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修真小说 > 苍穹:破晓 > 第四十八章.樱红落
    就这样,慕容问心怀抱着昏迷的尉迟琉璃,噙着泪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看着时不时自己的家将被萍姑所带来的的那些剑阵弟子砍伤在地,听着大厅内渐渐变得愈发频发的痛苦哀嚎,她心如刀绞。

    这些人,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普通汉子而已,而为了能在这乱世之中生计下来,为了能在这江湖之中赚的一点钱财,好拿来让他们去赡养家中的老人和襁褓内的婴孩,本来能好好活下去的他们,此刻却一个个胸怀信念,为了捍卫镇西侯府的荣耀,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毫不畏死的冲杀在了第一线。

    是什么驱使着他们,让他们在此时此刻将死亡的恐惧抛于脑后?慕容问心不知道,而她此刻唯一知道的,就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了活下去而咬牙坚持,看到这些人的努力,自己便已经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

    岳麟罡的死,对慕容问心而言无疑是天大的打击,自从嫁给了这个男人,她便彻底的舍弃了自己原本幻酒肆坊二小姐的身份,而全身心的为了这个家开始操持。平日了,岳麟罡带着那威武无比的岳家军为大华建功立业,而她则安心的躲在这个男人的身后,崇拜的欣赏着他的一切。随着岳秦明的降生,更是让她看清了这个男人的本质,更是让她为自己所做的这个决定而不去后悔。

    嫁对了,那便是一辈子的幸福,即使一辈子很短,也足够了。就如同那初春的樱花,红得鲜艳,美的绝伦,虽说花期太短,却也在这万紫千红的世界当中,华丽的证明过自己,是好好的活过一次的。

    而现在,岳麟罡深陷权势旋涡不得自拔,最终含恨。至于这个偌大的家业,慕容问心原本是无力去守护下去的,因为岳麟罡的事,早已令她心死。可是当她在此时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些家将们为了捍卫他夫君的荣耀而奋不顾身的时候,她被其深深的震撼到了。又当她看着自己那从小被自己宠溺到大的儿子为了捍卫自己骨子里的那股傲意的时候,她更是被岳秦明那矮小的身躯给惊到了。因为她透过岳秦明的背影,看到了岳麟罡的影子。

    让这些活着回去,便是此时慕容问心脑海中唯一索要坚持下去的目的。

    “青松,白雪!”

    随手将自己那一身华贵的外衣脱下,露出自己那一身紧致的内衣,然后用力的从外衣上撕下几根缎带,便将尉迟琉璃姥姥的捆在自己的怀内。待尝试着试了试其牢固程度后,慕容问心便同岳秦明一般,一跃而下,并与半空之中,朝着屋内大喊到。

    而听到了慕容问心的那句怒吼,青松二话不说,在快速的躲开一名剑阵弟子所向他劈过来的一击剑招后,一把将自己一直背于身后的一个被白布包裹的严实的剑装物体用力扯下,然后握于手中,顺势看了一眼慕容问心的位置后,便朝着慕容问心的方向用力掷了过去。

    当慕容问心刚好站稳之后,青松所向她掷过来的物件便已经飞到了她的面前。只见她极为飘逸的原地半转过身子,然后极为巧妙的顺势一把握住了这个物件的尾端,待白布被慕容问心的内力瞬间震碎,才能发现,此刻她手中,竟然是握着一把造型迥异通体雪白,但是却十分华美好看的长剑。

    “为了镇西侯府!!!”

    慕容问心大吼一声,便举剑一股脑的朝着剑阵的方向冲了过去。

    看着慕容问心此时的行径,大厅内的镇西侯府的众人则瞬间人人激昂,纷纷面色潮红,更加卖力的举起手里的兵器,举天怒吼着朝着萍姑和剑阵弟子招呼过去。

    “诛杀此女!”

    看着镇西侯府的绝地反击,萍姑面色惨白的望着慕容问心和她怀内的尉迟琉璃,同样举着手里的剑,剑指慕容问心,大声吼到。

    听到萍姑的这句怒吼,路之尧便将自己的目光快速的锁定在了这个女人身上。盯着萍姑,怒火顿时间燃烧着的内心,那股恨意,是任何人都无法去磨灭掉的。

    路之尧在闪过了一击剑招后,在任何人都没有意料的情况下出手了。即便他此刻身受剧毒命不久矣,即便他此时已经没有更多的生命和力气去守护慕容问心,即便是知道这趟下去必死无疑,他依旧是头也不回的向萍姑冲了过去。

    路之尧便是这样一个人,平日里沉默寡言,并不代表这个人冷漠无情,相反,他比任何人都珍惜友情,珍惜朋友。

    王娜、刘云军、甚至是岳麟罡。

    每个人,他都无比珍惜,而每个人,都死在面前这些人的阴谋之下。

    ......

    “从今天起,他便是你们二人的师弟了。”

    慕容轩指着年仅十余岁的路之尧,向刘云军和王娜介绍到。

    这是路之尧第一次见到刘云军和王娜,腼腆的他甚至在看到王娜的时候还涨红了脸,即便王娜比他大上近十岁。

    “师傅,他脸红了,哈哈哈哈,这么大的男人,竟然还闹红脸,简直太可笑了吧。”

    刘云军看到路之尧涨红的脸,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路之尧第一次见到刘云军和王娜的记忆。

    “臭小子,找打不是?”

    慕容轩杨手便要去打刘云军,却被路之尧轻轻的拉住衣摆。

    “师傅,不怪师兄。”

    路之尧轻声细语的说着。

    ......

    “即刻起,你带领王娜和刘云军火速前往龙蟠关,保护慕容问心,协助那臭小子,待事情一结束,就给老子把那不孝的臭小子带回幻酒肆坊。”

    慕容轩轻抿了口面前的茶水,继续说道:

    “这些年你们三个在江湖上也算颇有些地位,尤其是你,入门最晚,修为最高,为此为师是十分欣慰。可是此行凶险重重,定要当心才是。为师已经打探了番,此物乃夺天地精华的上古魔兵,断不可让其落入邪魔外道的手中。”

    慕容轩说完,便静静的看着路之尧。

    “是,师傅。”

    即将三十岁的路之尧躬身领了命令,便前去找刘云军和王娜说去了。而慕容轩则静静的望着路之尧,不忍的叹了口气。

    ......

    “我告诉你,那东西会死很多人的。”

    刘云军喝了一大口自己腰间葫芦里的酒后,蹲在岳秦明的面前,嘻嘻哈哈的吓着他,而岳秦明明显被刘云军吓得不轻,瘫坐在甲板上嗷嗷直哭。

    这下可把刘云军弄懵了,王娜见状急忙跑了过来,朝着刘云军就是一记白眼,然后蹲下来,细心地替岳秦明擦拭着眼泪,可是王娜越哄,岳秦明哭的越厉害。

    路之尧一看,随即走了过去,在岳秦明面前蹲下,轻轻的敲打了下岳秦明的脑袋。

    岳秦明眼珠子噙着泪的抬头望着路之尧,而路之尧则面无表情的轻声说道:

    “仔细看。”

    只见路之尧将一个小石头放置在自己的手心,然后当着岳秦明的面将手握成拳状,然后将拳头递到岳秦明的嘴巴边上,又说道:

    “吹口气。”

    岳秦明呆呆的朝着路之尧的拳头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路之尧随即慢慢的打开拳头,岳秦明惊喜的发现,之前手心的小石头不见了,高兴地岳秦明咯咯直笑。

    路之尧抬起头瞪了眼刘云军,而刘云军则十分尴尬的搓着手干笑着。

    ......

    眼看路之尧朝着萍姑飞奔而去,待路之尧的手掌接近萍姑的时候,萍姑瞪大双眼等待着路之尧的杀招。

    只是最简单的一招,确是最难的一招。

    一掌,萍姑便觉得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樱红落!”

    路之尧怒吼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