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游戏竞技 > 从零开始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合作
    ()    “看到我很惊讶吗?”看到对方的反应我非常淡定的反问他。“当初叛乱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有这一天的吧?还是说我来的太快了?”

    “不不不,不是这个。”对方稍微冷静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你到这来是为了替天极盟算账的吧?”

    “本来是的,但现在……”

    对方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整个人都显得非常的颓废。“想笑就笑吧。搞成这样都是我咎由自取。现在一切都完了,本来想着出人头地,现在看来以后能不能混的下去都是个问题了!我知道天极盟那边是我对不起朴银会长他们,你要是想替他们讨回公道就尽管杀了我吧。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最后什么结果我都认了!”

    “你倒是放得开。”我说着直接抬腿一脚将其踹翻在地。

    之前追着我跑过来的那个玩家看到他们会长被我袭击,立刻就叫了一声冲了上来,不过还没到跟前就被他们会长伸手制止了。“别过来。”那家伙说着自己从地上支撑着爬了起来,然后看着我说道:“我怎么样都随你了,但是我求你不要再为难跟着我的这帮兄弟了。我们也只是想获得更好的生活而已,现在失败了,有什么事我一个人担了。”

    我直接上前两步一脚再次将其踹倒在地,然后不等他爬起来就一脚踩上了他的胸口将其踩在了地上。“你这个人就是太自大。有什么事情你一个人担了。你觉得自己很够义气是吗?你知道天极盟的损失有多少吗?你知道多少玩家因为你损失惨重吗?你一个人担了?你说的轻巧!就算把你剁吧剁吧卖了也不够赔偿人家的万分之一的。还你一个人担了。下次说这种话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我实话告诉你,你担不起这个事情。还有,不要擅自决定我的行动。我想干什么不是你能决定的。”

    “放开我们会长。”被他们会长制止的那家伙这时候终于忍不住叫喊着就冲了上来,他们会长被我踩在地上呼吸困难,想说话制止却喊不出声音,不过即便他喊出来估计也没用。

    那家伙一下冲到我的面前就想攻击我,但结果却是一个照面就被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挥剑的手腕,跟着我手腕一抖他的剑就飞出去了,然后胳膊一抬在空中一拉一甩,那家伙直接整个人腾空转了一圈被我猛地掼在地上,然后一只胳膊被我反扭在身后想动却用不上劲,稍微挣扎的厉害点胳膊就撕裂一般的疼。

    “会长们在这里讨论事情,你一个普通会员掺合什么?一边凉快去。”我顺手向上一提,那家伙立刻被拽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三圈半然后直接站在了地面上。直到此时他还傻愣愣的看着我,没搞清楚怎么回事。

    我也没管他,而是将目光重新转回脚下这家伙的身上。“我刚刚说的话你听明白了没?”那家伙拼命的点起了头,然后突然又愣了一下开始拼命摇头。我皱眉看着他问道:“你这到底是明白还是不明白啊?”

    “好像明白一点,但是不完全明白。”

    “那你说说看你都明白什么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我这个时候已经将踩在他胸口上的脚拿了下来。

    那家伙也不起来,只是撑起上半身坐在了地上,然后说道:“刚刚听你说话的意思,好像是不打算追究我的样子。但是我又感觉好像也不完全是这个意思。”

    “算你没蠢到家。”我退了一步就准备说给他听,结果脚下后退一步却传来了吧唧一声,感觉脚底下的感觉不太对的样子,似乎是踩到了烂泥。猛然一回头才发现脚下的地面是真的已经变成烂泥坑了,不过这泥坑不是水泡的,而是被血泡的。整个花坛隔离带的外圈都是比较高的,所以隔离带上的液体是流不出去的。当然,因为zhōng yāng的隔离带也是花坛,所以里面的地面是松软的泥土,吸水xìng很好,一般来说是不会变成泥浆坑的。但问题是,刚刚这个地方短时间内死了太多人,血水一时之间过于集中,结果不但蔓延到了我们这边,而且还把地面都泡成泥浆了。“我靠,国王你稍微注意着点行不行?别把尸体砍那么碎,血水都流过来了!”

    “抱歉抱歉,我现在注意。”国王一边继续屠杀对面的敌人一边头也不回的回应道。

    天地会的玩家一个个都是一脸古怪表情的看着我,完全被我们的反应给打击到了。不过我可没空管他们的反应,说完国王之后又转向他们会长:“刚才我说到哪了?”

    “没蠢到家。”

    “对,你这个家伙还算没蠢到家。我的意思你确实是理解了一半。我确实是不打算再对你做点什么了,因为你现在已经凄惨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让你更惨一点了。而且,我这个人是很重视利益的。只要利益足够大,对于一些不涉及原则问题的事情,我都可以妥协。如果我这次对你进行惩罚,那么对我们冰霜玫瑰盟,对天极盟,其实都没什么实际好处,顶多也就是出口气,外加炫耀一下武力而已。问题是,我们行会貌似已经不需要再炫耀武力了,所以这种事情等于是在做无用功。除了心理安慰之外,我真的是没觉得有什么实际收货。所以呢……我打算换点实际的。”

    “你想让我们帮你做点什么?”对方试探xìng的问道。

    我点点头微笑道:“孺子可教也。你们行会也就这个样子了,即便我不对你们做点什么,估计你们也未必能从这次的事情之中幸存下来。而且,你们现在的状况也确实是让我有些不忍下手的感觉。所以,不如我们换个思路。惩罚你们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那不如让你们做点什么来赎罪算了。当然,为了让你们能够积极主动的去为我们赚取利益,我也会适当的让你们得到一些好处。所以,只要你肯配合我,按照我们给出的方案行动,我保证你们可以获得一定的好处,而且以后不会再追究你们这次的行为。要是你们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出sè,说不定我们以后还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那个家伙一蹦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你觉得我像是那种很有空找你寻开心的人吗?”

    “那倒也是。”对方点点头道:“那么我愿意听候你的调遣为我们的行为道歉。”

    “你确实是个人才。”我微笑着说道:“起码你知道隐忍,比那些只会一味嚣张的白痴好多了。你放心,我们冰霜玫瑰盟和别人合作都是注重双赢的,吃独食不是我们的习惯。只要你不给我们捣乱,我就保证你们有赚头。那么现在,我们先来解决一下眼前的麻烦吧。”

    一听到这个对方立刻兴奋了起来,然后点头道:“感谢你的宽容。可是现在这个战况……难道你要调集外面的冰霜玫瑰盟会员来助战?”

    “有那个必要吗?”我抬头看了下防线前方,然后向前一挥手道:“死神卫队,冲锋。”

    “为了冥神!”伴随着一声整齐的宣誓声,我们身边突然一下就出现了一大片的死神卫队,然后这些狼头人身,穿着重甲的特殊死神卫队便直接从前排的天地会玩家的头顶跳了过去杀入了对面的**玩家群落中。

    死神卫队的死神卫士身高都在三米左右,本身手长腿长,近战的时候攻击范围比一般人要大的多,再加上这些家伙的属xìng是和我的属xìng关联的,所以虽然等级不是非常高,可是战斗力却相当可怕。最重要的是死神卫队是可以复活的,虽然复活速度有限制,但以我目前的召唤量来看,一般的战斗中基本上是死不完的。所以,用死神卫队当炮灰部队冲开敌人的阵型是再适合不过了。这些根本就不会真正死亡的家伙可以毫不畏惧的和敌人同归于尽,反正他们永远不可能真的死掉,所以他们根本就是无所畏惧的。

    对面的**玩家本来还挺疯狂,但是碰上完全不怕死的死神卫队之后他们才知道什么叫真的疯狂。第一批死神卫队几乎是直接用身体扑到了对面的人群头顶上,然后硬是用自什的重量砸出了一片能站人的空白区,接着后面的死神卫队安全不顾前面同伴的死活下雨一般跳到了这个空白区,将被扑倒的敌人和那些第一批跳过来的死神卫队一起踩死在地面上,接着这些站稳了脚跟的死神卫队开始嚎叫着向前冲锋,伴随着他们的是他们自己的召唤生物。事实上因为死神卫队自身也可以召唤生物,所以和他们作战需要的其实不是战斗力而是耐力,因为这些家伙就算打不死你也可以把你活活累死,那洪水一般的数量绝对是能堆死大部分敌人的。除非你会飞,或者实力超过他们好几个阶段,否则根本不可能从他们的攻击中脱离出来。而一旦陷在里面,其实也就离死不远了。

    随着我的死神卫队加入战斗,天地会的那些人逐渐被从战斗中解放了出来,后续的死神卫队还在不断的填入前方的街道之中,而且他们不是在防守,而是在一路向前推,并且速度非常的快。在他们那种一命换一命的打法之下,就连疯狂的**玩家都开始逐渐感觉到了恐惧。人一旦感觉到恐惧就会开始胡思乱想,而想的越多越害怕,之后就是彻底的意志崩溃。

    “会长,那些疯子开始撤退了!”一个满身是血的玩家走到他们会长面前兴奋的报告道。

    他们会长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知道他现在肯定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兴奋,于是便直接说道:“这都是小意思,你们之所以挡不住那些家伙只是因为你们还有理智,那些家伙却是已经疯了,不过要比谁更疯,没有人是我的这些死神卫队的对手,他们可是拿死亡当享受的,再不怕死的人也别指望跟他们比疯。哦对了,你们这边的防线还不止这一边,另外几处貌似问题都不大,你们不用管这边了,去赶走那些人不成问题吧?”

    “那你是不是要先休息一下,我们可以到那边的总部里详细谈谈之后的合作计划?”对方会长非常热情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道:“你们这里有机动力比较好的玩家吗?我有事情,需要他们帮忙。”

    “机动力比较好?”

    “嗯,能在房顶上跳跃前进的那种,最好还能带个人的那种。战斗力什么的当然是越高越好了。”

    “有是有,只是不知道你需要多少人啊?”

    “不用太多,三五个就行。”

    “哦,那简单。”那个会长立刻对后面喊道:“雷霆小队在哪?过来报道。”

    听到这个名字我差点没一跟头栽地上。雷霆小队?这名字未免太拉风了点吧?到底是什么样的队伍需要用到这种名称的吗?

    我这边正在那疑惑呢,那边正在休息的人群之中突然就跑过来五个玩家,一看身上的装备就知道都不是一般人,否则不会有这么好的装备。

    “老大,叫我们什么事啊?”跑在最前面的一个是个很年轻的玩家,他刚到我们面前就直接问了起来。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冰霜玫瑰盟的会长紫rì。一会你们跟着他,他有什么指示你们就照做就行了。”

    “啊?”旁边一个身高至少一米九以上的大块头问道:“什么命令都要执行吗?”

    他们会长用力点了下头道:“让你自杀你也给我立刻自杀,明白了吗?”

    “哦!”大块头应了一声便没再说什么,而其他四个人只是看着我并未搭话。

    “好了,这些人就是我们行会的雷霆小队,主要负责战场侦查,可以说是我们行会战斗力最强的小队之一了。他们应该符合你的要求。”

    我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小队。如果这家伙没有说谎的话,这种小队确实应该是非常强力的小队,因为我们行会也有这样的战场侦察小队,而且也确实是行会里数一数二的队伍。在我们行会的作战小队中战场侦察小队、BOSS战小队以及特种支援队就是并列的三种最强战队。当然,一般行会是没有特种支援队的,这个是我们行会独有的,但是另外两种小队相信大部分行会都有,只是未必是固定编制,一般都是临时拼凑的,只有我们行会和少数大型行会才会固定这种队伍的人员构成。

    这个战场侦察小队的任务主要就是在两军开始接站以后对敌方战阵之内的某些特定点进行侦查或者直接进行攻击,因为他们的战斗xìng质问题,所以这种小队往往要在大群敌人的包围之中前往目标地点,这就决定了他们要有超强的机动力保证不会被敌人缠住,还要有极强的攻击力和防御能力,否则在敌人的阵地中你一旦被某个敌人缠住那就会让更多的人追上,结果只能是被活活围死,所以必须要能在接战的瞬间就摆平你的对手,这样前面的敌人再怎么拦截也托不住你的速度,也就不存在被包围的可能xìng了。

    这个雷霆小队应该之前就是天极盟的战场侦查小队,毕竟他们这个天地会也就是刚刚从天极盟之中分类出来,不可能这么快就成立这种专门为行会战准备的作战单位,所以肯定是之前遗留下来的小队编制。

    “好了,你们会长的话都听清楚了,现在开始跟着我走,该干什么我会通知你们。”

    那几个家伙似乎都不是多话的那种人,即便是那个年轻人看起来热情一点也只是比较热情而已,并非是贫嘴。听到我的话只是点了下头就站到了我身边不再说话。这种表现让我相当满意,这是明显的职业玩家的特征,一般的玩家不可能这么的严肃,感觉这几个人身上甚至有种军人的气质存在了。虽然只是很浅的一点,但毕竟是有点那种感觉了。我估计这搞不好还是因为我们的原因,因为我们行会当初接收了不少军方派来实习的中低层军官,而我们行会又安排不下这么多人,所有很多人都被我们派到了别的联盟行会去当教官去了,结果就是在联盟行会训练出了一大帮军队作风的玩家。这几个八成就是其中的一份子了。

    确认他们明白了该做什么之后我就直接张开翅膀用力一拍就飞了起来,不过我没有飞高,而是落在了旁边的建筑顶上,下面几个人看到我上了房顶也跟着纷纷蹿了上来。我看到他们跟上来之后立刻就转身沿着街道旁边的房顶朝着前方飞了过去,那些家伙知道我的意思是让他们跟上,于是纷纷踩着房顶跑了过来,速度勉强能跟得上我飞行的速度,还算比较不错。

    越过一长排的房子之后我们就到了一座房屋的顶上,而后我一收翅膀便落在了房顶边缘的一处挑檐上。后面那五个家伙比我慢一步落到了我的周围,也不问我干什么,而是整齐的低头看向了我看向的位置。这个反应让我稍稍惊讶了一下,这素质明显比之前遇到的那些韩国玩家要强出不是一星半点啊!我甚至感觉身边跟着的是自己行会的jīng英战队的感觉,完全不像是个普通行会出来的普通小队的感觉。

    虽然很惊讶这五个人的战斗素质,但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伸手快速的做了几个手势。跟在我身边的这五个家伙嗖的一下就全都蹿了出去,两个玩家轻巧的跳到了对面的房顶上,然后借助墙壁反弹从两座建筑中间的夹缝下到了距离地面只有三四米高的地方停在了那里,跟在我身边的另外三个家伙猛然砸在了街道中一个正在高弹阔论的家伙身边,这个家伙被声音惊动,猛然转身,结果这三个人却是什么都不说,中间那个大块头上来就是一个野蛮冲撞将那家伙直接轰飞了出去,另外两人则是挡住了那家伙身边几个玩家的围攻。

    三人一击得手之后也不恋战,转身就跳上了旁边建筑的二楼窗口,双手一搭窗框借力一个上蹿立刻就到了三楼,然后在下面玩家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三个人直接就上了房顶,而与此同时那个被撞飞的玩家还没落地就被之前停在房屋夹缝处的两个人一下给接在了手里。两个人配合默契的在那家伙脖子后面一敲,然后其中一人转身就往高处爬,另外一人抓着这个昏过去的目标像玩杂技空中飞人一样先从自己裤裆底下向后一甩,然后等力尽之后反向甩过来猛地将其抛上了头顶一层的高度,而上面那个玩家则是同样的动作接住他立刻再次往上扔。此时之前爬楼的三个人已经到了楼顶,直接接住被扔上来的目标扛起来就跑。

    下面的那群人看到刚刚还在对自己演讲的家伙被人绑走了立刻就开始上窜下跳的要追,只是上面那帮人动作太麻利了,从他们跳下去开始到把那家伙扛跑整个过程一共只用了八秒,这么点时间不少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动作快的也只是追到了房子底下,根本没来及爬楼。不过看到上面那五个家伙跑了之后下面的人总算是都反应了过来开始准备追击,只是他们还没启动我就对着下面丢了一个爆裂火球下去。我的目标是对面房子底部的一个窗口,火球窜入建筑内部立刻爆炸,然后就是四处乱飞的建筑碎片和烟尘,下面的人群瞬间就停止了追击捂脸转身抵挡飞来的碎片。

    这就是高手和一般玩家的区别。刚才那些飞出去的碎片其实没有多少杀伤力,如果是高手,这种时候只要稍微用胳膊挡一下眼睛部位就可以继续往前冲,等冲出随便飞shè范围就基本没问题了。虽然身上会被碎片击中,但其实伤血微乎其微,根本可以不做计较。但是,普通玩家没有那样的意识,他们还是按照正常人的反应,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自我保护,结果确实是没有受到伤害,但也把敌人追弄丢了。

    我这边扔完火球之后也不再站在这边看着了,直接张开翅膀飞向了那五个家伙离开的方向,不一会就追上了他们。

    “你们当过兵?”我一落下来就直接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几个人没有任何惊讶的反应,显然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犯错误了。刚才我只是用手势命令他们下去抓捕那个目标,并未说话,而我用的手势却是部队里的手势,作为普通人他们不可能看的明白,但很显然他们不是普通人,因为他们不但明白我的手势意思,而且配合的极端默契,这完全就是城市特战队的标准,比起大部分正规军都要强出一大截,可能比起jīng英特种部队也不弱多少了。

    果然,五人中唯一的女xìng玩家点头说道:“我们以前都是部队里的,具体番号什么的恕我们不能说明,反正都不是一般部队就是了。退役之后也找了些工作,但是你既然会那个军用手势就应该明白,我们这些人在军队里除了杀人什么都没学会,可是我们也不想去当杀手或者打手,所以你也知道,大家的rì子都不怎么好。后来有个以前退役的同事说进游戏里面当职业玩家蛮好赚的,我们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进来了。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挺不错的。我们在部队里学的那些东西在游戏里虽然很多都不能直接用,但基本上都是类似的东西,稍微变通一下就能发挥作用,而且我们的很多技巧都被系统设别为自创技能,不但给了很多奖励还有额外属xìng,战斗力比一般人强多了。”

    “你们原本就认识?”

    “不是,我们是游戏里认识的。”那个大块头说道:“大家在游戏里互相发现对方都是部队里出来的,配合什么的比较省心,然后大家就组队一起杀高级怪做任务弄装备换钱,再后来遇到朴银会长招揽就进了天极盟。她出的钱比我们做任务赚的多。”

    “那你们怎么又跑到天地会来了?”

    “因为这边给的更多。”

    这个回答还真是直白,不过这倒是省事了。我直接笑道:“你们的战斗意识挺不错,有没有兴趣再换个老板?”

    “那要看您开的价格是不是有吸引力了。”那个女xìng玩家笑着说道。

    “你们现在的价码是多少?”

    “每个月两万水晶币。”

    “每个人?”我惊讶的问道。

    “不,我们一共。”那个女xìng玩家说道:“我们都是先集体拿钱,然后按照大家这个月的消耗把开销先报销掉,剩下的部分再根据大家的贡献分。不过一般都是平均的。除非某人这个月有特殊贡献会多拿一些。”

    我在心里算了一下,这个数字还算合理。两万水晶币,那就是二十万人民币,他们一个月的消耗算上装备的维修以及药品什么的,不考虑新装备购买的话,应该五个人五万人民币就顶天了。剩下的十五万五个人分,每个人每月工资等于是三万人民币。韩国的物价比我们高不少,但是三万人民币一个月已经不算很少了,再说这个还是工资。他们在游戏里不可能一点额外收入都没有,也就是说他们每个人每月至少三万多人民币的收入。这个收入在现在的韩国来看,应该算是平均线以上的收入了,有钱人算不上,但绝对不穷了。

    “看起来天地会还是挺看中你们的,不过这个价格和你们的战斗素质比起来其实还低了一些。”我稍微想了一下就说道:“我有两个选择给你们。第一个,成为我们冰霜玫瑰盟的雇佣兵,我每个月给你们三万水晶币,纯的。你们的消耗我们行会全包,三万水晶币是你们的纯收入。但是,其他的所有东西我们行会不会再管你们,你们需要什么要自己花钱买。给你们的任务你们要执行,只要尽力,完成不了不怪你们,任务中除了任务目标之外,其他额外收入你们zì yóu支配。这个方案你们看如何?”

    五个人稍微讨论了一下之后才由那个大块头问道:“那另外一个方案呢?”

    “另外一个方案就是你们加入我们冰霜玫瑰盟,享受jīng英玩家一样的行会福利待遇,当然行会会员的责任你们也要承担。每个月我额外支付你们一共一万水晶币。”我说到这里看到对方要说话,赶紧抢先道:“先不要忙着拒绝。我们行会还有些东西你们不清楚。在我们行会是有内部任务的,也就是一种悬赏任务,任务给出的奖励有现金、装备、道具、行会贡献度之类的不同奖励,你们可以自己选择去完成任务赚钱。我们行会的玩家基本上都是靠这些任务赚钱的,而且我保证我们行会玩家过的都不错。所以,你们想要哪个选择?”

    “让我们先讨论一下可以吧?”

    “当然。”

    得到我的同意后这些家伙立刻凑在一起开始激烈的争论了起来,然后他们居然有一个人下线了一小会。反正也不着急,也就没管他们,而是先去研究那个被弄晕过去的目标去了。这个家伙其实就是一个煽动**的家伙,也就和我之前抓住的那俩是一样的存在。之所以要抓这些人一是我想搞清楚那些背后黑手的真正目的,另外一个目的也是顺便平息这些**。这些玩家就是煽动sāo乱的人,只要他们不在了,那些**的玩家很快就会反应过来恢复正常。

    这次抓到的这个家伙显然也不是什么硬骨头,所以很快就被我问出了不少东西,只是结果和之前得到的信息大致差不多。这些人其实不过也就是个小卒子而已,对方不可能和他们解释事情的前因后果,能告诉他们的都是需要用到的信息,所以这些人知道的东西真的是少得可怜。不过,从这些人的嘴里多少总是可以掏出一些东西来的,所以我才会出来抓这些人。

    这边的这个家伙审问完之后我就将其直接干掉,然后再次回到了那边的雷霆小组身边,这五位显然是发生了很大分歧,他们之中有人想要第一个方案,有人要第二个方案,意见不能统一。

    看到他们在那里完全商量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干脆说道:“你们要不然这样吧。首先你们先按照第一种方法给我干一个月,然后再按照第二种方法给我干一个月,第三个月的时候你们自己告诉我你们要哪种方法,然后我们就按照那个方案执行。这样总没问题了吧?”

    “成交。”

    虽然给出了两种方案,但我觉得他们最终其实全都会选择第二个方案,因为我们行会的任务真的是非常好赚。这个任务之所以这么好赚的原因就是我们行会的任务都不是单个玩家执行的,基本上都是有专门的人组织,所以效率什么的都很高,而且因为我们行会的后勤支持比较好,玩家在得到了行会里的各种福利的便利之后,完成任务往往非常简单,这就导致他们的任务完成速度很快,一个月可以接好多任务,再加上这些任务给的酬劳都很多,自然赚的就非常多。等他们五个明白了我们行会任务的强大之后,保证他们都会选择第二个方案的。毕竟这个方案比第一个方案赚的多多了。

    这边五个人最终全部同意了加入我们行会,但是我没有打算把他们带回艾辛格。现在这段时间韩国这边正是缺人手的时候,当然让他们先在这边帮忙了。

    搞定了他们五个之后我们又去抓了好几个被收买的玩家,结果问到的东西都是大同小异的,最后我也放弃了继续抓捕这些人的打算,反正也没太大收获了。

    完成了任务之后我让五个人先去和他们会长报告一下,然后办理退会手续,之后再加入我们行户,而我则是顺着心灵感应向着城市外面飞了过去。

    之前在去见天地会的会长之前我曾经让飞镖跟踪过一人,而现在我能感觉到飞镖已经追到了城外去了,我现在就是在朝着那个方向前进。我估计那家伙大概是意识到了自己被跟踪了,所以正在跑路,因为我感觉飞镖的移动速度非常快,而他在跟踪那个人,也就是说那个人的速度非常快,不然飞镖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往前冲。

    虽然对方移动速度很快,但那只是相对一般人来说的。我骑着夜影比他快多了,很快就追上了飞镖。在收回飞镖之后我也看到了那个玩家,他此时正在一片山林之中穿行,而且跑的是跌跌撞撞的。他的脸上有很多道红sè的伤痕,伤口都不深,但数量很多,我一看就知道是飞镖干的。估计这家伙发现飞镖之后就要下线或者传送,结果飞镖上去攻击他让他进入战斗状态,结果就被限制住了没法直接下线或者传送。当然,他要是强行下线也是可以的,只是那样的话下线的知识他的意识,他的身体是不会下线的。到时候我不管是杀他还是做什么,他对没办法,所以他不敢强行下线。至于说传送……那个是需要时间的,而飞镖的攻击虽然不能把他怎么样,却可以打断传送,因此他不管怎么传送都不会成功。

    看着那家伙现在慌乱的样子,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家伙和之前的那些煽动玩家的人并不一样,他没有出现在人群之中,也就是说他的任务不是煽动人群,但是可以肯定他不是天地会一方的人。那么,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有。他在发现自己被追踪后就开始试图下线或者传送走,而失败后他不是想着战斗,而是在跑。那么,他要去哪呢?

    这些问题让我非常的好奇,但是看这个家伙的样子貌似短时间内他是不可能跑出太远的,而要想知道他要去的目的地,就要一直跟着。可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在他后面看他跑路,所以我打算使用一个比较快速的方法。当然,这个方法稍微有点冒险,不过我觉得问题应该不大。

    趁着那家伙还处于战斗状态之中的时候,我直接就让夜影带着我冲了出来。那家伙本来并不知道我已经到了,他只是一直被飞镖攻击,并未看到我出现,所以他就以为我只是让魔宠追杀他而已,现在看到我之后立刻就让他吓了一跳。不过这家伙也只是吓了一跳而已,他在惊讶之后立刻就转什端起了那支看起来没啥特别的弩弓对准了我这边小心的戒备了起来。

    他并不傻,因此他知道,在我面前逃跑一点意义也没有。他的速度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所以他才摆出了战斗姿态。他其实根本就没指望能抵挡我的攻击,他很清楚自己不是我对手,之所以摆出这个姿态只是在知道跑不掉的情况下又不想束手待毙而已。

    “怎么不跑了?看来你是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啊。”对方根本不接我的话,只是端着弩瞄着我一动不动。对他的反应我非但一点不生气,反而是非常的高兴,因为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只幽灵虫正在草丛之中快速穿行。这里是山林,地面上到处都是乱石、落叶和齐腰深的杂草,可以说这种地方的隐蔽物太多了,要想在这里藏身非常的容易,尤其是对一只虫子来说。现在,趁着这家伙全部的注意力都被我吸引的机会,那只幽灵虫正在绕行一个大圈,从后方接近他。而我则是若无其事的继续和他调侃。“你不要害怕。我不是想要追杀你,只是对你手里的那个努很感兴趣而已。”

    对方对我的话依然是毫无反应,但是我却是一点都不介意,继续道:“之前那些飞向我的床弩一样的弩箭就是你shè的吧?看你手里这个东西也不像是能发生那么大的箭矢的样子,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你是有这样的技能,还是说你的这个弩上带有这样的属xìng?”

    对方看着我,依然不动不回答,不过此时我的幽灵虫已经爬到了他背后不到五米远的地方。

    千万不要小看我的幽灵虫,他们的身体虽然不大,但是速度其实并不慢,要不是因为怕声音被对方发现,我甚至可以让幽灵虫飞起来。而只要幽灵虫飞起来,他们的速度甚至可以和普通人小跑的时候速度相当。这个速度其实已经并不慢了。

    看到那个幽灵虫已经接近到足够的距离了,我又再次说道:“我知道你因为我的魔宠之前攻击你所以不相信我的话,这个其实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当时有急事,不能来找你,可以我又怕你下线或者传送走了追不上,所以就让魔宠阻止你下线或者传送。攻击你也是没办法的。不过你应该也注意到了,我的魔宠的攻击的力并不高,我知道这个不会让你受多大伤害的。我只是想知道一下你的那个巨大的弩箭到底是怎么来的,只要你告诉我,我保证立刻放你走。”

    “你真的肯放我走?”对方这么长时间以来终于说话了。

    我尽量和蔼的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当然。我的话向来是算数的。你可以打听打听,就连rì本人那么恨我,他们也没说过我说话不算话吧?所以我的信誉你可以放心。只要你告诉我你的那个巨大弩箭是怎么回事就行。”

    “是个特殊属xìng。”对方忽然说道:“我的那种巨大化的弩箭是一种特殊属xìng,我只要使用弓弩类武器,发shè出去的箭矢都会自动获得倍化增幅,具体变多大由属xìng等级决定。现在我只能让箭矢变成小型攻城床弩的大小。好了,我说完了,可以放我走了吧?”

    我微笑着点点头:“你使用传送卷轴吧。我保证这次不打断你。反正传送卷轴没法追踪,你传送走了自然我就追不上你了。再说你传送到下一个城市之后完全可以用传送阵再往别的城市传送,多跳转几下,即便是我也追不上吧?”

    对方点点头算是认可了我的话,然后小心的单手继续端着那个弩,另外一只手小心的拽出了一根卷轴用嘴巴咬开了上面的绳子,期间眼睛却一直不敢离开我这里。

    我看着他的滑稽样子笑着道:“你就算拿着那个东西又能把我怎么样?你还是放心的用两只手拆吧!我说了放你走就是放你走,不会赖账的。我真要反悔,你拿不拿武器其实根本没区别吧?”

    对方大概是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他和我的实力差距太大了,他防备不防备我其实根本没意义。既然没用,他索xìng也就放下了弓弩,然后直接撕开了卷轴。在传送卷轴启动后他就紧张的一直盯着我,但是却没有举起那个弩来,反正他也知道那东西没用。不过,直到最后他出现在另外一个城市的传送阵中的时候,他都没等到我的突然袭击,这个结果让他稍微愕然了一下,然后就是一阵劫后余生的感觉。

    事实上就在他兴奋的庆幸自己跑掉了的同时,我也正在高兴,因为他不知道,有一只不起眼的小虫子正趴在他的背后跟他一起偷渡了过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