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游戏竞技 > 从零开始 > 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七章 松本正贺的野望
    “这是我干的?”我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东西直发愣。

    “确切的说是你和松本正贺一起干的。”军神的回答相当的肯定。“根据我的计算,你们两个人瞬间爆发出来的攻击数值似乎超越了某一数据上限,进而产生了连带反应。我估计你们可能是把整个通道附近的自然空间中的魔力能量都给引爆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破坏力。”

    “我们把空间中的魔力给引爆了?”

    “差不多是这样的。”军神解释道:“《零》的世界中可以使用魔法,所以说空间中肯定是存在魔法元素的,而就像铁在通常情况下是可以防火的一样,空间中的魔法元素也是相对稳定的。但是在温度上升并达到某一临界点时铁其实也是可以燃烧的,而且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铁的燃烧过程其实相当猛烈。空间中的魔法元素应该也存在类似性质,在通常情况下它们是相对稳定并可以被法师们吸收和使用的,但是当你们释放的魔法威力超过某一临界点的时候,空间中的自由元素便会被点燃,然后就发生了刚才那种情况。”

    “那是不是意味着……”

    “想都别想。”我还没说完就被军神直接打断了。“在你被炸死的这个过程中我已经计算过了,点燃空间魔力使其失去平衡至少需要瞬间引爆两个你的能量上限,也就是你和松本正贺使用超级技能时的瞬间能量之和刚好达到了那个标准的下限,所以说如果需要人工引爆自由元素,那就必须要有两个你以上的能量输出。目前我们能控制的能量发生器中输出功率最大的就是艾辛格移动要塞底下的那部超级武器,不过其发射功率距离那个下线还差百分之三,而那东西其实是系统奖励,我们没有研究和拆解的能量,所以暂时没办法增强其输出。”

    “除了那东西,我们的其他设备呢?”

    “除了那部超级武器,其他设备的最大输出都只有需要输出的三分之一不到,即使增大输出也达不到要求,而且我可以很肯定的推算到结果,即使我们能制造那种武器,其消耗的能量源也绝不是我们承担的起的。简单点讲就是制造极端困难,而且资金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

    “这样啊!那就算了!啊对了,战场那边的情况如何?”

    “你和松本正贺交战区域半径三十公里内的有生力量几乎全军覆没,更远一些的区域根据不同人员的位置和防御情况有部分伤亡。我目前可以确定的最远的一处直接死亡人员是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扔出来的岩石砸死的,该人距离你们当时的直线距离是一百零三公里。可以说你们两个产生的爆炸已经超越小型核武器了。”

    “好家伙,威力还真够大的。”我想了想问道:“我刚才接到了大量误伤报告,是不是被炸死的本行会人员都算到我头上了?”

    “不算你头上算谁头上啊?”一个略带气愤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了进来。

    “孔雀?”看到来人的样子我都被吓了一跳。眼前的人确实是孔雀冥王没错,不过印象中华丽有如女王一般的孔雀现在却搞的跟落汤鸡一样狼狈,不断头饰和身上的铠甲乱七八糟,竟然连头发都有几处烧焦了的痕迹。“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搞成这样啦?”

    “你还好意思问我?”孔雀冥王气冲冲的跑到我面前说道:“我刚接到通知就赶到国家通道那边准备增援你们,结果我前脚刚到后脚就听到一声巨响,还好我反应快用神力铸造了防护屏障,不然现在就成没毛的孔雀了!”

    “啊?这是被我们炸的?”

    “废话,你觉得除了你们那个大爆炸有谁能把我打成这样?”

    “啊!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忙不迭的跟着孔雀冥王后面道歉,好在孔雀也没真打算和我计较,简单的抱怨了几句后便将话题转回了正事上。

    “你们这次大爆炸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也全非坏事,至少国家通道现在算是彻底被攻下来了,而且连附近的日本城市都不用再打了,全被你们两个给一次性报销了。”

    我尴尬的说道:“本来我也就是打算拼一记大招好跑路的,谁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啊!哦对了,玫瑰他们那边还好吧?”

    “暂时没事。”孔雀说道:“你把日本人都给报销了,他们就算复活回城重新整队也得要点时间,再说仗都打了一晚上了,该攻下来的城市基本也都攻下来了,攻不下来的都是硬骨头,再多耗一天估计也攻不下来几座,还不如把部队都撤下来重新分配下任务。”

    我点点头道:“那我们还是先去见玫瑰他们吧。把各行会的部队都先召回来,刚占领的城市也要增加防卫力量,以免被日本人反扑。”

    “好的。”

    带着孔雀冥王一起到达支点城的指挥中心外,刚一推开那道厚重的隔音门便听到一阵仿佛菜市场一样的噪音扑面而来,险些将我又给冲了出去。重新进入房间放眼扫了一下现场,我们行会的领导层几乎都已到场,不过噪音的来源却不是我们这边的人,而是其他中国行会的领导人员,此时他们正分成好几帮在那吵个没完。

    “孔雀。帮个忙。”

    孔雀冥王向前走了一步,然后打了个响指,房间里瞬间便静的落针可闻,很多人还以为自己的耳朵或者喉咙出了问题,纷纷在那捏着嗓子或者拼命揉耳朵,当然,那样做什么效果也不会有,因为他们的耳朵和嗓子根本没出问题,之所以听不见声音是因为孔雀冥王的“沉默”法术生效了而已。

    安静下来的众人很快便发现了问题不在自己身上,跟着他们的目光便全部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有些比较聪明的看到我挂着的表情就知道我不高兴了,所以这些人都明智的安静了下来不再说话。当然,这个世界上总是不缺少没脑子的笨蛋,尤其以我们国家的人口基数来说这种人更是不少,他们看到我之后竟然想要跑过来拉住我给他们评理。我当然不会去理他们,孔雀冥王作为我们行会的加盟神族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该干什么,那几个人还没跑到我身边孔雀冥王便对着他们一抬手,那几个人立刻倒飞了出去摔的淅沥哗啦,附近的其他行会会长一个个都忍着笑肩膀在那耸动个没完,但是他们都明智的没敢出声。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我对他们客气那是给大家面子,以为这样就可以和我没大没小的乱说话那就纯粹是嫌命长了。

    终于走到了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之后我伸手做了个下压的姿势,下面的各行会会长中比较聪明的都立刻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比较笨的虽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但是看到别人都坐下来之后也反应了过来迅速做了下来。

    看到众人做定我便示意孔雀冥王取消的“沉默”,然后说道:“首先请大家保持安静,我知道之前的战斗有点混乱。放心,我会给你们机会说你们想说的事情,但是现在请先保持安静听我说。”看下面的人都没什么反对意见我便接着说道:“很好,那么我先说下国家通道这边的情况。首先必须告诉大家的是你们进攻的城市遭到日本妖魔的袭击不是因为我们行会没有吸引住日本人的行动,而是因为日本领袖鬼手信长的个人问题。可以说这家伙做了个很愚蠢的决定,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暂时挽救了某些日本城市,但从整体战略上来说他却输掉了整个日本,所以我可以向各位保证,日本不是问题,它迟早将属于我们。”

    听到我的保证一些比较着急的行会现在也算安定了下来,毕竟我之前说的话都兑现了,所以他们对我的信誉还是很放心的。

    “好了,解释完之前的情况,接下来说下其他事情。可能你们之中很多人还不知道,就在十几分钟之前我在日本挂掉了一次。”我这话一出口下面立刻骚动了起来,不过很快便被我压了下去。就像现在的松本正贺在日本人心中的地位一样,我也是中国人的底气。我的不可战胜可以让众多中国玩家安心的去和外国行会战斗,尽管我甚至都不大可能去支援他们作战,但只要想到自己国家有个别人打不败的高手他们自然就会有股子信心爆发出来,这纯粹是心理作用,但不得不说有时候这东西比实际的增援更加有效。现在听说我被击败了,那些中国行会的人自然是惊讶不已的,如果我失去世界第一的位置,受到打击的肯定不止我一个人,对整个中国的玩家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大家不要惊慌,我虽然被干掉了一次,但并没有被击败。实际上我和对手拼了个玉石俱焚,而且还连带着坑了好几百万人,所以这次挂的并不亏。”

    “请问下你是和谁拼出这个结果的?是鬼手信长吗?他似乎没那个实力啊?”一个行会的会长出声问道。

    “不是鬼手信长,是我们之前的老对手松本正贺。”

    “松本正贺?他不是被赶下了日本领导者的位置了吗?”

    “他确实是被赶下了台,但他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套非常强力的装备,现在的战斗力已经强到可怕的地步了。在不召唤魔宠的情况下我依靠自己的主体战斗力可以和他拼个旗鼓相当,当然,我的特长是魔宠而非自身战斗力,召唤魔宠之后他肯定是不如我的。”

    “你为什么这次还拼了个两败俱伤?”

    “因为日本人有一种强化类的物品可以大幅度提高玩家的战斗力,在使用那个东西之后松本正贺的战斗力可以达到和我召唤魔宠后相等的水平,但是那个东西本身是有数量限制的,一共就那么多,用完也就没有了,而且在今天的战斗中我已经把那玩意给敲碎了,而且还抢了一部分下来。现在松本正贺手里大概还有三分之一不到的分量,估计也用不了几次了。”

    另外一个会长立刻道:“既然你抢到了一大半,那下次他用你也用是不是就不会再被击败了?”

    “那恐怕不行。”我说道:“那个东西的使用方式我不知道,所以没办法发挥作用。不过一来我和松本正贺正面碰撞的机会恐怕并不多,二来他借助的是外力,在灵活性和持久上肯定是比如我的。这次是不了解情况,下次再遇到类似情况我完全可以和他拖时间,只要过了那东西的有效时间胜利就是属于我的。所以你们大可放心,我这个金字招牌还是和以前一样,在特种战力方面我们不输任何人。此外,今天我和松本正贺战斗时还发生了点意外……”我将爆炸的事情说了一下,并给他们看了军神刚搞到的实况录象。等他们都看完之后我才接着说道:“鉴于我和松本正贺的碰撞有可能引发这么严重的爆炸,我想松本正贺也会尽量避免和我的碰撞,毕竟现在是我们在进攻日本,如果再发生这种事情被爆破的只能是日本人的地盘,我们并不吃亏。退一万步说,就算松本正贺敢和我一直这么拼下去,我也不怕。今天的爆炸虽然让我挂了一次,但是因为瞬间干掉了好几百万的日本部队,所以我反而还升级了,现在我有1732级,松本正贺的具体等级我不知道,但是肯定不会超过一千二,就算我们两个用等级对拼,等我降到一千级他都快变新人了,到时候是个人都能干掉他,哪还用的到我出手?再说我也未必每次某会被他拼死。”

    听完我的解释众人也终于放心了不少,毕竟这样想来我的胜算确实比松本正贺大很多,只要小心点一般也不至于出太大问题。

    “好了,之前的问题就说到这,现在给大家点时间,如果各位还有什么问题可以举手,我点中了才可以发言。”

    虽然之前众人好象群情激奋的样子,但大部分都是想搞清楚之前的战斗到底是怎么回事被突然叫停,现在我说了这么多大家也算知道了原因,所以还想说话的人已经比之前少了很多。

    “烟雨,请你先说吧。”虽然说是举手发言,但是规则自然还是先从重要的大型行会开始的,那些小行会一般也能理解这种选择,毕竟人家是大行会,说的问题一般也相对重要一些。

    被我点到之后烟雨就直接坐在那里说道:“我想问下之后的战术安排是怎么样的?我们这里的大部分行会都已经将计划中的第一阶段应该打下来的城市都攻下来了,那么剩下的城市怎么办?还有那些没有成功占领城市的行会要怎么办?自负盈亏吗?”烟雨的话其实等于是为大家问的,所以听他问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这边,显然大家都很关心这些问题。

    “烟雨的问题可以说是大家的共同问题,这个我来一个一个的解释。首先是之后的战术安排。其实我自己现在都不知道具体安排是什么,战略计划我已经决定了,但是具体战术安排我们行会的参谋团还在做,所以暂时没办法告诉各位。我只能告诉你们战略上的安排是这样的,各位先尽量控制住已经占领的城市,因为这些就是日本的各大交通枢纽和战略重心,它们就相当于日本人的命门,只要捏死这些城市,那日本的失败也就是时间问题而已了。至于那些没能按计划打下来的第一阶段城市,之后我会派出本行会的精英团和各位的行会协同作战将其分别打下来,如果遇到强大的阻力,比如松本正贺那样的高手出现,我也会亲自参战,所以这个方面你们大可放心。”

    听我这么安排众人也都点了点头,反正能出现在这里的人多少都懂点战略上的事情。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我们把日本人的重要城市都给控制住了,剩下的那些城市其实根本没有多少活动空间,被我们逐步压迫之后崩溃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等众人消化了一下话中的信息之后我又接着说道:“关于那些没有成功占领自己分配任何的行会,我的意见是这样的。”我一说到这里下面几个之前吵的最厉害的行会会长立刻都把耳朵竖了起来,显然他们就是那些没能按计划占领城市的行会会长了。“在说具体安排前我先强调一下,各位在分配城市的时候都是自愿的,至于你们没能打下来的城市我也看了,几乎都是油水最大的城市。你们当初也是抢着争夺攻击权的,所以现在失败了也不能怪人。我们决定没攻下城市的行会将不予任何补偿。”

    “不……”那些会长们刚发出了一个字便被孔雀冥王再次扔下的沉默给搞的集体失声了,等他们叫了半天发现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并重新安静下来我才让孔雀冥王解除了沉默。

    “刚刚我就已经说过了,城市都是你们自己选的。尤其是你们。你们分到的都是最有油水的城市,日本人在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优先对这些城市进行重点防御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你们既然选择了这样的城市就该有承担风险的心理准备。我并不欠你们什么,别的行会也不欠你们什么,没道理有好处让着你们,吃亏了还要我们补偿吧?”我的几句话立刻让那些人无话可说了,毕竟本身他们就不占理,就算狡辩也没用。见他们一个个都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我又补充道:“不过你们也不要太伤心。战斗损失虽然要你们承担,但在之后的战斗中对你们做一点点政策性倾斜还是可以的。”

    一听我说有政治倾斜那些会长立刻便兴奋了起来。“请问是什么样的倾斜?”

    “其实也不能算是倾斜,毕竟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要是把好东西都让给你们,别的行会心里肯定也会不平衡的。”我这话让原本有些不高兴的其他行会会长的表情都舒缓了下来,对此我只是微微一笑,并没在意。“你们之前的战斗确实失败了,但也不能说你们没尽力,所以接下来对剩余的关键城市进行突击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听到我说要把这些关键城市交给他们啃,那些行会的会长全都跳了起来想要说话,但是却被孔雀冥王伸出的手指给吓了回去。

    “你们先不要激动,听我说给你们听。没错,经过之前的战斗后日本人必定也会做出一些战略调整,而现在松本正贺已经再次进入了日本玩家的领导层,今后日本人的战术将不会再像鬼手信长时期那么死板了。我们认为是重点的城市日本人必然也能想到,所以这些城市肯定会成为重点防御对象。表面上看进攻这些有准备的重点城市必然会造成大量伤亡,但我并没打算把你们当成冲锋队使用。我之前说了,下一阶段对这些重点城市的进攻将有我们行会的精英团参战,所以你们不过是提供辅助和主战兵力而已,攻坚任务都由我们的人承包。”

    一名战败行会的会长忽然站了起来,但是看到孔雀冥王举起的手指吓的他又赶紧坐了回去,却把手高高的举了起来。我看了看他,然后指了一下他他便立刻蹦起来说道:“我知道这些重点城市的防御虽然坚固,但一旦打下来,里面的油水也必定是海量的。如果紫日会长愿意用冰霜玫瑰盟的精锐来帮我们拔掉一些难啃的钉子,那我们自然是不介意稍微付出些牺牲换取利益,只是这样的话冰霜玫瑰盟的付出要怎么算呢?从我们打下来的城市掠夺资源作为补偿,还是由我们这些行会出钱以雇佣的形式进行合作呢?我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就算您个人不计较,您的行会总不可能做白工吧?”

    我笑着解释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冰霜玫瑰盟既然敢出来牵头自然就不会在乎这点小小的利益。可以说我们谋求的利益并不完全相同,所以你们在乎的东西我却并不在乎。具体的说出来太多,我只能这么跟你说,我们冰霜玫瑰盟需要的是整体上的利益,这份利益无法直观的看到,但是确实会产生效益,所以我们并不是在做白工,毕竟我们冰霜玫瑰盟也不是慈善机构,不可能无偿帮你们干活的,只不过我们需要的利益你们无法理解而已。另外,我们实际上也会从城市里带走一些东西。”说到这里我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道:“我们需要城市里的图书馆和一切的非物质类财富。当然,我们不会直接拿走的,各位如果不需要我们就把这些东西搬走,如果各位也需要就由我们行会派人将这些资料之类的东西复制一份,原件归你们,我们只要复制资料就行了。这条不光是对即将攻下的城市,在座各位已经占领的城市中的图书馆我们也需要,我想这点方便各位不会不通融吧?”

    听我这么说下面的会长们立刻笑着说不会的,毕竟资料这种东西复制一下又不会少什么,所以大家也不是很计较就是了。至于说技术保密什么的,这些行会不敢,也没必要对我们进行技术封锁,因此这个顺水人情大家还是乐意做的。

    说完这个我又接着说道:“除了书之外,我们还需要各位城市里的一样东西。”见众人再次安静了下来我才继续说道:“和之前一样,这个也是针对在场的所有人的,不是单指即将占领的那些城市。”

    “紫日会长你到底需要什么啊?”有人问道。

    “npc。”我出声说道:“我需要你们占领城市里的npc。不是什么样的都要,我们有自己的选择标准。我们要的可能是战斗类的npc,也可能只是你们完全不在乎的自由npc,总之标准很复杂,我就不和你们解释了。到时候我们会派人去各位的城市里自己找,各位给个方便就行了。一旦发现我们需要的npc我们就会通知各位,然后我们再根据实际情况协商解决,我们可以支付资金、战略物资、特殊物资或者帮你们打下某座城市什么的,总之是根据实际情况现场谈判,各位到时候给我个最低价,别宰我就行了。”其实我说的纯粹就是玩笑话,别说这些行会不敢宰我,就算想宰,他们也得搞清楚我们要的具体是什么npc才行啊。我们挑选npc的标准都是保密的,他们不了解其价值就无法乱开价,只能对于失去这些npc对自己行会造成的影响去估价,这个价格肯定是无法达到这些特殊npc的实际价格的,所以我们是稳赚不赔的。

    “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紫日会长。我们现在比较关心的是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所要面对的日本人的反扑到底该怎么办?我们占领了日本人这么多城市,他们不可能一点行动没有的,一旦他们开始反扑,我们应该怎么办啊?城市太多,防御自然也会被摊薄,我们打这么多城市下来,万一守不住可怎么办啊?”

    “这位会长说的很好。”我先表扬了一下那个家伙,然后才开口说道:“不过我想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接下来的整个时期我们都将处于进攻状态,所以日本人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攻击我们的城市。如果他们来攻击更好,只要他们敢于主动进攻,那就必然会导致他们的城市防御下降,那我们就反过来进攻他们的城市,大不了看谁拆房子比较快就是了。这里是日本人的土地,不是我们的,就算占领下来了也一样。所以在这里我也提请各位注意一下,在彻底结束对日战争之前不要修缮任何不必要的城市设施,你们要做的就是攻击、占领、修城墙,其他的都别管。城市打废了我们并不损失什么,反正我们的大本营都在国内,这边的损失不会让我们丧失任何战斗力,可是日本人却不一样,没有城市就没有商业活动、没有矿产,更没有足够的补给,这对他们的整体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在我说完这些东西之后下面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一直等到掌声结束我才开口说道:“好了,现在说下之后的具体安排,我们的参谋团刚刚做出了详细的报表,请各位仔细听好自己的任务。”

    在我向众多中国行会的会张们介绍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战斗安排的时候,日本这边的各方代表也正聚在一起商量着今后的计划。

    “鬼手信长,你之前不是说我们能够一鼓作气打到中国腹地去吗?现在这算什么?”一名脾气暴躁的行会会长指着鬼手信长的鼻子大声质问着,不过他正骂的起劲,却听突然的一声金属摩擦声之后那名会长的手指突然掉了下来,附近的其他行会是首领都是一惊纷纷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鬼手信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另外一名年纪稍大的会长气愤的责问道。

    鬼手信长邪气的扫了一眼那个被切段手指的家伙和这个年纪偏大的会长,然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将刀收了回去。“实力这么垃圾也敢出来乱叫!”

    “鬼手信长,我们是你的盟友,不是属下,你最好搞清楚状况。”那个会长怒气冲冲的说道。

    “哼,我的行为还轮不到你们来评判。”鬼手信长说着便向那名会长走了过去,其中的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就在那个会长被鬼手信长的气势逼的快要坚持不住向后退了一步的时候,松本正贺突然插到了两人之间将那名会长挡在了身后。“如果你觉得他们都是小角色,那么你觉得我是那个有资格评判你的人吗?或者说你觉得这里谁有资格评判,亦或是你觉得这里根本就没人有资格评判你的行为?”

    “松本正贺,你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我并没有那么说。”松本正贺瞪着鬼手信长说道:“这里是我们大日本联合本部的会议现场,我好象记得你并不是我们中的一员吧?”

    松本正贺点点头并转身对周围的其他会长们问道:“那么你们也觉得我不是这个组织的一员应该离开吗?如果有认为我该离开的请举手,希望我留下来的就坐到位置上。”呼啦一下场上就只剩了几个鬼手信长的死忠还站在那里了。那些日本行会的会长都不傻,之前松本正贺在国家通道外和我力拼数百回合不败,最终还和我拼了个同归于尽,这让那些日本行会的会长都看到了希望,现在可没有谁愿意得罪松本正贺。再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谁没点野心什么的?虽然现在大家都臣服于鬼手信长,但如果多出一个能制衡鬼手信长的人这些会长自然是举双手欢迎又怎么可能赶松本正贺走呢?

    看到这个状况鬼手信长也知道现在民心不在自己这了,但是他的地位还没完全丢失,他也不想和众人搞的太僵,所以只是冷哼了一声便走了回去。

    松本正贺现在可是扬眉吐气了,自然是抓到机会就要损鬼手信长的。“既然大家都赞成我留下,那就是说我有权参加会议了。那么我希望鬼手信长君能就我之前的问题做出解释。你觉得这里有人可以评价你吗?”

    “你不要挑我的刺,这次的防守失礼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谁也没想到中国人会搞到和我们一样的,甚至是威力更大的魔晶蒸汽武器,而且他们还有可以压制我们的魔晶动力武器的设备,你要我怎么办?”

    “不,我想问的不是这个。”松本正贺继续揭着鬼手信长的伤疤。“之前的防御失力完全是因为中国人的战术调整以及新技术的出现,这个不怪你,我也没想在这上面说什么,所以你不要激动。我想知道的是之后的那披鬼神。”

    “鬼……鬼神怎么了?”鬼手信长当然知道松本正贺说的是什么,但是他是不可能主动承认的。

    松本正贺见鬼手信长这个表情便知道了个大概。“好,我就不和你打哑谜了。直说了吧。原本用于增援国家通道的鬼神军团为什么会跑到各个城市的防御战场上?”

    “那是我调动的。”鬼手信长理直气壮的说道:“城市是我们的根基,调集防卫力量保卫城市难道有错吗?”

    “错,而且是大错特错。”鬼手信长和松本正贺的智力水平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他想要把松本正贺骗进去,那完全就是在做梦。松本正贺很不屑的微微一笑,然后便转身对周围的众多日本行会会长们说道:“各位,你们之中虽然有些是新面孔,但大部分都是老人了。就算是新人,相信你们对紫日的冰霜玫瑰盟的了解也不会少,能做到你们现在的位置上肯定都多多少少和冰霜玫瑰盟有过接触。在你们的印象中冰霜玫瑰盟最强的是什么?”

    “攻击力。”“魔法科技。”“高级npc军团。”“魔偶。”……周围的会长们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

    松本正贺伸手制止了众人的发言。“很好,看来大家都是体会深刻啊!不过,你们都只说了表面,或者是一些旁支末节。现在我来告诉你们冰霜玫瑰盟真正的王牌是什么。在我离开日本领导者这个位置之后我也比以前清闲了很多,有时候没什么事的时候我就会反思以前和冰霜玫瑰盟交战的经过,然后从中总结出我们做的对的和不对的地方,最后终于让我找到了冰霜玫瑰盟的真正强大所在。”说到这里松本正贺故意停顿了一下,而周围的会长们也都很想知道我们行会到底强在哪里,所以一个个都把耳朵竖了起来。看大家的兴趣都被提了过来之后松本正贺便接着说道:“冰霜玫瑰盟真正的最强属性其实就是他的速度。其实以一支顶级行会来说冰霜玫瑰盟的人员编制其实非常少,在座的各位中有不少人的行会在规模上都要比冰霜玫瑰盟大很多,可是为什么我们打不过他们呢?就是因为他们的速度。冰霜玫瑰盟几乎没有炮灰部队,他们的所有兵种都强的变态,而数量却都不多,但就是因为冰霜玫瑰盟有着强大的战场机动能力,所以使得我们在和他们的战斗中处处吃亏。他们可以在我们尚未集结起来之前消灭我们的一支部队,然后在大部队赶到之前迅速撤走,我们的队伍不管怎么搞都总是在追着他们跑,战场主动权从未属于我们,这就是我们失败的原因。”

    松本正贺说完之后众人一时之间都陷入了沉思。反思了半天众人纷纷发现确实就像松本正贺所说的,冰霜玫瑰盟的强大机动力确实是战场上的制胜法宝。实力比敌人强就卡打,不行就马上跑掉,在远超一般行会的机动力下,冰霜玫瑰盟几乎从不吃亏,而日本行会对此却毫无办法。

    “好吧。就算你找到了冰霜玫瑰盟的特长,可那又和我的命令有什么关系呢?”鬼手信长打断众人的思索反问松本正贺,本以为松本正贺会就此屈服,却不知自己正中人家下怀。

    松本正贺不急不慢的说道:“不但有关系,而且关系很大。我刚刚说了,冰霜玫瑰盟的特长是速度,也就是说在开阔地带才能发挥他们的全部特长,相对的,国家通道刚好就是个极为狭窄的地段,在这种地方冰霜玫瑰盟的战斗力可谓是十不存一,正是对付他们的最佳地点,可是你却把增援调到了城市防卫战中白白的把冰霜玫瑰盟放了进来。以后没有国家通道这唯一的关卡挡住冰霜玫瑰盟,他们将可以利用自身的优势机动力不断的袭击我们的各个城市。到时候你要我们怎么办?你请来的鬼神军团是很强,但是他们会瞬间移动吗?你是把他们分开放在各个城市还是集中在一起?如果是分开的话,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你一座城市也守不住。三五百鬼神根本挡不住冰霜玫瑰盟的进攻。如果你把他们集中起来,那结果更糟。冰霜玫瑰盟只要搞清楚鬼神军团在哪里,然后专门打没有鬼神军团守护的城市就行了。以他们的机动力我们根本来不及调兵防守,几乎他们打哪里哪里就会失守,最后我们只能被中国人逼到几座城市中进行集中防御。就算中国人再也打不下来这几座城市,那又如何?让我们全日本的玩家被人家逼到几座城里像青鱼罐头一样挤在一起瑟瑟发抖吗?”

    原本还没想明白其中关键的不少日本行会会长现在终于明白过来鬼手信长之前的战略有多糟糕了,按照松本正贺的说法,这等于是葬送了日本人的未来,以后他们只能被冰霜玫瑰盟和中国各大行会势力逼的四处救火。然后他们会在冰霜玫瑰盟最擅长的运动战中被逐渐放干最后一滴血,最终等待他们的只能是彻底的失败。想清楚这一切的众行会会长再看鬼手信长的眼神都不大对了,之前好歹还知道他是日本玩家领导者,现在几乎都快把他当国敌看了!

    见众人眼神不对之后松本正贺又加了把火。“其实我说最后保住几座城市还是轻的。各位可能都还记得吧?冰霜玫瑰盟可是有座艾辛格移动要塞的,那东西下面有个对城市用的武器,一炮就能轰平一座城市。根据我以前在位时情报部门获得的消息,那个东西每次发射都要消耗巨大的能量,而能量的来源就是魔晶石,也就是说那东西每次发射都要花很多钱,因此冰霜玫瑰盟才没敢连续使用它。可是你们想想,如果我们全部被逼到了最后的几座城市里会怎么样?你们觉得冰霜玫瑰盟会吝啬那点钱而放过我们吗?以前城市多,袭击一两座城市战略意义不大,他们或许还会因为不舍得花钱而放弃,可是当我们全部被逼到一两座城市里之后,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等待我们的就是像印尼那样灭国。这是你们想要看到的吗?”

    “松本正贺,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就算我决策错误,那也不至于到你说的那么夸张啊!”鬼手信长很没底气的强辩道。

    松本正贺冷笑一声道:“我说的是不是有很大可能发生各位都是有脑子的人,心里自然也都清楚。不过既然你想狡辩,好,就当我刚才说的是错的。我就算你调兵守城是正确的决策,但是你为什么只守自己的城市却放弃重要地段的必守之地?”

    “松本正贺!”鬼手信长厉呵着将手搭在了刀柄上。

    松本正贺毫不示弱的上前一步顶道:“哼!想动武杀人灭口吗?有本事你来啊!老子跟紫日拼命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厉害呢?”松本正贺这话一出鬼手信长立刻就蔫了。之前威胁松本正贺纯粹是嚣张惯了,这会他才想起来松本正贺可是跟我拼了个旗鼓相当来着,就他那点实力冲上去还不让人家三刀两刀给剁了?

    虽然气势被压了下来,但鬼手信长嘴上依然不承认道:“就算你很强也不能随便污蔑我啊!”

    “污蔑?”松本正贺邪邪的一笑,然后冷哼道:“没人仔细去查说不定就让你蒙混过去了,但我和你可不是一路的,所以我特地派人去问了。”说到这里松本正贺打了个响指,外面的几名日本人立刻拿着一张放大的日本地图走了出来。“这是我国的作战地图,那些圆点就是各个城市的所在位置,其中以金色表示的就是非常重要的城市,那些外面画了个红色的环的城市就是这次中国人袭击的城市。不难看出来,中国人并不是在乱打,他们第一批袭击的城市几乎把所有金色的城市都包扩进去了。这说明他们是有意识的在强占重点城市。但是你们再看,那些画了黑色圆圈的城市。那些都是鬼手信长派鬼神军团保卫的城市。”停了一会等众人看清楚之后松本正贺才接着说道:“看明白了吗?没错,鬼手信长并没有保护那些本该做为第一顺位保护的金色城市,而是把他自己的直属城市和他的铁杆们的城市全给保护了起来。”

    听完松本正贺的话众日本行会的会长们几乎都快要气炸了,这和之前决策失误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决策失误只能说是工作失误,虽然不好却可以理解,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总是正确的,总要允许人家偶尔出些错啊。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完全不同了。把重要的鬼神军团调走却没有保护重点城市,而是保护他自己的城市去了,这已经不是失误了,这是在中饱私囊,这是在犯罪!众人看鬼手信长的眼神都恨不得把他撕了吃掉一样,吓的鬼手信长不断的往后退。他现在已经连辩解的胆量都没有了。松本正贺列出的东西都是公开的事情,虽然不统计出来没人能发现其中问题,但一旦抖出来,就算是普通人想要证实其中的内容都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狡辩的可能。

    从开始一直保持沉没的红莲凤凰这个时候忽然站出来说道:“鉴于以上情况我请求暂时剥夺鬼手信长的大日本作战本部总长职务,空缺由各位自由推荐,最后投票决定。”

    红莲凤凰的意见很快得到了众人的赞同,只有鬼手信长一个人颓废的坐在一边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周围也没人理他,大家开始推荐自己认为合适的人选,而鬼手信长则变成了透明人一般的存在。不过现场至少还有一个人在关注着鬼手信长,那就是松本正贺,当然,这不是善意的关注,而是混合着嘲讽和得意的关注。现在的松本正贺全身的每个毛孔都透着舒爽,从被赶下台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又活的像个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