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科幻小说 > 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 > 193 第193章
    防盗章, 购买v文比例不足50%的小天使6小时后来看伊尔迷说:“不确定啊!”他调皮地笑了,“你竟然真的相信了,白痴。”吐舌头,我就是在逗你玩呀!

    系统虎躯一震, 他绝对不是被伊尔迷气到了,和垃圾宿主呆了这么多年,该有的免疫力他一点儿都不少, 让他惊恐到汗毛倒竖的是伊尔迷调皮的笑容, 卧槽, 真是可怕到他想把宿主的头按到马桶里。

    伊尔迷:你来啊~你来啊~小妖精有种就来啊~

    系统没有种,他连实体都没有怎么可能有【哗——】, 所以他只能在心里把伊尔迷骂个臭死, 面上却保持沉默。

    既然要回家,那伊尔迷必须要去找位于中心区的米莎女士,系统见他撤退得如此干脆利落还有点奇怪:“都走了,你就不坑库洛洛一下?”他清楚垃圾宿主的尿性, 虽然才跟着库洛洛一起干了一票, 但这绝不代表他会这么和他握手和谈, 人都走了不留点什么下来, 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伊尔迷说:“告别礼物早就送出去了, 别担心。”呵, 他轻轻地走了, 不带走一片云彩, 只留下一个大麻烦。

    已经从11区跑到13区的库洛洛一行人, 正面撞上了通缉他们的黑帮残部,不用想就知道有人把他们的撤退路线泄露出去了,跟他一起的同伴自然不可能干这种事,那么泄密的人是谁便可想而知。

    “下次一定要撕碎他!”窝金恨恨说道。

    “不急。”与他相反,库洛洛笑得一派温文尔雅,他现在也算是个小少年,穿着国中制服,还挺人模狗样的,“他现在应该也在享受我送他的告别礼才对。”

    库洛洛那个大垃圾!一路上被追杀以至于不得不东躲西藏的伊尔迷出离地愤怒了,也不知道库洛洛那个小贱人给黑帮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他们出动念能力者来追杀他,好在人就一个,如果是一般情况下他还能应付。

    但问题是现在不是一般情况啊!伊尔迷他可背着流星街深度游的纪念品,给弟弟的明日香手办是怎么都不能丢掉的,就算不送人拿出去卖了也是天价,要是碎在黑帮人的追杀中,他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库洛洛的!

    “要不你先把手办丢了?”系统苦口婆心地劝他,“带着它逃命很容易出事啊!”

    “不行!”伊尔迷一口否决,“这可是明日香的限量手办,而且还是世界七大美色之一,就算不送人卖出去也有得赚啊!绝对不能在这里丢了!”

    系统:为什么先是明日香手办,再是七大美色,你顺序是不是搞反了?

    系统说:“那怎么办啊,追杀你的可是念能力者,不是别人。”

    伊尔迷说:“凉拌,反正能跑到中央区我就赢了。”

    他早就知道念能力是个什么玩意儿,松阳给了他清晰而全面的解释,而且说得明明白白,这玩意儿开启的时间12岁为最佳,让伊尔迷能压就压一会儿,他又不是体质不好要靠念来补足的小可怜,伊尔迷的骨骼密度奇高,就算是牛犊子都没他强壮,有了这么好的先天条件,锦上添花的念能力必须要等到12岁开启啊!早了不利于后续发展,迟了不利于念量积累,要将他的潜力挖掘到最大,开念时间也很有讲究。

    同样的话他还对库洛洛说了一遍,看在这两小孩儿耐心都不错,这两年也没遇见灭顶之灾的份上,竟然就这么压了快3年。

    系统觉得伊尔迷够牛逼,明明是念能力者对小孩子的追杀,却硬生生给他耗成了长跑比赛,暗步肢曲轮番上阵,躲避对方攻击时的动作又灵活,眼看着大半个流星街都给这么跑了过去,伊尔迷却还没受到实际性伤害。

    伊尔迷冲进中央区便停了下来:“欧耶,系统,我赢了!”

    系统:你以为你是在赛跑吗?混蛋!

    他仿佛没有看见身后紧追不舍面目狰狞的念能力者,竟然一反之前的狂奔开始慢悠悠地踱步,如此悠闲的姿态,看的系统都替他着急。

    系统:“那人还在你身后,这么淡定没事吗?”

    伊尔迷还没说话,就看见半空中几道冷芒闪过,原本还在追赶他的男人蓦地没了声息。

    系统:=口=!

    伊尔迷:=v=。

    米莎女士“桀桀桀桀桀”地笑了,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突兀地冒了出来:“伊尔迷乖孙,怎么自己过来还要带个尾巴?”虽然这么问,但从刚才的出手就能看出,米莎女士一点都不介意帮她的乖孙扫尾。

    “因为,念能力者目前超过我的能力范围。”他抬头对米莎说道,“家族的判断应该也是我还不能够习念吧?”

    其实是,他早就看见了地图上的小绿点所以才停下来的,他在中央区没什么认识的人,地图上只有追杀自己的红点和身旁的绿点,不要太明显哦。

    米莎笑得更满意了,他就喜欢大孙子这样聪明的孩子,现在逞能的小鬼太多,一个一个都叛逆得可以,啧啧啧,什么都和家里对着干迟早要出事的。

    伊尔迷多好,省心,聪明,简直就是“别人家的孩子”的代名词。

    摆脱了追杀,伊尔迷终于有闲心在想别的事了,他对系统说:“黑帮竟然派了念能力者来追杀我,那库洛洛那里一定也有才对。”他心情颇为愉悦,即使库洛洛人多势众,也没有米莎这样的高手给他结尾,希望黑帮的念能力者给点力,让他吃个大苦头。

    他的快乐建立在库洛洛的痛苦之上,对方过得越不好,他就越开心。

    “回去的飞艇已经在来的路上了。”米莎女士说,“去屋子里洗漱一下,吃顿饭,然后飞艇就会到了。”

    伊尔迷点点头,然后从搜刮来的流星街特产中拿出一组首饰,虽然米莎女士自己就住在流星街,但送礼物还是一视同仁比较好。

    “之前在黑帮仓库里找到的首饰。”他说,“我觉得很适合您,米莎奶奶。”

    米莎笑了,这小子会做人,有前途!

    系统问他:“你怎么知道米莎女士喜欢首饰?”

    伊尔迷说:“我不知道啊!”

    系统:???

    他老神在在地说:“不管是年纪多大的女人,送首饰总是不会出错的。”

    系统:“……”

    受教了。

    米莎给他准备的是正常的衣服,说是为了讨好松阳,伊尔迷可是实打实穿了三年的和服,好久没有穿回便利的男装,竟让他觉得有些新奇。

    伊尔迷:“系统你看我帅吗?”

    系统:“帅帅帅,你最帅了!”

    伊尔迷:“你好敷衍哦!”

    系统:我都昧着良心敷衍你了,你还想怎样。

    他跑出去,看见熟悉的管家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梧桐。”伊尔迷比三年前高不少,但是梧桐却没什么变化,“你真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托福,少爷。”梧桐彬彬有礼,这世间上大概不会有人比他更适合管家这个词了。

    流星街果然是个出人才的地方,伊尔迷想到。

    这个世界上最忠心的人才出自于流星街,最叛逆的也是如此。

    他走上飞艇,安坐下来,开始询问梧桐:“家里怎么样了。”

    “没有异状。”

    “唔,那个孩子是叫糜稽吧,怎么样?”

    “糜稽少爷他很健康。”

    本分的一问一答,不越界但却没什么人情味。

    系统说:“你这样不行啊。”

    伊尔迷问:“咋啦?”

    他说:“当上司要有点人情味啊,要不然怎么对你忠心。”

    伊尔迷说:“我不要下属对我忠心,对揍敌客忠心就好了。”

    系统doge脸,好一个深明大义的继承人,他都要被感动到了。

    伊尔迷下了飞艇,三年未见的黄泉之门屹立在他面前。

    伊尔迷:“有点怀念。”

    系统:“怀念什么?”

    伊尔迷:“妈妈的味道。”

    系统:“……”我竟无言以对。

    基裘在监控屏幕前发出了高亢的尖叫,连听惯这声音的糜稽都忍不住捂耳朵,可见她现在有多么兴奋:“妈妈的伊尔迷!”

    全家人都积聚在监控屏幕前,看似严肃却忍不住心中喜悦的席巴,亢奋的基裘,捋胡子的桀诺,甚至连神出鬼没的马哈都窝在角落中,年仅2岁的糜稽还是个可爱的小包子,他的眼睛比基裘小一点,但形状却很好。

    这就是哥哥吗?他紧紧盯着伊尔迷,每天每天都出现在睡前故事中,资质相当优秀的哥哥,妈妈说他是天生的杀手。

    想成为哥哥那样的人,年幼的糜稽是这样想的。

    伊尔迷就是他所憧憬的大哥啊。

    伊尔迷日记:

    虽然哥不在,但是哥的传说遍布揍敌客=v=。

    女仆低头行礼,然后才一板一眼地回答道:“伊尔迷少爷他今天依旧在看有关人体的书籍。”

    在上了解刨课之后,伊尔迷对人体构造迸发出了异样的兴趣,他对于人体极有天分,仿佛自打娘胎里就知道人皮下的肌理构造,他的眼睛盯着老师手上的刀片,无论划到哪里都能想象出表皮下筋肉的纵横,闭上眼便能听见血液潺潺流淌的声音。

    这是顶尖医生会有的直觉,杀手亦然。

    伊尔迷有种天赋,他自然而然地就懂得从哪里下刀最能给人痛苦,哪个穴位可以止血,哪个穴位可以致命,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本能。

    杀手的本能,这种只存在于话本中的叙述是真实存在的。

    席巴沉吟片刻,便抛下女仆扬长而去,他想亲眼去看看伊尔迷到底在读什么有关人体的书籍。

    他的儿子并不喜爱读书,对他来说,书籍仅仅是汲取知识的途径,并不会从中得到乐趣。他什么都看,什么都学,什么都知道一点儿,但是却少有长时间在一类书籍上钻研,上一个如此让他沉溺的类目是金融,然后在席巴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刻,他就成为了揍敌客家的第一个同时也是最小的财迷。

    别问他问什么知道那孩子是财迷,当知道他评判事务优劣的标准为“是不是有得赚”开始,席巴就不得不反思自己放任自流的教育模式是否正确。

    伊尔迷坐在地上看书,顺便还认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对弯弯曲曲歪歪扭扭的通用字没辙很久了,伊尔迷看的最顺眼的是他爷爷胸前的“一日一杀”,据说是来自遗族的文字,堪称是艰涩,但他却学得很快,相反,猎人大陆的通用字却无法适应,活到现在,常用字总算是学透了,然后有大量专业术语的医学书籍还是很难读,只能靠着系统边读边翻译。

    系统:“你通用语学得真慢。”他终于找到了嘲讽点。

    伊尔迷:“天生气场不和。”

    和气场不和有个屁关系!系统对伊尔迷的说辞嗤之以鼻,他也懒得揭穿伊尔迷,便懒洋洋地问道:“你在研究穴道?”

    伊尔迷盯着人体穴位构造图研究很久了,久到系统以为他有什么新的企图。

    伊尔迷承认道:“没错。”他顿了一下,“你说这个学好了能不能隔空点穴。”

    系统不耻下问:“那是什么?”他的数据库难道又要更新了?

    “就是随便隔空一指就把人定住的特技。”伊尔迷说。

    系统懵了,他对这描述想象不能:“你从哪知道的?”

    伊尔迷惊讶:“这还需要知道?”

    系统呵呵:“难不成你天生就知道吗?”

    伊尔迷好心提醒:“有些天才总是生而知之的,比如说我。”

    系统:“……”

    多大脸?

    系统的代码又开始紊乱,他觉得如果不发泄出来自己也许会踏上自爆的末路,在检查了一遍人体构造之后便毫不留情地戳破了伊尔迷的梦想:“然后点穴并不能把人定住。”他冷酷无情地指出,“长时间扎住穴道只能改变人体结构。”

    伊尔迷很惊讶:“你竟然去查了?”

    系统:“……”感觉要糟。

    伊尔迷:“我早就知道了,我们刚才不是才读过那页书吗?”

    系统:“……”我竟然忘了!

    “所以你只是为了打破我的武侠梦吗?”伊尔迷指责,“虽然并没有效果,但你真是一个残酷无情无理取闹的系统。”

    系统冷漠脸:“哦。”我就是残酷无情无理取闹,你能拿我怎么样。

    顺便,什么是武侠梦?

    没错,伊尔迷早就知道点穴是不可能存在的,刚才随口一说只是为了逗系统玩而已,谁知道他竟然相信了,他学习这其实另有目的,系统刚才所说的改变人体构造只是其中一部分。

    伊尔迷瞟了眼摊在地上的大头针,这是他让女仆找过来的,虽然被命令的女仆一头雾水,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其实我想要的是更细的针,伊尔迷捏起一个大头针,表情明媚而有忧伤,但是这里只有这个。

    系统:“你的表情好恶心。”

    伊尔迷:“那我一定会保持的。”

    来啊,互相伤害啊!

    席巴开门进来了,伊尔迷抬头,人体穴位表还大喇喇地躺在他腿上:“父亲。”挺有礼貌。

    “嗯,伊尔迷。”表情严肃地颔首,力图营造威严父亲形象。

    伊尔迷盯着席巴,席巴看着伊尔迷,两人都不说话,玩起了大眼瞪小眼的游戏。

    系统:迷之尴尬。

    为了照顾他可怜的老父亲,伊尔迷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父亲来是有什么事吗?”

    “嗯。”还没找到与儿子相处正确方式的席巴又点头,“来看你读什么书。”挤牙膏似的,非要伊尔迷问他才回答。

    要是一般人,这对话肯定进行不下去,但是伊尔迷并不是一般人,面对他表情严肃到僵硬的父亲他还从善如流:“是与人体有关的书。”他回答道,“目前对穴位比较有兴趣。”

    “穴位?”席巴的表情终于变生动了,“为什么会研究这个。”穴位在人体结构中常常被忽视,就连揍敌客家都更加重视筋骨等构造,但揍敌客家的孩子向来早熟,而且从训练开始往往能挖掘出异于常人的才能,所以席巴对伊尔迷的兴趣很关注。

    伊尔迷心道:因为我有一个成为武林高手的梦想呀!

    好吧,上句话是骗人的,伊尔迷觉得不能像欺骗系统那样欺骗自己的老父亲,所以很正经地说道:“只是一个设想而已,大概和使用的武器有关。”

    系统:这是差别待遇!绝交!没有爱了!

    得知儿子如此上进,席巴很是欣慰,他难得和颜润色地对伊尔迷说到:“你年纪还小,先要打好基础,然后再去考虑武器,不用急于一时。”

    “好的。”对于席巴的肺腑之言,伊尔迷接受良好,完全没有在系统面前反骨仔的模样,然而这只是表面形象,他在内心疯狂呼唤系统:“系统系统,你觉得我能不能解锁新的地图。”

    系统心说你当是在玩网游吗,于是便粗声粗气地回答:“没有。”他想想觉得有点不对就问道,“你要解锁新地图干嘛?”

    “为了尝试新技能。”伊尔迷说,“我研究了半天,连配套的武器大头针都找过来了,怎么能不试验一下。”

    系统惊悚了:“你不是才答应你爸慢慢来吗?”

    伊尔迷说:“没有听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只有多实践才能找到真理。”

    系统:“所以你答应你爸的?”

    伊尔迷:“我答应他慢慢来,但是没说不实验啊!”

    这小鬼的文字解析能力简直就发展到了巅峰。

    “然而你并没有打开新地图的机会。”系统露出了冷酷的嘴脸,“你就安心在这里读书吧!”

    伊尔迷保持沉默,他没有被系统的话吓到,只是暂时蛰伏,他从大脑深处扒出一句话“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伊尔迷深以为然。

    没错,他只要好好等待机会就够了!

    然而运气一好起来就挡也挡不住,伊尔迷没有蛰伏多久,机会便送上门来了。

    揍敌客家因为是旅游景点,家族人员赏金又高,每年总是那么上百波自以为是的家伙来尝试将他们家里人一锅端了,奈何连黄泉之门都进不去。这次来的人实力还不错,夹着几个猎人,其他的虽然都是些杂碎,但是数量颇多,黄泉之门竟给他们撞开了,算是几年不遇的大事。

    席巴他们从监控里看了一眼便去做其他事了,连黄泉之门都开得如此艰难,肯定连女仆都打不过,更不要说是进到里面了,所以无须在意。

    伊尔迷知道这件事也是巧合,因为席巴他判断无须在意,所以便没有通知伊尔迷这个小孩子,但是谁叫那时候他正好在走廊上乱晃呢?又恰好听见了女仆间的对话,女仆可不比管家,念的修行做的不够扎实,竟然没有发现伊尔迷的存在,而让他将对话听过去了。

    “机会来了。”他对系统说道。

    伊尔迷挑了个他讨厌的女仆,对他张开双手:“把我抱起来,心音。”

    那叫心音的女仆吓了一跳,伊尔迷少爷是出了名的不喜欢仆人抱,自从他能迈着小短腿在城堡里乱跑开始,就很少被人抱起来了,基裘除外。

    “是的,伊尔迷少爷。”虽然诧异,但是心音还是照做不误,但是下一秒伊尔迷的话就让她为之一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