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修真小说 > 苍穹:破晓 > 第一百一十九章.有言似无言
    “世间疾苦,风雨欲来。陆锋你当真就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吗?东宫星降,紫薇天动,如若再不团结一切的话,这人间百姓的未来又在何处?”

    此地乃天机谷中在一处颇有些险要的山崖,只见此刻一名样貌极美的女子却仰着头,透过那柄油纸伞的边缘,面带愁容的望着这昏暗的天空,望着这渐渐暗沉的乌云,时不时的囔囔自语道。

    稀稀拉拉的小雨就这么滴答的落在这柄油纸伞上,然后顺着它的四周宛若花瓣一般的朝着四处的地面再摔落而下,而这名女子,就这般看似恬静的一个人伫立在这陡峭的山崖边上,享受着此时沧州的天,感受着此刻沧州的痛。

    看着该女子将自己的发髻高高的盘起,说明她早已出阁嫁为人妇,只是不知道便宜了哪家少年儿郎,而她所穿一袭皎白的长纱裙顺着美妇那如仙般的身线倾洒至地,裙尾上零零星星的编织着一些浅淡的小碎花,裙腰上看似随意的无规则缠绕着数根丝绸缎带,而在缎带之中,则细心的别着一块青铜材质的令牌,打远一看,该女子单从背影来看,活脱脱的便如那九天宫阙的仙女一般,只不过若要从美妇正面仔细观察,便能发现其实美妇双眼中所浮现出的神色却是那么沉重和不安。

    一声叹息,一阵无奈。

    “旋儿,怎么你在这里?你身子不好,莫不要被这雨水淋湿了自己,眼下咱们还未从危难之中解脱,你可不能倒下了,快随我回屋里去吧。”

    就在此时,一名声音较之浑厚的男子就这么安静的出现在美妇身后,然后温柔的望了眼美妇,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脱下自己的外衣,然后看着十分温柔的轻轻的披在她的身上。

    “你也来了北塘。”

    美妇听闻身后男子的声音后,这才缓缓的转过身子,然后温柔的看着男子宛然一笑后说到,知道此时,这才透着这还未暗沉的天,看清了她的真正容颜。清雅脱俗已不足以形容她的气质,只见她轻巧的将三千青丝柔缓盘起,却在不经意间,任由夜晚的微风调皮的吹下数根,一双柳叶般的弯眉下,却生长着一双颇有英气和韵味的眼睛,纵使这双容颜冠绝天下也不为多,可是绝美的容颜下却显露出忧国忧民的神韵,而檀口香唇微微开启,吐芳似兰,而能够拥有着这番倾国倾城容貌的人,赫然便是赵璇无疑。

    此刻的赵璇与十年前还在燕湖岛那时候相比,竟然没有一丝的老去的痕迹,甚至随着这些年的洗礼,她整个的气质都要远比十年前的自己强上更多,而如今的她,整个人更是拥有着一种给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似她就站在你的面前,可你却依旧觉得自己同她的距离还很遥远,可是即便如此,你依旧会忍不住的多去看她两眼,然而就是这多看的两眼,你都会觉得这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此时的赵璇早已成为了这沧州的天,成为了这数万神机天算子弟的天,化身为了他们心中的那不可侵犯的女神,然而就是这般的人,此刻却为了这挽救天下苍生的大计,束手无策。

    “北塘,今日谷外可有些别的情况?北塘?北塘?”

    只见赵璇将自己缩在俞北塘的外衣内,只露出自己的脑袋,然后就这么安静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轻声问到。

    此时的俞北塘早已经没了往日那般英姿飒爽的样子,此刻的他眼窝深陷且双目无神,一股肉眼可辨的疲劳从他的双眼透射而出,满脸的胡渣和他那已经拧到一起的长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早已是严重的睡眠不足和内心压力过大,但是他作为五行众的尊上,作为赵璇的丈夫,作为神机天算的门主,他不能倒下,他必须在此危急时刻挺身而出,他必须要挺起胸膛站起来,他必须要肩负起历史所给予他的责任和义务,他必须强忍着极限来去给神机天算的弟子们一种感觉,一种希望之火从未泯灭的感觉,哪怕再苦再累,哪怕风吹雨淋,他都要比任何人表现的都要坚强,这是他的责任,更是他的承诺。

    所以当赵璇轻声的呼唤了好几遍俞北塘的名字的时候,他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的媳妇刚才在叫他。

    “呵呵,璇儿你呀就放心吧,今日他李轩还未有更深的动作,眼下天机谷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璇儿你说,如果这天下当真能如你所说的那般进入太平盛世,恐怕我们也会成为这世间口口相传的神仙眷侣吧。”

    只见俞北塘温柔的望着赵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然后慢慢说到。

    “北塘,如果真的能够太平盛世,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是你口中的那神仙眷侣,可惜我们生错了年代,你我既然生在了这乱世之内,那么我们就要明白,这天下之事是错综万变的,任何的人做出任何的事都不是没有规律可言的,大预知术看似神奇无比,其实若是懂了这其中的诀窍,便不难发现,它其实就是一种统计预算的算法而已,不过可惜的是,人永远都无法胜过天,就好似这算法,计算的再过精准,也无法真的去洞悉的了这天下人,去揣摩的清楚这天下人的人心,所以我能够看得清楚,也能够猜出我们的未来,北塘你要切记,世人看不明白的世间,你一定要看得明白才行,我们既然是那人世间的眼,那么我们就有责任在第一时间看清楚这躲藏于乱世背后的阴影,它们才是我们的敌人,是我们的目标所在。”

    说到这,赵璇不免得一阵暗叹。

    “是啊,可是即便如此,这世间中人又能有几人会真正的看破此事,又能有几人会甘愿为了人间大计而奋不顾身的去牺牲自我,眼下的人们早已经被欲望所腐化,或权利、或美色、或贪念、或杀戮,又真的能有几人会参破这其中的道理所在?眼下据土行旗来报,谷外除了李轩之外,听说大音寺这次也派了三千伏虎堂来协助朝廷,眼下已经是进了沧州界了,想必这一次大音寺这帮子人,定是想要再天机谷动荡的时候,伺机夺取太机天枢,而这都不是此刻眼下最为令我感到棘手的问题,哎!”

    俞北塘听着赵璇的话,不仅学着她的口气,自哀自怨到。

    “北塘你是在说粮食的事吧,其实你不说我也清楚,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想必我们此刻的粮食供应怕是出了问题了吧,那些残存的粮食还够大伙坚持几天?十天还是八天?”

    感受到俞北塘的无奈,赵璇轻声的问起。

    “璇儿不瞒你说,粮食的的确确是出了大篓子了,眼下能够咱们人吃食的粮食,若以一日一餐来算,也仅够支撑咱们不足五日了。”

    俞北塘说罢,竟然无奈的连连叹气。

    “已经不足以支撑五日了吗,呵呵呵,世间疾苦风雨欲来,或许这便是命运所在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