这些,所以我和拉达曼提斯都是毫不犹豫的沿着城墙冲了出去,而对面的玩家在发现我们没有进城而是直接冲着炮台过来了,立刻就将身边的炮弹什么的都放到了一边拔出武器开始打算和我们近战。

    原本看到两座城市靠的这么近我就已经觉得奇怪了,现在站在城墙上我才算是真正明白这两座城市靠这么近的原因,而对面拿出武器的那些玩家也彻底证实了我的想法。

    事实上刚刚在踏上城墙的瞬间我们就接到了系统提示,提示内容就是告知我们现在已经不在韩国境内了,而是到了俄罗斯。仅仅只是跨越了几百米的距离我们就从韩国跑到了俄罗斯,这种事情最简单的解释就是我们脚下的这座城市其实是一座俄罗斯城市。因为每个国家的城市都会在城市外围形成一定范围的领地,而如果两座城市之间的距离间隔不足以达到城市的基本领土范围,那么两个城市的势力范围分界线就将会是两座城市的城墙外沿的连接线的中点,也就是城市外面的距离两个城市各一半。这种情况不会因为你的城市等级高就偏向你,而是完全取决于城市的城墙位置。

    以上所说的就是两座城市如何划分势力范围的方法,而如果这两座城市分别属于不同国家,那么它们之间的那个势力范围分界线其实也就是国境线了。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两座城市明显就是分别属于韩国和俄罗斯的,而刚才我们被炮击的位置其实正好是分界线靠韩国一侧,之后因为我们要躲避炮弹,所以大家都用了能力。我和拉达曼提斯都是直接闪到了这边的城墙上,因此等我们一踩上来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到了俄罗斯范围。至于说我们眼前这些冲过来的俄罗斯玩家,那自然就是证明这是座俄罗斯城市的最好证据。

    对于韩国人和俄罗斯人这样设置城市我其实大概能想到一些原因。现在这几个韩国行会明显是和俄罗斯行会串联在了一起组成了某种联盟一样的东西,而因为组成了这种联盟,就需要更多的交流,并且为了万一发生战斗的时候可以尽快调兵支援,将两国的传送阵连接起来就成了非常必要的工作了。

    但是,系统限制就是系统限制。哪怕两个城市靠的再近,只要它们位于不同国家的范围内,它们之间就无法进行传送阵互联。而要打破这种限制,唯一的方式就是建造跨国传送阵。不过,这里就存在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跨国传送阵不是什么人都能建造的。

    最初很多人都以为跨国传送阵是一种新式传送阵,是我们行会研究出来的东西,但后来他们逐渐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其实跨国传送阵根本就不是普通传送阵的升级版,它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普通传送阵的东西,是一种非常强大的魔法装备。这个东西除了受到自然地材料和资金限制之外,建造它还需要受到系统监管。我们行会现在在很多国家都有分会城市,而有些国家其实不止一个城市,可是我们为什么不在这些城市里全都建造跨国传送阵呢?虽然跨国传送阵的成本比普通传送阵高很多,但考虑到物资通过一个跨国传送阵转运与多个传送阵直联产生的经济效益的不同,其实为每个大型城市配备一个跨国传送阵才是最省钱的办法。但是,我们不能这么做,因为跨国传送阵的建造数量是受到限制的。

    系统对我们行会的限制就是,我们可以建造的跨国传送阵的数量等于我们行会拥有城市的国家数量加一,也就是说,假设我们行会在六个不同的国家拥有城市,那我们能够建造的跨国传送阵的数量就是6+1=7,也就是一共7座跨国传送阵。这个数量限制直到现在依然存在,而跨国传送阵和一般传送阵一样都需要一对一的对应起来才能使用,所以我们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是没法给某个国家配备两个跨国传送阵的。而如果我们那么做了,那就代表着某个国家就不能再建造跨国传送阵了。

    目前我们行会拥有的跨国传送阵基本上都是一个国家就只有一座,而仅有的两个例外,一个是位于中日之间的那个迷雾岛有一座跨国传送阵是重复的,还有一个是戒律之城有一个是重复的。

    迷雾岛的那个跨国传送阵实际上是位于日本领海范围内的,所以它实际上和支点城的那个跨国传送阵是重复的,也就是说我们行会在日本有两座跨国传送阵。而戒律之城的那个跨国传送阵也是和艾辛格的跨国传送阵一样属于我们中国地区,也就是说中国国土范围内也是有两座跨国传送阵。但是,这两个特例并不是以放弃在某国建立传送阵换来的,而是天宇城给我们赚来的。

    因为欧洲那边的天宇城实际上位于法、德、瑞三国交界处,所以我们在天宇城修的那个跨国传送阵虽然只有一个传送阵,但却为我们挣到了三个名额,而天宇城自己拥有一个跨国传送阵消耗了一个名额,剩下的两个就正好是戒律之城的那个传送阵和雾岛的那个。

    这两座例外的跨国传送阵实在是因为这俩地方都是特殊地域,我不希望别的玩家从这里中转,所以不得不修建独立的跨国传送阵以便于让其和其他城市处于基本独立的状态。毕竟跨国传送阵和一般传送阵不一样,它并不能被强行突破,安全性要高出很多。

    我们行会拥有跨国传送阵,这个是我们行会在战斗中获得的奖励,因此我们可以建造,而韩国和俄罗斯的行会貌似都没有这样的奖励,也就是说他们都不能建造跨国传送阵。可是,他们之间的联合决定了他们需要一种快速沟通的方法。因此,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们就想到了这种变通的方法。在两国之间的某个地方修建两座紧靠在一起的城市,然后以这两个城市作为跳板。假设一个玩家打算从俄罗斯的一座城市到达韩国的某座城市,他要做的就是利用俄罗斯境内的任何一个传送阵或者传送卷轴直接到达这边的这座俄罗斯城市内,因为它们都是俄罗斯领土范围内的城市,所以只算是普通传送。等这个俄罗斯玩家到达这个城市后,他要做的就是徒步穿越五百米的国境线进入韩国境内,然后利用这边的韩国城市的传送阵传送到他需要去的城市。

    这种中转方式显然是不如我们的跨国传送阵效率高的,但比起以前的方法来说,这个方法毕竟是快多了。除了两次传送带来的时间延迟之外,需要增加的仅仅是跑出两座城市的时间加上中间那个五百米长的间隔带而已。这可比大老远的徒步跑到国境线在穿过去要简单多了。

    既然知道了这两座城市的作用,那么我们就可以断定,这里应该是可以找到线索的。因为这是个枢纽城市,韩国玩家的那种超级炸弹如果真的是从俄罗斯运过来的,那么它就只能是从这里运输的。所以,我们在这里找到线索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当然,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必须先把这些炮台都给端掉。

    清理炮台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麻烦事情,毕竟守卫炮台的都是普通玩家,而且其中还有一些是技术兵,根本没有都少战斗力。这种情况下我们在城墙上简直就是砍瓜切菜一般的一路畅通无阻,根本就没有人可以稍稍的阻挡我们哪怕是一秒钟。而且,随着阿芙洛狄忒和克利斯缔娜的加入,我们的亲扫过程也是越来越快。

    不过,这种好时光在我们清理掉了城墙上的最后一个炮台准备去城市里搜集线索的时候就结束了,因为对方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中缓了过来,大批的高级玩家和npc涌现了我们开始对我们进行死缠烂打一般的攻击。

    因为我们说好了是分头行动,所以清理完炮台之后大家就分开了。拉达曼提斯和阿芙洛狄忒他们那边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我这边反正是一团乱了。那些冲过来的人根本就不是在和我打仗,他们有的人根本连兵器都不拿,就是举着个盾牌往我身边冲。

    “我擦,这是要干什么啊?”看着那一群冲过来的盾牌手我真的不知道这帮人是要干什么了。要说用盾牌手抵挡我的进攻的话,那为什么看不到配合攻击的剑士或者长枪兵?对方总不可能只用弓箭手和法师对付我吧?

    虽然心里很疑惑,但我手上可是一点不慢,看着冲上来的一个盾牌手,我直接跳了起来一脚踢在了他的盾牌上端,盾牌的顶部立刻向后倒下,当的一声砸在他的脑门上。那家伙被撞得头晕目眩,摇摇晃晃的往后退了两步就倒在了地上,而我则是借助这一脚的力量向后飞去,越过背后一名重盾手的盾牌,一脚重重的踩在他的盾牌顶端。

    本来这种一人多高的重盾就非常的有分量,即便这些重盾手一个个都是举重冠军的身材,要举着这么个东西移动也是很费劲的。我现在突然一脚踩在盾牌顶上,这就等于是在盾牌上又多加了一个人的重量。这样打的重量对方根本就扛不住,手中的盾牌直接咣当一声插进了地面,不过并未倒下去。不过,这种时候盾牌倒不倒其实也没多大意义了。站在盾牌顶端的我直接一步跨过他的盾牌踩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双脚一夹他的脑袋,身体猛的用力一扭,咔嚓一声那家伙的脖子就转向了一个不正常的角度,而后当我跳离这家伙的时候,他的尸体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轻松解决掉两个盾牌手,我正准备在这种高度上攻击附近的人冷不防的旁边却是突然飞过来一根粗大的弩箭,逼的我不得不低头从一个家伙的脑袋上跳了下去落到了地面上。虽然一般的弩箭我不怕,但刚才飞过来的这分明就是之前我曾追踪过的那个玩家发射的那种攻城弩一般的弩箭。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现在有事情要忙,我一定会去研究一下这个技能的来历的。这已经是我第二次看到这个技能了,而且使用这技能的不是一个人,这说明这技能不是唯一的,之前我得到的答案可能存在什么问题。当然,对方已经答应加入我们行会成为雇佣军,所以我也不着急问这个事情。

    被逼到地面上的我还没来及再次跳起来,周围的重盾手便毫无顾忌的一下子全都围了上来。看到猛冲过来的盾牌手,我干脆将永恒一抽,照着冲的最快的那家伙就是一个下劈。永恒剑就仿佛划过一块豆腐一般一闪而过,那面厚达一寸的盾牌与后面的盾牌手一起化作了两片向着两边倒了下去。事实证明以防御著称的重盾在我的永恒面前并不比一般的盾牌好多少。

    一剑劈了一个重盾手之后我立刻就向着他所在的方向冲去,试图利用这个空隙逃脱,但结果相当让人郁闷。我才刚冲到那家伙所站的位置,对面立刻又有两个重盾手跳了出来挡住了我的去路,而就在我想要回身寻找机会的时候才发现后面的重盾手已经围了上来将我的后路全部堵死了。

    这些家伙竟然在我的身边组成了一个盾墙,只不过这个堵墙不是对外而是对内的。四面盾牌墙组成的一个封闭的空间将我跟框在了正中间,除了头顶上还有个洞之外,根本就没路了。但是,我知道一旦跳起来绝对会被那种攻城床弩一般的武器再度攻击到,而且后面肯定还有法师存在,所以飞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好主意。早知道当初下来的时候不应该把夜影收起来的,至少夜影的机动力可以保证从这些人脑袋上蹦过去。

    尽管被围在了盾阵中心,但我也没觉得这是什么必死结局之类的东西。看着逐渐压上来的盾阵,我直接将手中的永恒剑一抖,哗啦一声永恒剑突然就散了开来变成了鞭剑形态。猛地将手中的鞭剑形态的永恒挥舞起来向周围一甩,鞭剑瞬间划过周围一圈盾牌,伴随着一阵金属撞击声,这些盾牌全部变成了一地的碎金属片,而我自己则是迅速的冲了上去,趁着后面的盾牌手还没来及补位,赶紧撞入了人堆之中。

    本来我以为这样就可以脱离对方的无赖打法了,谁知道这些人居然这么不要脸。就在我冲入人堆之中连续干掉几个人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突然扔掉盾牌一把抱住了我的腰。

    感觉到背后传来的巨大压力,我直接一抬手臂,哗啦一声,两手手肘后面同时弹出两柄雪亮的逆忍,跟着我双肘猛然向后一顶,两柄逆忍全部捅入了后面那家伙的两肋之中,跟着我胳膊一动,那家伙的两侧腰肋处立刻被开了两个大洞。

    受到如此重创的玩家当然是失去了继续抱住我的力量,只是这个家伙只是个开头。虽然我只用了一秒就搞定了这个家伙,但问题是我周围现在到处都是人,而且全都是他们的人,因此,当我成功干掉这个家伙的时候,周围立刻又有两个人扑了上俩。这俩混蛋一个抱住了我的左手,一个抱住了我的左腿,然后不等我挣扎,又有七八个人先后扑了上来全都挂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就重了好多,全身上下到处都挂着人,而且他们还在拼命的锁住我的关节希望阻止我的行动。

    虽然我的力量比这些人的力量之和都要大,但体重毕竟不如人家这么多人加一块的重量,所以重心偏离导致我向后仰面摔倒在地,而我这边还没挣扎起来,旁边突然就有个人用俄语大喊着:“让开,我来了。”

    这人显然不是喊给我听的,因此我知道这个人肯定是有什么比较强力的技能,不然这么多人都只是抱住我而已,没道理这个家伙一来别人就要给他让道啊。

    果然,这个人冲到我的身边立刻就将手中握着的一把长剑对准我的脖子插了过来,旁边包住我的几个人稍微挪动身体让出了我的脖子这个位置,方便那家伙下手。不过因为这些人的力量还不足以完全限制我,所以我们依然在地上滚动,他瞄了半天都没找到下手的机会,急的直嚷嚷:“你们倒是按住他啊!”

    “有本事你自己来,这家伙力气大的跟白熊一样,根本就按不住!”一个抱住我的人在下面叫道。

    另一个人也是跟着道:“别管什么误伤了,你尽量注意点就行,不是要害还不至于一次性致命,你尽管下刀就是了。伤到了我们不怪你就是了。”

    那人听了也知道现在不能犹豫,立刻就再次举起宝剑就要往下插,但结果就在他的剑即将刺下来的瞬间,突然就听到呜的一声凤压声,跟着就是咚的一声闷响,然后周围就是一片惨叫声,刚刚还站在我周围的敌人瞬间就少了一大片。

    “我靠,什么东西?”下面抱着我的人因为角度问题根本看不到上面发生了什么,只能大声问出来。

    一个上面的家伙大声喊道:“是紫日的魔宠,该死,这是个巨型魔兽。嗨,霍普金斯,动手啊,再迟就没机会了。”

    尽管被喊到名字的家伙立刻冲上来想要用自己那把明显比较特殊的宝剑攻击我,但此时已经明显来不及了。就在他举起那把宝剑的瞬间,坦克巨大的钩镰猛的一下横向扫过我的面前,不但将他拦腰截成了两断,还把挂在我面前的那帮人一起扫飞了出去。

    本来这些人的力量就控制不住我,现在少了一半人,立刻就让我一个翻滚爬了起来。我这边刚一起来立刻就召唤出了小凤,然后和她来了个对撞,但是我们却没有碰到一起,而是互相穿过了对方,不过我这样穿过去没事,挂我身上的那些人可就惨了。小凤可是火元素组成的生命体,那些人瞬间就变成了一对焦炭,我身体一抖,那些人立刻化作漫天黑灰飘了一地。

    “一群水蛭一样的家伙!”(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