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游戏竞技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 有陷阱
    “挡住他!”对面的人一看到我冲过来立刻就迎了上来企图挡住我,但是一左一右扑上来的两个家伙跟我一个照面就被拍到了地上,跟面冲上来的第三人一看情况不对就像用技能先挡一下,没想到被我一招无双龙切法切掉了他的类法术技能,跟着就是一个膝撞定在了他的面门之上。

    看着我一秒之内就ko了他们三个同伴,剩下的人就不淡定了。其中一个战士直接从真红面前撤离由附近的人架住真红,他则是迅速的冲到了我的面前,然后挥起手中巨剑就朝我脸上招呼了过来。

    “别挡路。”

    “挡的就是你。”那家伙将长剑一横试图阻拦,结果我落在他面前之后永恒剑立刻一个上挑将其逼退,接着加速就往前冲。那家伙看我突破了他的防线立刻就从侧面靠上来企图阻拦,不过一道黑影闪过之后这家伙面前瞬间便多出了一个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来,直接挡住了这个家伙的追击路线。

    那人看到我的分身第一时间就是愣了一下,但他愣我的分身可不会发愣,直接就是一剑刺了过去。对方虽然将巨剑横在面前试图阻挡我的分身攻击,但是我的分身却使做了个出人意料的行动。他在看到对方举剑格挡之后丝毫也不犹豫紧接着就是个下蹲、扫腿,然后补刺。被一腿扫翻的那名战士在失去平衡之后立刻章法大乱。玩家毕竟不是格斗家,在身体失去平衡之后就没法再保持战斗姿态了,因此我的分身这一剑几乎是没费什么事情就直接贯穿了对方的咽喉,一剑封喉。

    “该死,这都是什么人啊?怎么战斗力这么强?”对方看到战士被干掉,剩下的人便萌生了退意。本来在我出现之前他们也就是勉强能挡住真红她们三个而已,现在一上场就干掉了四个人,实力对比自然就出现了严重倾斜,而且更重要的一点事,就在我消失在洞口之际,那边的地穴入口处又冒出来两个人。

    本来已经备击落洞底的克利斯缔娜在松本正贺的帮助下又飞了上来,现在我方不但战力恢复如初,而且还多了个人,对方却是损失了四个人。这双方实力一增一减之下胜利的天平自然发生了严重倾斜。

    洞内的情况先不去管,单说我这边。刚冲出洞口还没适应外面的光线就听到嘭的一声闷响,跟着就是一阵呼啸声,然后一股巨大地冲击力便将我震的往后连退数步,要不是摸到了洞壁扶了一下,我就险些直接倒下去了。而且,即便是我硬挺住了,着巨大的力量似乎依然没有要消失的意思,继续在持续的推挤我让我后退。不过,这种力量来的迅猛,去的也快,前后顶多也就是三五秒的时间哪力量便像它们出现时一样突然消失了,而此时我也适应了外面的光线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

    现在,我的眼前事一片草地——一片由无数根颤动的箭杆组成的草地。

    地面上当然不可能长出羽箭的箭杆来,这些都是从天上射下来的羽箭,而之前我听到的那声震动声,就是几万张弓同时松开弓弦的声音,而我之前之所以会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是因为有太多的箭命中了我的身体,以至于它们汇聚起来的撞击力居然将我硬生生的向后推了一米多远。不过,相比之我现在的心情,显然我的敌人们要更加惊讶一些,因为,就在刚才,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个人顶着他们的箭阵被射中了起码三四百支箭,但结果却是这么多箭无一能够穿透进去,不是顺着铠甲滑向两侧就是直接撞断在铠甲上。

    虽然我刚才因为突然的光亮问题没有看到自己被箭射中的情形,但是看着一地的断箭我也大概猜到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真没想到对方居然准备了这么多人手,而且好像知道我们要从这里出来一样,不但里面有一群高手阻拦,外面居然还有个几万人的箭阵在等着我们,整个就好像是一个陷阱一样。

    不管对面的人准备多么齐备,我们的任务反正是必须完成的,所以我必须冲过去。不过,就在我适应了外面的光线刚刚准备往前冲的时候,突然就见前面的队伍后方某个位置闪了一下,跟着我整个人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轰进了洞里。

    洞内因为战力出现倾斜,加上我们这边占据素质优势,所以双方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搞定了剩下的几个敌人的克利斯缔娜她们几个正准备追出来就看到我整个人从外面飞了进来,而且因为躲闪不及,连真红和松本正贺都被我带了一下,两个人打着旋翻滚了出去,还好他们都是物理防御比较高的类型,所以虽然摔得挺狼狈,倒是没造成多大损伤。

    “咳咳……我靠,老大你被什么东西打啦?”重新爬起来的松本正贺和真红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的两条腿在空中乱蹬,而我的整个上半身一直到屁股全都插进了后面的墙壁之中。要知道这可不是人造的砖石结构房屋,转头再硬那也不如石头硬,何况我们背后这个事山体内部经过山体压力挤压过的岩石,硬度比混凝土也不遑多让,我能把半个人都嵌进去,这得多大力量啊?

    “呜呜……沽禄唔住啦……”

    “老大你说什么?”真红凑上来问道。

    松本正贺直接一把抱住我的腿一边拉一边道:“老大是说把他拉出来!”

    “这个简单。”真红没有去拉我,而是直接上去一拳就轰在了墙壁上,跟着我周围的一大片墙面都整个崩裂,我也突然一下从墙里蹦了出来。

    “老大你没事吧?”金币跑过来看着我问道。

    我郁闷的拍了几下身上沾的石粉,跟着又直接从胸口位置撕了块金属饼下来当的一声扔在了地上,然后才说道:“他奶奶的居然在门口摆了门大炮,还好我机灵开了魔法盾,不然这下起码干掉我一成的血量!”

    “我靠,一发炮弹才干掉你一成血量,还要是你不开魔法防御的前提下,老大你现在防御到第到多少啦?”

    “具体数字没数过,各种装备和基础属性杂七杂八的加一块应该过百万了。”

    “我说怎么上次拿训练剑砍你都不破防的!”金币在一边抱怨道。

    “行了行了,我们还有东西没追回来呢,都站这干什么?还不赶紧去追啊!”

    我这么一提醒大家才突然反应过来。不是因为我们行会的人都不靠谱,而是因为他们习惯性的觉得只要有我在,那就什么事情都不算个事了,所以这帮家伙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虽然没有紧张感,但是正事大家还是知道的。听到我的话真红立刻第一个冲了出来,松本正贺本来是反应最快的,但是被我给拉住了。刚才我已经发现了,和我们战斗的不是npc,而是玩家,而且全都是一个行会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行会名称什么的全都被隐藏了,系统战斗记录只显示攻击数据,对方资料什么的全都是一排问号,啥也看不到。不过,只要知道对方是玩家就行了。因为外面是玩家,松本正贺的身份就不能暴露,因此他必须启动斗篷进行伪装。话说回来多亏玫瑰准备周到,不然松本正贺现在就没法参战了。

    因为这一耽搁,动作最快的真红第一个就冲出了洞口,然后没等我们跟上就见她又飞了回来,而且紧跟其后就是一片密集的炮弹飞了进来。克利斯缔娜瞬间张开防御结界,但是下一秒就被击穿,对方使用的明显是破魔弹药,虽然贵的离谱,但是效果显著。不过,炮弹在击穿了魔法结界之后还是没能伤到克利斯缔娜,因为她的完全体形态已经展开了。进入元素化状态之后她几乎是免疫一切非魔法伤害的。炮弹只是物理伤害,对她也有杀伤力,但是微乎其微。

    因为克利斯缔娜的防护结界削弱了炮弹的力量,所以金币得以施展道术张开了一面大旗遮住了洞口,接着飞进来的炮弹就好像遇到了磁石一样全都自动拐弯朝着旗帜所在的位置飞了过去,但是它们只要一接触到旗帜立刻就会消失在旗子上,可见这东西根本不怕炮弹攻击。

    虽然被克利斯缔娜和金币各挡住了一部分炮弹,但现场也不是没有漏网之鱼,好在剩下的炮弹已经不多,我和松本正贺都不是一般人。松本正贺直接启动了光明结界,进入他身边的炮弹都被高温气化,而我比他可厉害多了。之前那是没准备,现在又准备了我才不怕炮弹呢。永恒被我舞得好像铜墙铁壁一般,所有撞上来的炮弹全都被我切成了碎片嵌进了两侧的墙壁纸中。

    等拦截住这一波炮弹之后我们赶紧又回到了洞内,结果整看到真红摆出了一个发射龟波气功一样的姿势定在那里,而在她前伸的双臂之前居然顶着一发炮弹。之前真红虽然被命中了,但是没有像我一样被打中胸口,而是用手接住了这发炮弹,所以她虽然被炮弹的动能硬给砸回了洞里,但至少她没有像我一样嵌进墙里。

    “哇好烫……”我们刚一进来真红正好完全卸掉这发炮弹的动能,随后她就发现手掌好烫,赶紧把炮弹扔下来用手在地上拍来拍去降温。

    松本正贺看她没事就转过来问我:“外面这么多大炮,我们一会怎么出去啊?”

    金币直接抢在我前面一拍克利斯缔娜的肩膀道:“世界第一炮台就在我们身边,咱们还怕他们那几门小炮?”

    “哦,我把这茬忘了!”

    就像金币说的,有克利斯缔娜在我们才不怕大炮呢。稍微准备了一下之后克利斯缔娜便进入了完全体形态,背后巨大的蝶形元素之翼猛然张开,强大的元素潮汐瞬间便聚拢而来,我们甚至可以直接用肉眼看到彩色的光带从洞外汇聚而来。

    和我们在洞内的安逸不同,外面的人看到这光带可是着急了。一名玩家凑到身边的另外一个玩家身边问道:“会长,他们是不是要放大招啊?这样我们恐怕拦不住啊?”

    “拦不住也得给我拦住。这是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那人说完想了想又补充道:“让正对洞口的那部分人员离开,对方在洞内往外攻击,射击角度受到限制,就算是大招,顶多也就能袭击到这一条直线上的人,我们让开这条线从两侧攻击,我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尽管对方说想看我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但是我们却根本没打算玩花样。计谋什么的是实力不足的时候拿来辅助的,既然已经可以碾压了,费那个劲干什么?

    就在对方让开了正面通道准备拦截我们的二次突围之时,突然就见洞口逐渐变的亮了起来,一种五彩斑斓的光芒照的洞壁异常的漂亮,即便那其实不过是几块石头,看起来也如梦似幻,感觉超爽。

    本来那守在外面的指挥官看到这光芒便立刻抬起了手准备让大炮开火,反正洞口就在那里又不会移动,而我们也只能从那里出来,所以只要掌握好时间差,他们就可以做到百发百中。不过,就在这名指挥官举起手准备下令之时,他确是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好像被人拉住了一样,虽然还是能抬起来,但是却好费好大的力气,而且动作也慢的要命,就跟慢镜头一样。不,有这种感觉的不光是他的收,甚至于他的全身,连眼睛都收到了一样的压制,感觉就好像整个人掉进了粘稠的泥沼之中,你的每个动作都被粘稠的泥浆所阻碍,不得不降低速度。

    就在这名指挥紧张的努力让自己动起来之时,前方的洞口却是非常缓慢的飘出了一个美丽的身影。一对巨大而华丽的水晶蝶翼之下是同样的全身闪着梦幻光泽的,带着粉红与淡紫色调的华丽装甲,巨大的金色魔法阵在脚下缓慢旋转,无数肉眼无法分辨的超小型魔法阵仿佛一个个金色的光点在周围环绕,那一刻,众人感觉自己的呼吸好像都停止了。

    可能是因为整体结构太过巨大儿繁琐,所以克利斯缔娜的动作非常的缓慢而优雅。就好像那刻意保持淑女形象的公主一般,动作轻柔而美丽,虽然缓慢,却并不让人着急,只是觉得她很从容。

    不过,在克利斯缔娜保持从容的同时,对面的人可就从容不起来了,因为他们全都遇到了那个指挥官一模一样的问题。全身就好像陷入了泥沼之中,哪怕是移动一根手指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而且速度还慢的令人发指。

    一名早就拉开弓弦的弓箭手努力的松开了手指,但是,本以为会飞速射出的羽箭却在他的面前表演了一回什么叫从容。却是,那支箭很从容,它在被松开之后并没有马上飞出去,而是缓慢的跟着弓弦一起收缩,并向前移动,但是这个速度却相当的慢,尽管比人的动作快多了,可是以一支箭来说,这个速度却太慢了。

    只见那支箭用了近一秒多才从弓弦上飞出去,然后保持着这种每秒三四米的速度缓慢向前移动,与此同时周围的弓箭手手上的羽箭也是陆续飞出,只是速度同样慢的惊人。那些每秒只能移动三四米的飞箭就好像一群缓慢的飞虫一般逐渐升空朝着克利斯缔娜飞去,而对方则是在看到这些箭的同时就已经开始向上飞了起来。尽管她的动作也不快,但比起这变的弓箭手什么的可是快多了,起码照这个速度她完全可以轻松闪开那些羽箭的攻击,甚至于她还有空数一下前面到第有多少支箭在飞。

    眼看着对方准备升空,一名炮手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之后总算是拉响了炮绳,然后就见那枚炮弹直接从炮口飞了出去,而且,让人欣慰的是这次的炮弹明显比弓箭快多了,起码相比之那些还没飞到三分之一路程的羽箭,这些炮弹却只用五秒多一点就跨过了二百多米的距离飞到了洞口。只不过……为什么可以看见炮弹?

    众人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炮弹明显也被减速了,只是因为炮弹本来的速度就比羽箭要快,所以看起来好像它速度很快的样子。五秒多才飞了二百米,一秒才四十米。以人类的奔跑速度来说这个算很快了,可炮弹用这种速度飞行比较蛋疼了!

    虽然炮弹的速度明显降了很多,但对方总算能看出来炮弹可以在克利斯缔娜飞起来之前命中她,所以他们多少还有点安慰。不过,就在他们以为可以干掉,至少也能再把对方逼回洞内之时,一道金色的身影却是先一步冲到了克利斯缔娜面前,然后抬手一拳就轰在了炮弹的侧面。

    正常来说一个人用拳头去大炮弹,即便打中了也是他自己倒霉,不过,如果这个人换成身穿真武套装的红月那就不一样了。人家的拳头是可以开山劈水的。这里的开山不是指的用拳头击碎石头,这里的开山就是字面意思,是可以把一座山打穿的意思。相比之一座山来说,一发炮弹显然要弱小很多了。所以,意外发生了。炮弹直接被一拳砸飞,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伤害作用。哦不对,它伤害了,只不过伤害的是自己人,因为斜飞出去的炮弹落进了侧面的防线之中,结果砸死了不少人。

    之前在完全没有任何辅助的情况下真红都可以双手接炮弹,现在这个状态下就更不用说了。其实这种状态是克利斯缔娜的一种领域,叫做时间掌控。这个领域的能力就是同时降低领域范围内一切物体的时间流速。当然,因为玩家的身体在现实世界,所以克利斯缔娜没法让玩家们的意识也慢下来。不过,意识虽然没慢下来,身体却使可以慢下来的。所以那些人才会觉得身体好像掉进泥潭之中了,行动受阻。其实他们的行动没有受损,只是变的很慢而已。

    当然,如果只是把大家都变成龟速,那克利斯缔娜的这个领域就未免太垃圾了一点,而事实上这却是个非常牛叉的领域技能,因为它使用的是倍化不对称减速,也就是克利斯缔娜和领域中的敌人的速度下降比例不一样。这个东西实际上的倍化属性比利是一比四,也就是克利斯缔娜的速度每下降一倍,则敌方目标下降四倍。目前以克利斯缔娜的能力,极限下降倍数就是三倍,也就是说刚才克利斯缔娜的速度是她正常速度的三分之一,而对面那帮人,包括他们射出的箭、打出的炮弹,都只有正常速度的十二分之一。所以那枚原本可以每秒可以飞行四百八十米的炮弹速度才会降低到每秒四十米,这个速度实际上是原本速度的十二分之一。

    事实上克利斯缔娜的这个领域并不是光对她自己和敌人生效,而是对领域范围内的一切事物生效,相对的我们几个也在范围内。但是,因为这是领域能力,所以是可控制的,因此,我们不用像敌人一样降低到十二分之一速,而是只要和克利斯缔娜本人一样降低到三分之一速就ok了。

    以我们这帮人的属性,即便降低速度到原本的三分之一,好像也就只有克利斯缔娜自己会降低到普通人的速度状态,而我们即便是降低到原本速度的三分之一,那也比普通玩家的正常速度还要快,而且不是快一点,而是快很多。至于克利斯缔娜那么慢,这个主要是因为她不需要快。作为有着世界第一炮台称号的超强塑能系法师,速度什么的都不用考虑了。不管遇到什么敌人,她只要用魔法暴雨把对方淹没就行了。毕竟以她的攻击输出,不想点办法绕开正面火力,即便是我也没法顶着她的魔法攻击靠近她。而以她的能力,只要拉开距离,敌人就死定了。

    在真红一拳打飞了一发炮弹之后,我和已经使用伪装斗篷变成我的样子的松本正贺一起冲了出来,之后是金币。对面的敌人虽然被减速了,但这么长时间总算是有不少人成功拉响了他们手里的大炮,于是一大片炮弹先后朝我们飞了过来。但是,因为速度下降的厉害,这些炮弹对我们基本上都没有杀伤力了。我和松本正贺就好像在玩羽毛球一样拿宝剑当拍子,左一个右一个的把那些炮弹大部分击落在地,而更多的炮弹干脆就被我们直接忽略了。毕竟那些炮弹本来的射击路线就打不中我们,要是速度快我们来不及反应说不定只能凭感觉把所有炮弹都拦下来,现在炮弹这么慢,我们完全可以看清楚哪些炮弹不会碰到我们,然后就不用去管那些炮弹了,只要把会撞到我们的那部分击落就行了。

    一轮炮弹完全结束之后,对方的箭雨终于也到了。不过,原本要是正常速度的箭雨,说不定我们还会稍微有点麻烦,但是现在这个速度,那就完全不叫问题了。

    每秒四米的羽箭,这速度都还没有现实中的人类跑步速度快,对我们来说那简直就跟停下来差不多了。要不是因为数量太多,我们完全可以做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境界。不过,即便是有这么多密集的羽箭,我们也没费多大事,直接在箭雨中寻找比较稀疏的区域,毕竟对方的人即便站成规则的方阵,可羽箭飞出来之后总是会偏一些,这样有的地方箭雨就会比较密集,而另外一些地方就会出现空挡。我们要做的就是走进这些空挡位置,然后拨开其中偶尔夹杂的有可能命中我们得个别箭支。

    发现己方发射的箭雨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对面的那帮人立刻又开始准备发射第二轮,而炮手们自然也没闲着,都忙着装填准备再来一次。但是,就连他们的炮弹都慢到这种程度,原本就需要二十几秒的装填过程,现在又怎么可能还按照原来时间完成?的确,减速十二倍并不是说原本需要二十秒的装填时间会变成二百四十秒,毕竟身体速度慢下来之后精度就会提高,因此动作实际上是加快了,只是因为速度慢,所以还是会超过二十秒,而且是严重超过,只是不至于用到二百四十秒。可是,即便他们提高一倍,能在一百二十秒内完成,那也是两分钟了。我们有可能给他们两分钟时间准备吗?显然不可能。再说他们两分钟也根本来不及装弹。

    从一开始就在往上飞的克利斯缔娜压根就不是准备躲闪那边的羽箭,她飞起来是有自己的任务的。当她完全升空之后,一个红色的魔法阵便突然在她面前出现,同时开始逐渐亮起直到发出耀眼的光芒。这个过程很缓慢,对方也在利用这个时间准备反击,但是,就在那个魔法阵完成之后,所有敌人却突然感觉压制他们的力量消失了。

    一个被人从背后拖住还在努力往前跑的人,要是后面的人突然不拉他了,而是反过来往前推,你说他会怎么样?现在的情况差不多就是如此。克利斯缔娜在完成了自己魔法的瞬间就把减速领域给关掉了,并且同时启动了加速法阵。同样,这个法阵不会加快人的思考速度,但是会加快物体时间的流速,只要你的脑子跟得上,其实你也可以跟着一起加速自己的全部行动。

    不过,刚从减速领域出来的敌人们完全没想到下一秒就进入了一个两倍速的加速领域,身体完全适应不了这种突然地变化,很多人都出了错。有人把手里的弓拉断了,有人装炮弹结果把炮弹扔了出去,还有人往前跑,结果直接左脚踩右脚。但是,他们的失误其实根本无关紧要,因为,就在他们的前方三十度角位置,克利斯缔娜的魔法阵已经开始了它的死亡表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