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修真小说 > 苍穹:破晓 > 第九十五章.相逢即是有缘
    “假如有一天,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像这样背着我吗?”

    感受着岳秦明那结实的后背,尉迟琉璃将自己的脸蛋轻轻的贴在其背上,然后红着脸轻轻的问着。

    “你背着我又跟师傅告状了?”

    听着尉迟琉璃的问题,岳秦明不解的回答到。

    “哎呀,我说你是不是脑子不好啊,理解能力咋能这么差呢?我堂堂尉迟家的大小姐,会跟你一样给人背地里告状?我也是服了你了,你这脑子怎么就跟一般人不太一样?我说如果,如果听清楚了吗?”

    岳秦明的回答显然并未让尉迟琉璃满意。

    “哦,我还以为你又背着我偷偷去干吗了呢,吓我一跳,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都对不起我了,我干嘛还要背着你,我又不傻。”

    尉迟琉璃的解释,也让岳秦明不仅一笑,然后快速回应了过去。

    “你....行行行,本小姐受不起你的恩惠,你赶紧放我下来,别背我,赶紧的把你的手从本小姐屁股底下挪开,你个臭流氓,赶紧的放本小姐下来,看见你都觉得心口堵得慌。”

    岳秦明的答案,顿时让尉迟琉璃颇为恼火。只见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好似蠕虫一般在岳秦明的后背上来回挣扎,可纵使她如何努力的去摆脱岳秦明,岳秦明依旧还是牢牢的不松手,就这么背着她。

    “哎呀,我说你这个人吧,怎么连个开玩笑的话都听不来,还自诩智商高,我也是服了,我背,我背,我岳秦明对天发誓,以后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宠着你,护着你,不管你怎么对我,只要你一声,我就这么背着你不撒手,要是我做不到,那就天打五雷轰!”

    感受着自己后背方传来的阵阵杀气,岳秦明急忙发誓。

    “这大白天的,你发誓做什么,再说了,你发不发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才不喜欢听你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听不懂,听不懂。”

    尉迟琉璃虽说嘴巴上倔强的不行,丝毫不见她有松口之意,但是当她听着岳秦明所言之后,还是渐渐的安静下来,继续将她那极美的小脸蛋依附在岳秦明的脊背上,面带微笑的细声嘟囔起来。

    “好好好,不管你怎么说,我都听你的便是,你说东,我绝不往西。”

    就这样,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一路带笑的继续着他们的旅程。

    不一会,岳秦明二人便来到了刚才冒着炊烟的地方。这是一座看上去极为简易的茶舍,在如今的这个世界,这类茶舍极为普遍,一般都是在各大商道通路的附近,由当地的百姓开设,每隔数十里都会有这类以供行客歇脚进食的地方,而岳秦明此时面前的这座茶舍,也是如此。

    简单的木屋内,零落着数把桌椅,基本每台桌子边都纷纷的坐落着各式各样的行人,或行商的伙役,或闯荡的豪杰。而整座茶舍,除了在账台上记账的掌柜,也就三个伙计,一个在茶舍的后院劈着柴火,一个在侧厨整着锅灶,一个在屋内跑着过堂,而掌柜本人,则一直低着自己的脑袋,噼里啪啦的在拨弄着账台上那看着已经有些岁月的算盘,时不时的,还用毛笔沾些墨水,然后在账本上记录着今日的效益,而掌柜的身后,则是几坛已经落了灰尘的酒坛,也不知在那里置放了多久。

    岳秦明大眼扫了一眼茶舍后,便发现了掌柜身后的那几坛子老酒,只见他痴痴的望着那几坛酒,暗自连连吞着口水,而看到岳秦明此刻模样的尉迟琉璃,则十分无奈的的翻着白眼。

    “哎,二位客官里面请,小店有吃食和酒水,还看二位爷想来点啥?”

    正当岳秦明准备进入屋内的时候,屋内的跑堂小二赶忙一阵小跑跑到二人面前,笑眯眯的说道。

    “你们家可有牛肉面?”

    岳秦明一边拉开自己面前的椅子,好让尉迟琉璃先坐下,一边看着店小二急忙问到。

    “呦,这位爷您这不是在开玩笑呢嘛?牛乃农作用的耕作劳具,朝廷那是下了令的,私人不得随意宰杀,宰杀牛那是要掉脑袋的啊,这位爷,小的看咱还是换个别的点吧。”

    听着岳秦明所点之物,急忙把这位店小二吓得不轻。

    “哦?还有此事?倒是我孤陋寡闻了,对不住了对不住了,那就来两碗素面,一碟小菜,一盘花生米,四张大饼,哦对了,把你们掌柜身后的那坛子酒,先给我来两坛,爷我此时渴的厉害。”

    岳秦明说完,便面带笑意的静候自己的美食了。

    “等等!”

    可还未等店小二离开,坐于一帮的尉迟琉璃便开了口。

    伴随着这句话,店小二这才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尉迟琉璃的身上,原本店小二只是能够分辨得出,这二位爷定是一男一女,毕竟他混迹这郊野山内多年,这点眼力界还是有的,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面前的这位女子,竟然如此的秀丽,如此的清新脱俗,一时间,他就这么盯看着尉迟琉璃,痴痴的半天接不上一句话来。

    “就两碗素面,一碟小菜,四张饼子,那花生米和酒不要了,给我们换一壶茶。”

    看着店小二此刻这般的模样,尉迟琉璃顿时心中有气,但是出门在外的,她又不可能把全天下的男人眼珠子都挖出来不让他们看自己吧,所以面对店小二此时的反应,她也只能皱着眉,心中颇有些不悦,不耐烦的说道。说完,便狠狠的瞪了眼跑堂小二,随即扭过头去。

    “这....”

    听着尉迟琉璃的话,感受到她那语气中所夹带的威慑力和冰冷感觉,顿时吓得他支支吾吾的看着一旁的岳秦明。

    “你别看我啊,听她点的上。”

    感受到尉迟琉璃此刻的态度,岳秦明也是一阵无奈,他心里也十分清楚,对于他自己喝酒一事,尉迟琉璃是打心眼里的不喜欢,平日他也是偷偷的背着尉迟琉璃喝一些,可是一点都不解馋,现在出来了,自己还想着能好好畅饮一番,没想到自己还是太过天真了,再说了,自从二人从幻酒肆坊出来,这都快大半个月了,自己别说是喝酒了,哪怕就是闻一闻那酒坛子的香味,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当他发现这家小店还有老酒的时候,可把他高兴坏了,只是没想到...

    想到这里,岳秦明也只能将自己肚子里的那些酒虫虫硬生生的咽回去,却也无可奈何,谁让她的尉迟琉璃呢?若换做别人,恐怕自己早就砍死对方了。

    “若是不嫌弃的话,在下想跟二位英雄拼个座。”

    忽然一个声响打破了岳秦明的思路,岳秦明和尉迟琉璃便顺着声音,才发现在自己不远处的旁边,安静的站着两位男子,更确切的说,是一位青年和一位长者。

    岳秦明也不做作,行走江湖靠的便是勇气和义气,如今有人相求,断不可令人觉得生分了,所以在岳秦明听到那位青年的相求后,大方的指着自己桌剩余的两个位置,然后笑着说道:

    “不嫌弃,相逢即是有缘,还请二位英雄上座。”

    说完,便和尉迟琉璃一同直勾勾的看着二人。

    岳秦明正对面座的,便是刚才开口相求的男青年。只见他面色清秀,不似这北方面孔,一对剑眉笔挺秀长,而剑眉之下的双眼则十分有神,目光所到之处都颇有力道,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十分紧致的嘴唇,整张面孔,给人第一印象,便是一种十分有英气的俊朗书生。而该青年的着衣打扮,也十分文雅,一身亚灰色的锦缎长袍,上面用十分珍贵的丝线勾勒出阵阵暗纹,看着便是大家出身,定当不凡。而在他右手手指上,在食指与中指上,都套着一种不知是何动物所制成皮质指套,而指套上隐隐约约的会浮现出一道道伤痕,岳秦明看到此处,心中大概有了定向。

    此人定是江湖上的大家族出身,而且还是个用弓高手。

    而在岳秦明左手边的老者,则死死的盯着岳秦明和尉迟琉璃,双手握着茶杯,来回的拿着拇指摩着茶杯的边缘。

    “呵呵,兄台刚才所言极是,相逢便是有缘,在下刘熠,不知二位英雄如何称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