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修真小说 > 苍穹:破晓 > 第一百二十二章.天机谷
    天机谷,地处沧州西北,背靠玉林山脉,其占地域之广,不亚于大华任何一一座内陆小城,整座谷虽以任命为天机谷,但是其敷设范围,几乎囊括了整座玉林山脉的南边,神机天算以天机谷为正中心,并向其谷的南面、东面、东北面三个大的方向径直延伸,然后让整座谷都以扇形面积向玉林山外延伸,同时在其延伸中段加筑城墙碉楼,整座城墙又分为内外三层,外层城墙与中层城墙之间相隔少说也有数十里地的距离,而中层城墙与内层之间则只相距不到五里地的距离,至于内层城墙之后,便是神机天算真正的山门所在,而神机天算的着三道墙,便是被江湖人一直戏称的人之墙、地之墙和天之墙了。

    作为神机天算抵御外来进攻的第一道守备力量,人之墙便是那存在于天机谷最外沿的第一道墙,这道城墙全长几乎尽百里,它自南起至玉林山的壶金冠,一路顺着大扇形,横穿盘峪、天绝峪、安平峪、岷峪、杏山林后,才止玉林山脉东北面的九仙瀑布,而无论是壶金冠还是九仙瀑布,其都是坐拥着天险屏障,壶金冠的身后便是那万丈悬崖,而九仙瀑布的北侧,更是那绵延不绝的玉林山脉,瀑布的顶端高耸入云,常年的积雪都附着在其山腰之上,至于那九仙瀑布的山巅所在,更是常年被云层所遮盖住,让人们看不得其真相,又因为其从山巅留下的山泉以瀑布的行事一路九转,这才在山脚下积成湖泊,这才被当地的人们将其称为九仙瀑布,而它所积成的湖泊,也被唤为九仙湖。

    人之墙之后,在跨过了那数十里的农田之后,便能遇到天机谷的第二道墙,地之墙。这座城墙,横跨纵度已经缩小至不足三十里,而就是这不足三十里的距离,却成为了神机天算真正抵御外来侵入的第一集团,所以作为神机天算抵御外来进攻的第二道守备力量,当人之墙被攻破之后,神机天算便会安排百姓和门内子弟快速退守回第二道城墙之内,不同于第一道墙,在地之墙的面前,便已经开始有了拒马桩和层层的战壕,因为从这里开始,便意味着神机天算将要面对那些能危机到他们生命的真正威胁了,毕竟突破人之墙已经是很难的事了,除非是遇到了宛如投石器和冲击锤这般的大型攻城器械,否则人之墙其实是很难被突破掉了,毕竟神机天算除了这道城墙之外,还会在城墙上驻扎守备的弟子,他们以十二人为一班,每一班都有一个带头的班长,每天每班轮岗三次,每一座哨塔留守三班,尽管这些驻扎于此的弟子几乎都是神机天算的外院弟子,但是他们自身皆都习得了神机天算的功法武学,所遇在遇到了一般的突发情况时,一个班的力量便足以解决,除非是遇到了他们不可与之匹敌的敌人,所以当人们都退守到地之墙的时候,那边代表着人之墙被突破了,代表着战争已经到来。

    所以作为神机天算的第二道守备城墙,它承载了抵抗敌人最为猛烈的进攻的职责,所以它修筑的更为高大,在那城墙之上,已没了哨塔和碉楼,换而被神机天算建造了更多的箭孔、箭矢储备仓、战时粮食供应处、战时急救处、堆石区、堆木区、油区等等这些守备作战才会修筑的特有建筑,而在这座城墙之上的,便已经是由五行众的金部众全权守备了。

    但是既然已是爆发了战事,那么又怎么可能会有绝对的万无一失?所以神机天算又在这第二道墙的身后,筑造了第三道墙,天之墙。

    天之墙,承载着神机天算的未来,承载着他们对于生的渴望,承载着他们对于希望的坚守,所在在这座高墙之后,便是天机谷的核心所在。这第三道城墙,全长只有不足三里,呈扇形向外修建,在其最中心处,则由一扇纯青铜打造的巨型大门镇守,而这门之外则是一架石桥,石桥长五十米宽六米,桥下是一条看似很深的护城河,整个河道顺着天之墙的外沿展开,然后将整座天机谷与外界隔开,连接着地之墙和石桥的位置,则被安置了无数的暗桩和陷阱,假若是不熟悉此地的人前来,定会在此处吃亏不少,搞不好一个不小心还会将自己的性命个交进去。放眼再看向天之墙,墙上什么别的建筑都没有,有的只是光秃秃的石板和常年巡逻在上的木部众,而这些木部众,他们的职责只有一个,那就是用他们手中的连弩,射杀一切那些来自与天之墙之外的邪魔恶鬼。

    至于天之墙的后面,便是天机谷了。整座谷并不大,它依山而建,最高处的地方,能一眼将整座谷内看的一清二楚,那些坐落有致的房屋和那山间潺潺的溪水,将整座谷就这般点缀的好似仙境一般,同时也不知赵璇用了什么秘法,导致原本生于戈壁之上的天机谷内,竟然也郁郁葱葱的满是山林,而这一眼的绿色,正是与其门派对于生的理解和命运的希望相互对应起来,但是就在这般的地方,却在这连日的阴雨中,人的本性正在以极为夸张的速度在相互压抑着,并且一直在沉默中死死的等待,等待着那即将彻底为之爆发的时刻。

    看着这一眼都望不到边的高墙,看着眼前那无尽的拒马桩和战壕,李轩的脸上并无更多的表情了,因为让李轩为之畏惧的,并不是这砖头砌起来的高墙,不是这领入眼帘的无数哨塔碉楼,真正让他畏惧神机天算的,是那神出鬼没的五行众,是赵璇手中的那张王牌,那张他为了得到它而不惜挑起战争的牌,那张他做梦都要掌控的牌,那张他父亲李荃闻穷其一生也没有找到的那张牌。

    数月的围攻,在李轩看来,除了在他不惜牺牲大部分镇西军的情况下强行突破了天机谷的外层守备,将他的整个部队打到了天机谷的第二层城墙面前,除此之外他没有在这场战事中占到丝毫的便宜,俞北塘所率的五行众,就犹如那黑夜中的精灵一般,总会在自己大军守备最为薄弱的一个环节上进行袭击,而等他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俞北塘早已是带着五行众逃之夭夭了,虽说他也是抓到了一些落单的五行众,可是还未等他开始审讯,这帮疯子便率先咬破藏于他们后槽牙处的毒药,吞毒自尽了。

    李轩知道,俞北塘其实没有那么多的有生力量去正面的与自己抗衡,哪怕他们这帮神棍再能打,总不能所有的人都能一个打十个吧,而他为了这一次能彻彻底底的断了神机天算的根,甚至不惜押上自己的全部家当,就为了能达到他的目的,在他看来,如果他的密探所言不虚的话,只要是那个东西此时就掌握在赵璇手里,那么他就心甘情愿的为了拿到那个东西而放弃掉这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十五万陷阵司,与那个东西相比,这十五万的兵又有什么可惜的,而这一切的前提,便是他需要踏平天机谷,所以当他突破了人之墙后,他知道或许该到了证明他自己的时刻了。

    战争,彻底爆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