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修真小说 > 苍穹:破晓 > 第六十九章.雪
    娘...

    不知何几曾时,娘这个字眼逐渐的开始被岳秦明和尉迟琉璃深深的锁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使得它终日都不曾见得过光亮,可哪怕他们再怎么去隐藏自己的那份情感,慕容问心依旧还是深深的扎根在了他们俩个孩子的心中。

    对于岳秦明来说,慕容问心是生他养他的亲娘,是一路教导他的母亲。而对于尉迟琉璃来说,慕容问心是她的救命恩人,更是抚养自己成长的精神力量。

    听着慕容问天的那句叹息,岳秦明和尉迟琉璃也难免的被这句普通的话语勾起了往日的回忆。这句话就如同有一股魔力,深深的撬开他们二人那紧锁的内心世界,然后又残忍的将那些美好的回忆充斥着他们整片的精神世界。

    “琉璃,你陪我去和娘说会话吧。”

    岳秦明看着师傅走的方向,自言自语的说完,便径直站起身来,扭身向尉迟琉璃递出了自己的右手。

    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大男孩,读着他眼中那一抹无法掩盖的悲伤,尉迟琉璃竟然会为此觉得一丝的痛心和悲苦。听着岳秦明那逐渐开始低沉的话语,她想也不想的便顺势牢牢的抓紧了他的右手,然后坚定的看着他,出奇的安静。

    就这样,一场闹剧的之后,两个孩子就这样彼此牢牢的拉着对方,安静的走出酒窖去了。

    随着面前的这扇木门被岳秦明从内向外的推开之后,一股寒冷的春风便猛地向他们二人的面门袭来,而在这股寒风之中,竟然还夹杂着一些春后还未彻底消散的雪花,这些飞舞跳动的精灵映射在天空之中的骄阳之下,竟然纷纷的折射出了一瞬间的七彩光芒。

    然则寒风依旧是吹的人有些刺骨的痛,随着岳秦明彻底的推开了这间紧闭着的酒窖的木门,那漫天的雪絮与白皑皑的世界便是彻底的彰显在了他们的面前。虽然此刻天上并未下雪,但是这时刻都在微微刮着的刺骨寒风,却将昨夜屋檐上积落的雪花俏皮的吹拂在了这漫天遍野之间。

    真的好冷啊。

    这便是岳秦明和尉迟琉璃瞬间的感觉,甚至于在某一次的吹拂之中,岳秦明自己明显的能够感觉得到一旁的尉迟琉璃被这股子寒风给吹的连打了几个寒颤,虽说是初春,也足以见得此刻的天气是并不温暖的。

    二话不说,岳秦明便在尉迟琉璃诧异的眼神中,快速的松开了拉着她的手,然后想也不想的将他自己身上所穿的那件灰褐色的旧棉袄脱了下来,快速的披在了尉迟琉璃的肩上,而他自己则露出了他那件已经被洗的有些泛白的青色单衫,傲然的立于这寒风之中,微笑的看着她。

    “明哥哥...你...”

    看着岳秦明此刻的模样,尉迟琉璃大为感动,但是随着这股寒风依旧肆意的刮着,她还是不免心疼的问着他。

    “哈哈哈没事,这点风倒还吹的我舒服。琉璃你也别想太多,我呀身为一个男人,天生体格就比你们女人要健壮,再加上咱们平日里习武,我早就已经被弄的火气极大了,现在这风啊,吹的我还是极舒服的,叫我说啊,这棉袄你就替我披着吧,这点雪花还冻不得我。”

    听着尉迟琉璃的话,看着她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岳秦明豪气的说着,说完之后便又拉着尉迟琉璃的手,向后山方向走去。

    可是岳秦明的话,是丝毫不会影响了尉迟琉璃的判断,因为她早就发现,她的这位傻哥哥的脖颈处,早已经是布满了鸡皮疙瘩了。

    而当二人就这么彼此依偎着刚刚穿过操场的时候,岳秦明和尉迟琉璃便发现,就在他们不远处的对面,正对着他们迎面走过来了数十人。

    真是冤家路窄啊!

    “明哥哥,怎么办。”

    尉迟琉璃看到对面的几个人后,皱着眉紧紧的抓住岳秦明的手说到。

    “哼,眼看着就要进选了,师傅明令说过,在这个时候咱们能低调就低调,能不惹事就不要惹事,哪一房的都不想在这个时候被取消了这进选的资格,哼哼,眼下这个时候咱们却跟他们遇到了,我料想这下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的,估摸着躲也躲不过去,咱们也只能遇山开路,遇水搭桥了。”

    看着与自己越来越近的这波人,岳秦明也只能无奈的说到。

    “呦,这不是咱们坊内的丧家犬嘛,怎么,这大冷的天不在自己窝内卧着,出来觅食来了?”

    而就在岳秦明与尉迟琉璃准备绕道走开的时候,一名高高瘦瘦的女弟子猛地一剑拦住了他二人欲要离去此地的路径,然后满眼都是嫉妒之色的盯看着尉迟琉璃,用一种极为酸腐的口吻大声的呵斥着他们二人。

    “你...”

    听着这名女弟子的话,顿时气得尉迟琉璃胸中气血翻涌,不仅一步探前,然后怒瞪着双眼的欲要开口。

    “琉璃...”

    眼看着尉迟琉璃就要冲动的时候,岳秦明急忙的拽了一把她的手腕,然后轻微的摇了摇头。

    “怎么,这既已发生过了的事实,还不许人说了不成?”

    看着一再忍让的二人,这名女弟子更加嚣张的开口说到。

    “不知刘师姐今日可有何事要因此喊住我与师妹二人?”

    听着这名女弟子那尖酸刻薄的语气,岳秦明强压住心中的怒火,然后冷言相对。

    “哎呦,这小公狗现在就开始护着她了呀,叫我说来,你俩可真是绝配,这大冷的天,也不怕冻死你们,还在这玩起了浪漫,叫我看来呀,你们可真是应了老祖宗的那句老话,那话叫什么来着,哦对了,那话是这么说的,骚狐狸就是矫情。”

    只听这名女弟子鄙夷的看了眼岳秦明后,又用她那嫉妒的眼光盯看着尉迟琉璃的那张秀美的小脸,然后意味深长的辱骂到二人。

    “你...无耻!”

    随着这名刘师姐话音刚落,便看到尉迟琉璃早已压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然后因为愤怒而不停抖动着自己的身躯,手指直勾勾的指着她,大声的怒吼到。

    “够了,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有什么手段,冲着我来便可,我岳秦明自当全数接下,若要是我退后一步,我便是你们的孙子。但是你们若欺负了琉璃,我是不会就这么放过你们的。”

    而就在尉迟琉璃因为愤怒而怒指着刘师姐的时候,岳秦明也因为其极度侮辱的言语而一把伸手握住他们面前的这柄拦路的剑鞘,然后狠辣的低声说到。

    “你...”

    看着岳秦明此刻的表现,刘师姐竟然被这一刻的他给吓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