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游戏竞技 > 地狱前线 > 正文 第0007章 恐怖校医院
    由于【组队生存模式(普通)】有些特殊,它并没有系统说明,副本中的任务全都属于自主探索。

    所以,听完系统提示,那扇刻满了恶鬼的大门直接出现,一个听上去让人后背发毛的女子声音响起,

    “欢迎来到地狱前线。”说完,对方还发出幽幽的冷笑。

    孟不惊打开大门,大门的外面是一个空旷的大厅,地上的瓷砖显得很是破旧,两面的墙壁上墙皮掉落了一大块,正对着孟不惊的墙壁上面挂着一面巨大的镜子,镜子的左下角还贴着一行残缺的小字,隐约可以看出校医院三个字。天花板上的照明灯正常的运行,光线十分充足。

    孟不惊走出大门,随即他身后的大门关闭起来,然后开始变得扭曲,最终化成一扇玻璃大门,孟不惊上前使劲的推了推门,想要看看能否离开。

    此时,他的身后出现了一扇打开的大门。施不觉从中走了出来,然后正看到孟不惊扭着屁股,跟大门叫着劲儿!

    “不惊,放开那扇门,让我来!”

    …………

    “看来,这次的副本就发生在这个‘罪恶的校医院’当中了。”看着‘任你风吹浪打,他自岿然不动’的玻璃门,孟不惊终于决定放弃离开这里的想法了。

    “不惊,为什么是‘罪恶的’呢?”施不觉委屈的捂着满是包的脑袋,眼泪汪汪的看着孟不惊。

    “废话,这里可是鬼片片场啊!怎么可能不罪恶呢?”

    “奥!有道理!”

    “那不惊,我们该做什么呢?”施不觉不明觉厉的赞扬着,然后萌萌的提出了问题。

    看到对方这么崇拜自己,孟不惊以‘笑摸狗头’的方式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然后耸了耸肩膀,“咱们先探索探索吧!”

    …………

    一阵闲聊,两个人开始了探索活动。

    施不觉是今天刚刚开始进行游戏的,身为‘一般人’,他跟从小就‘神经质’的孟不惊不同,对于这个恐怖游戏,他心中还是十分畏惧的,更何况这款‘地狱前线’还是神经连接的游戏,那身临其境的恐怖感逼真的可怕。

    只不过为了尽自己的力量,尽可能的帮助孟不惊,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进入到了游戏当中。

    谁让他们两个人是朋友呢?就如一首歌唱的那样,“朋友啊!朋友!”

    咳咳!扯远了,还是让我们回到游戏剧本中吧!(刚刚那段只是为了凑字,不要在意。)

    ……

    孟不惊两个人进入游戏的场景是在校医院的大厅,除了大厅中央有个大镜子之外,两侧还有两个回廊,各有两间房间,由于施不觉有些胆小,所以两人并没有分开调查,而是一起走。

    两个人刚刚走出五六米,快要到第一个房间的时候,大厅里的灯突然闪烁起来,一阵诡异的笑声传来,像是一个女孩子发出的,随后,斑驳的地板和墙面上瞬间浮现出无数的血手印,仿佛是刚刚被印上去的一般,还在滴答滴答的向下流淌着。

    大厅中间没有人,但正中央的镜子上却浮现出了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白色病号服的枯瘦女子,她的肚子很大,就像是一个孕妇一样,嘴角鼻子向外流着不明的黑色液体,满手的鲜血,尖尖的指甲好像在扣动着地面,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好像要爬出来一样,嘴中不停地呢喃着“都要死,都要死。”的同时,一双鲜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孟不惊和施不觉,眼神之中充满着疯狂和恨意。

    这种景象并没有持续很久,在把施不觉快要吓尿的时候,就突然消失了,照明系统再次恢复正常,只是正中央的那面镜子好像被鲜血涂满了一样,鲜红一片,已经无法照人了。

    “惊惊惊惊惊……惊哥……这这……”眼前的景象,让施不觉感到很害怕,下意识的躲到孟不惊的身后,磕磕巴巴的指着眼前的镜子。

    身为推理小说家,这种情节诡异情节一向是由自己设计出来的,他不禁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津津有味的看着镜子里的鬼影,

    “镜子里的贞子吗?还是怀孕的那种,啧啧,长得还不错嘛!”

    “不惊,别开玩笑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深吸了几口气,情绪渐渐稳定的施不觉恢复了对孟不惊的正常称呼。

    对于不能继续当哥这件事孟不惊并未在意,而是掏出匕首,走到镜子前,用了戳了戳,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g点’。

    如果镜子有的话,这本书的走向可能就要范错误了,在‘净网行动’的时候,估计是逃不过去的,所以,结果自然是毫无用处的。

    对于自己无法完成‘跨种族恋情’这件事情,孟不惊显得有些气愤,‘怒气冲冲’的走到左边第一个房间,一脚踹开房门。

    这是一个小病房,房间里没有灯,大厅里的光线照在里面,场景显得很是骇人。

    里面的东西十分的杂乱,物品显得十分的老旧,墙角有着一个垃圾桶,里面满是用过的针头,针头上面满是鲜血,还有许多污秽之物喷洒在上面,地上满是被撕碎的纸张,衣物床单,都被鲜血染成了血红色,房间中的病床是一个老式的铁木床,木板碎了一大半,碎茬上面挂着黑乎乎的肠子,铁木床的把手处还有着一副被损坏的手铐,手铐之间的铁链已经断开,从断口处看,像是被怪力生生的扯断一样。

    施不觉此时也走了过来,房间之中仿佛被触发了什么flag一样,一幅场景出现在两个人的眼前,画质就像是80年代的老电影。

    黑白的画面中,场景就是这间病房,一个大概在15岁左右的女孩被手铐绑在铁木床上,看长相,正是刚才镜子中的女孩,她穿着白色的病号服,身材瘦弱,脸色暗淡,仿佛长期的营养不良,嘴巴被毛巾塞住,不停的摇的头,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的看着站在她眼前的医生。

    这是一个男医生,他是背对着孟不惊的,因此看不到长相,只能看到他手中拿着针管,里面满是不明液体,粗暴的扎在女孩的身上,然后狠力的将液体推入女孩的血管当中。

    整个过程女孩显得十分的痛苦,身体拼命的挣扎着,手铐哐哐的撞击着铁把手,女孩的手腕被勒的通红。

    医生好像被女孩的动作惹烦了,用力一个巴掌扇在女孩的脸上,发出了啪的一声,然后狠狠的拔出针管,又狠狠的朝着女孩儿大腿的地方扎了好几下,直到女孩疼痛的昏厥过去。

    画面到此结束,孟不惊和施不觉两个人没有移动,久久无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